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三十五章 紫岚州之难(十)

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在轮回里,孤单么?
至于俞傲为何不降,原因亦是与浊殿他人不同,他身怀烈火灵脉加上自身脾气本就狂烈,做人就是那种说一不二的性格,曾经在兽仙殿一行中,俞傲险些被魂箜阴死,正是凌逸的搭救他才保得一命,另外,他能成功突破至窥灵中期,其中也离不开凌逸的帮助,要他忘恩负义背叛浊殿之人,岂不贻笑大方?
魔极门门主能安心先走一步返回魔郡,主要就是因为他带来的这个副手实力足够强,起码也是这紫岚州里无人可匹敌的存在,包括前几次交手,若不是魔极门门主看到自己这个副手把俞傲压制的死死地,最终对方不得不转动身形逃脱,他也不会自己先回魔郡。
“凌逸放心把浊殿分殿殿主之位给你们,甚至不顾起初那些修为高者的反对,你们就这么回报他的?”
在墨览月帮助下稳住心境的玉乱舞、林晓彤二人看着前者,玉乱舞双手死死攥拳,骨节都被和图书攥的发白,林晓彤则是俏脸忧伤满布,紧咬嘴唇,两人眼中对自己另一半的关切之意溢于言表,许久回应不出墨览月的责问。
念及至此,俞傲又忍不住心里苦涩一笑,人间情之一字最难懂,也最难摆脱,那个怪物一样的紫岚州天才又如何?还不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一剑斩了昆云宗的高峰?
另外,以玉乱舞和林晓彤的表现来看,俞傲清楚,这二人经历的终究还是太少,根本无法做到那种泰山崩倒于近前而不惊于色的地步,这一点相比凌逸实在是……
墨览月和俞傲打完招呼,迈步来到陷入癫狂状态的玉乱舞和林晓彤面前,双手散出两道清冷月光打入二者体内,直到两人在这月元力下稍稍平定了心情,呼喊声也逐渐平息下去,墨览月才是双手附着月光两下捏散束缚二人的火焰巨手,沉声问道:“玉乱舞,林晓彤,你二人可知自己的身份?”
“你们可知道,你们拥有的一切,和-图-书都是凌逸给的,如果没有他,你们凭什么站到现在这个位置?”
“异殿殿主墨览月何在?!”
墨览月声音依旧沉重,抬起右手指向四周那一个个坚守集灵城的浊殿高层肃然道:“你们回头看看他们,你二人何德何能,又有什么资历可以统领他们,成为他们的殿主?”
“正是因为你们的爱人已经陷入险境,而且极有可能面临生死之危,你们才更应该活着!”
“但你们可知你们还有属于自己的一份责任,一份对知己者的报答?!”
“论实力,你们单打独斗,不用那五行合击之法,你们比得过吗?”
对上墨览月投来的目光,俞傲也是点头回应,此时的他站姿随意,只是身上不时喷出两道火元力光华灌入束缚玉乱舞和林晓彤两人的火焰巨手里,不得不说,这两人因愤怒焦急而爆发的实力,让身为窥灵中期,整整比二人高出一个大境界还多的俞傲也是不由得心里暗惊,同时俞傲还和-图-书不禁暗自感叹凌逸识人之准。
“是,人人都有逆鳞,你们所爱之人被敌人捉走生死不知,你们着急焦躁情有可原!”
经过这十余年的修炼,俞傲在凌逸所留丹药以及身处聚元大阵所属集灵城这个极佳地利之便,已是从窥灵前期巅峰之境成功进阶到了窥灵中期,身怀变异火属性灵脉之烈火灵脉的他一身火属性法术霸道威猛无比,饶是心高气傲不服输的墨览月在以往与其切磋中也是不得不甘愿道一声败。
俞傲怅然片刻,却又陡然回过神来,形态重新恢复他那糟老头儿的模样。
墨览月一声声低沉的喝问犹如一记记重锤猛然敲击在玉乱舞和林晓彤的心上,言及至此,墨览月适时收声,留下两人思考的余地,而听了他这些话的浊殿高层们心里也是感触颇深,他们很期待,浊殿之人能够重振声威,把这些入侵他们家园的畜生们赶出去!
“他们和你们有多少年的交集,他们凭什么为你卖命?”
和_图_书之,俞傲虽强,在魔极门门主心里却是根本不为所惧。
原因无他,这个糟老头儿,就是此时浊殿之中出去五魄后期阴魂之身的魂主外实力最为强悍者——俞家老祖,俞傲!
“不活着,谁替他们报仇?!”
想着这些,俞傲不由思念起为自己诞下整个俞家血脉的那个女人来……
墨览月向众人环顾一周,心中暗暗为这些老家伙不背叛而感到欣慰的同时,目光又落在了那顶着酒糟鼻的乱发老头身上,如果紫岚州里任何一名修士在不知这老头儿身份的情况下鄙视他,那他就真的是嫌命太长了。
“论经历人情冷暖多少,你们比得过吗?”
还不是差点迷失自我,就此堕落?
俞傲的强大让开始踏入紫岚州实行征服计划的前任魔极门门主也是头疼不已,他曾经多次允诺好处希望俞傲能加入魔郡郡王麾下,并极力陈明当下凡界的局势,说郡王统一之势已是势不可挡,如今为郡王效犬马之劳,定会为以后的修道生涯www.hetushu.com奠定坚实可靠的基础。
“殿主都乱了心境,你们如何不让自己的下属寒心?!”
没有时间用来成长,他们空怀抱负潜力,终是难逃厄运。
有这种充满无尽潜力的帮手,假以时日,何愁不扬名众界?!
不过活了那么久的俞傲也明白,这些年轻人虽有潜力,却和新生的浊殿一样,需要时间!
被淡金色护城阵法保护在内的墨览月等人正于城墙上稳定军心,一声叫阵呼喝却是陡然传来,这一声落,浊殿之人刚稳定些许的军心又有些乱了。
但无论魔极门门主如何劝说,浑身燃烧火焰,一记记火属性法术悍然打向他的俞傲压根儿不鸟他,说得急了,俞傲干脆就直接爆粗口,集体问候魔极门门主全家女性,如此,魔极门门主便是不得不放弃降服念头,专心剿灭浊殿。
站在四周的浊殿高层们没想到墨览月不仅没有安慰这两名年轻殿主,反而语气中透着浓重的怪责之意,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论修道时间,你们比得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