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四十二章 紫岚州之难(十七)

后来得知这魔极门门主乃是魔郡郡王手下,伏轻等人才在那魔极门门主口中得知有关魔郡郡王要统一凡界之事,开始听闻这个消息伏轻等人都觉得那魔郡郡王太过狂妄,但见得这些魔郡修魔者战士强大的战斗力,他们才真正相信,那郡王既然有能力统一魔郡,也不是没有可能统一凡界。
刀芒震破空气劈斩杀来,魔修大人身形一晃脚踩两道冲身烈火再此腾空,然而正是为了闪躲这烈火烧灼,使得他无法闪避伏轻的追战,唯有与其硬憾正碰。
魔修大人阴狠回应一句,握着魔刀的双手狠狠往前一顶,竭力把伏轻往后弹开了一些,对付修妖者他也明白不能与其贴身,所以他必须要借此机会后撤,从而施展自己的法术应敌。
“魔郡杂种,纳命来!”
想法无错,可究竟能不能做到却不是那魔修大人一厢情愿就能搞定的,当他弹开伏轻准备后撤时,身后骤然袭来大片炽热烈火封和_图_书住了他的后路!
一声刀刃撞击声刺耳发出,魔修大人的仓促抵挡与伏轻全力而为的悍然攻击碰到一处,二者显然在这一刹那便看出了高低,那魔修大人在空中连连滑动,只为卸去魔刀刀身传来的冲击之力,刀刃相撞处,灰棕色刀芒和漆黑魔元力光华互冲四溢,两种氤氲将仅仅贴在一起、一攻一守的二人笼罩在内,阵阵罡风随之呼啸,毅然猛烈。
伏轻手持极品丹宝伏妖刀携着一缕缕闪着精芒的灰色刀气朝那魔修大人疾驰而去,战甲在外,妖刀在手,这方为烈火弥漫的空间在这一刻陡然升起一股骇然杀气,伏轻嘴角还挂着和老朋友俞傲交谈的笑意,但那股无形杀气却是怎么也没法掩饰。
当然,最最让伏轻决意要灭杀这魔修大人的还是在此征伐和守护的战争里,自己那宝贝徒弟齐杰也在一次战斗里为陈枫抵挡攻击而受到重击,至今齐杰还在集灵城里昏http://m•hetushu•com迷不醒,如此,怎能让伏轻不恨,怎能让他不想灭杀这魔修大人?!
对付火海已经就够让这魔修大人头疼了,为了保留些余力以应突发情况,他没法放开全部心神与墨览月三人相战,万一等他拼得筋疲力尽灭杀墨览月三人后浊殿里突然又蹦出个窥灵期修士,到时候别说窥灵期圆满,就是窥灵初期修士也有可能将他灭杀。
此外,如果没有这种脾性,凌逸也绝不会与其诚心相交,更不会把自己的后院交到那种只顾自己不顾兄弟的人,因为那样极有可能会导致自己的后院失火,救之不及。
可惜的是,伏轻在人群里没找到那千年宿敌,也就是此战的真正引导者魔极门门主,凌泽继任魔极门门主之位的事情只有凌逸一人知晓,所以在伏轻等人看到魔极门门主率领数万修魔者战士征讨浊殿时,还以为是当初凌逸没能杀他,让他溜走,如今借着传送阵回来报http://m.hetushu.com仇。
凡人之中,和一条狗相处几天都会产生感情,何况他们这些彼此间宛如爷孙,共同走过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修士呢?
感受着自己魔灵涡内元力存余的状况,这魔修大人忍不住暗骂魂主与之纠缠坏他大事,然而他这恼怒之意还未散去,一记为灰色刀气包裹的妖元力刀芒已是悍然急冲而至!
就像凌逸,彭雪儿和他相处的时间并不长,次数更是没有几次,但在得知后者死讯后,凌逸那悲痛欲绝的表现却是真真切切,而且为了彭雪儿,凌逸愿意背负杀人狂魔之名,也要屠尽那些参与杀害彭雪儿之事的仇人!
没办法,他伏妖宗嫡系子弟死在这群修魔者手里的数量可不少,有些甚至是他从外面捡回来,从小带到大的孤儿!
哦,不,应该说是杀尽所有目睹彭雪儿的敌人!
“休要废话,等把你们全部杀了,本大人定要将尔等头颅全部摘下来在这城墙上挂满!”
铿锵www.hetushu•com
至于正要攻击的这个窥灵期圆满魔修,伏轻脑子里也没想太多,他也不觉得合自己、俞傲、墨览月三人之力就能把此人灭杀,可即便杀不了,他也要用自己的伏妖刀给他剁下一块肉来。
伏轻浸休妖之道近三千年,且天生体质便是为近战而生,身上有伏妖战甲之术护体,手中握着伏妖刀,加上最近几年突破至窥灵期,其状态俨然达到了近千年来最巅峰的情况,此时心怀浓烈杀意与决绝心态的他,一旦近得这魔修大人身前,那绝对会成为后者的噩梦!
修士自私自利不假,可那也是在妨碍到个人性命存亡时才会出现那般情况,另外,这也分人。
说起来事情繁复,其实从伏轻出刀至这魔修大人近前也不过是瞬息的功夫,修真界越是高等级修士之间的战斗就越瞬息万变,眼见俞傲的烈火灼天之法把魔修大人逼迫正紧,伏轻怎会不知趁势追击把握优势?!
总而言之,伏轻此时看到每一个体外http://m.hetushu.com冒着漆黑魔气的修士都恨不得一刀刀剜其肉,一口口饮其血,如此方能解他心头之恨!
再说那魔修大人,此刻的他四周炽热烈火熊熊燃烧,缕缕火舌紧追不断,偶尔有那么一点火星碰到他的道袍便会立即烧出一个小洞,而且若不是他及时将那火星以魔元力覆盖熄灭,恐怕用不了几息时间他就得被这烈火焚烧致死。
“什么狗屁窥灵期圆满之境,也不过是个只会挡的垃圾。”
往后的事情浊殿众人都没有想,毕竟凡界最终统一与否都和他们谈不上关系,他们目前要面对的麻烦尚且难以抵御,哪里还有心思去为天下苍生而忧?
伏轻与魔修大人的脸相距不足一尺,凭二人的眼力几乎连对方脸上的汗毛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当下伏轻轻蔑讽刺一句,那魔修大人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虽然伏轻在境界上比这魔修大人要低上三个小境界,但就近战搏战而言,这魔修大人不见得就能稳压伏轻。
而此刻,噩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