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三十七章 紫岚州之难(十二)

墨览月却是摇头淡然道:“算了,人各有志,记住,我们要死守集灵城,死守这最后一方家乡的净土!”
墨览月的声音不大,却被那窥灵期圆满魔修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朵里,看着集灵城里的这些浊殿蝼蚁,他忍不住嗤笑一阵,轻蔑讽刺道:“异殿殿主墨览月,月属性灵脉,不错,很不错,你说的每句话都对,但有一点你骗了所有人。”
一位脾气有些暴躁的原紫岚州妖修门派宗主的妖殿长老见那些浊殿叛徒反手对付起他们,立即不由一句怒骂出口。
还有一句话墨览月在心里没有说出口。
墨览月张口欲驳,这魔修却是不给他反唇相讥的机会接着道:“算了,本大人没时间陪你们在这里耗,破这大阵的确需要本大人浪费些许力气,但也只是些许而已,无伤大雅!就是可惜,你们之中没有上次出来送死的那小美人儿那么蠢了!”
如此,这些浊殿高层们也是放心了许多,刀芒可挡,但那窥灵期圆满魔修施展这一击的气势却是和_图_书透过阵法光罩渗入了其中,感受到对方那他们完全生不出心思抵抗的威压,这些浊殿高层老者终于明白自己方才要出去和人家拼命的想法是多么可笑了。
“别杀我们,我们照大人的吩咐做!”
墨览月连珠炮一样的句句怒斥卷入众人心头,说得这些浊殿高层个个忍不住低下头来满脸通红,他们愤怒,他们不甘,他们有很多人的年龄都要比墨览月大,但如今他们却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是!”
数万修魔者战士齐齐回应一句,随即冲天而起,于四面八方将集灵城围绕在下,浑身全力释放起自己的魔元力来。
说到这,这魔修顿了顿,随后双眼一眯冷笑道:“那就是你们没有活下去的希望,更没有可以依赖的人,如今你们能做的,就是等死。”
墨览月说得每一句话都没有错,他们也想活着,也愿意活着,可是,怎么才能在这必死之局里活下去呢?!
那就是:如果可能的话,坚持到他回来。www.hetushu.com
“你!你一个丹融中期,在人家手里连根手指都斗不过,战什么?”
“现在出去送死,这些人以后谁来守护?!”
那窥灵期圆满魔修阴阴笑着,随即也不再和墨览月等人废话,周身魔元力光华大放,窥灵期圆满强者的浑厚元力在这一瞬间陡然爆发,那股冲天威势将这片天际都变得昏暗起来,无数魔光四射而溢,犹如一株仙人掌喷射出自己身上的尖刺!
“还有你,丹融后期很强么?你用什么跟人家战?”
看到自己匆匆恢复了七八成元力的一击没能给予这护城光罩实质上的伤害,这魔修也是有些郁闷,如果他现在把元力全消耗在破阵上,万一待会破了大阵双方打起来,自己这边说不定就要吃大亏,毕竟背水一战的人总是疯狂的,兴许他自己也会在墨览月、俞傲、伏轻三个窥灵期修士的搏命攻击下受得重伤。
“别说下面还驻扎着那么多丹化期、丹融期的修魔者战士,光凭你们这些人,加起来也不够人和_图_书家一人杀的!”
见得此状,这魔修大人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又是下令道:“你们先不急出手,让那些弃暗投明的浊殿殿徒出来,为了表示对吾王的忠心,他们打头阵!”
“都别乱!他一时半刻攻不开月金大阵!”
“能活着,谁愿意死!?”
“你个畜生!居然还敢提雪儿!”
天空中的魔郡修魔者再度应话,而后分出一批批人跃下高空,于城外四周搭建的房屋里唤出那些衣着狼狈、脸色惨淡的浊殿叛徒,将那魔修大人的命令下发后,开始还有些人犹犹豫豫不太愿意出手,但在这些人遭到魔郡魔修的雷霆围杀后,剩下近一万的浊殿叛徒终于动摇了。
那魔修不仅没有因安朝雪的叫骂而恼怒,反而舔了舔嘴唇,目露淫邪之光盯着安朝雪那对胸前丰盈嘿嘿笑道:“嘿嘿,上次杀了那小美人儿本大人就有些后悔,不过没关系,本大人还是更喜欢年纪大些,有味道的美女,很幸运,你就很符合本大人的口味,放心,待会就算杀了所有人,http://www•hetushu•com本大人也绝对不会把你杀了的。”
“这些忘本的狗东西!”
不知是谁先喊出这么一句话来,随后这一万浊殿叛徒齐齐升空,纷纷运转起各自属性、五颜六色的元力光华,遥望高墙上墨览月等人的严峻面容,把心一横齐齐释放起自己的法术攻击。
“你,你,你,你们所有人,有人达到窥灵期么?”
“因为,本大人要好好品尝你,把你活活玩死!”
乃至身死!
阴沟里翻船的情境这窥灵期圆满魔修没少见过,于是为了更好的保全自己,减少自己这边的兵力损失,他当即下令道:“所有魔郡战士听令,驾空与本大人齐攻,先破大阵,后灭浊殿余孽!”
“都给老子住口!”
“你们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给老子呆在城里,知道么!”
听着四周这些浊殿高层的愤懑求战声,墨览月也是让他们叫嚷的一阵心烦,当下竟是忍不住爆出了粗口。
“你们没有爱的女人么?你们没有交心的兄弟么?”
闻听这魔修提及彭雪儿之死,安朝雪终是http://www.hetushu.com按捺不住内心的仇恨,抬起手指指向那魔修娇喝道。
待得这魔修气势暴涨到极致,一柄下品玄宝层次的魔刀被其翻手祭出握在了手里,继而他举刀踏空冲天而起,于半空遥遥朝着集灵城外部豁然斩下,一道弧形漆黑刀芒呼啸劈出,直奔集灵城墨览月等人所站之地落去!
“得令!”
“战?你拿什么跟人家战?”
“是,在城里倚仗阵法缩着总归都是等死,但晚死一会儿就会有一会儿的希望,你们现在出去送死,若是后来找到了应敌之策,你们说自己死的冤不冤?!”
望着那含着窥灵期圆满修士配以下品玄宝魔刀的凛冽一击,墨览月生怕周遭这些老家伙乱了阵脚急忙劝慰一声,接着伴随一声震耳欲聋的轰响在他们上方几十丈远处爆发,人们便是看到那漆黑魔元力刀芒狠狠撼在城外那层淡金色阵法光罩上,一刀命中,这阵法光罩仅是震荡了几下,却是没有凹陷或者生出裂痕。
“你们在紫岚州或许称得上是强者,可你们清楚丹融期和窥灵期之间的差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