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四十四章 我看谁要送我的人上路!

总而言之,凌逸疯狂了,即便脸上还是平日里的淡然之色,内心却已经开始真正沸腾起来。
念及如此,他们大笑!
尤其是彭雪儿……受伤还能痊愈,可死了,该如何?
饶是如此,面临己方即将败退,面临死亡,他三人无人求饶半句,依旧哈哈大笑,彼此奚落着。
“浊殿剩下的人都在哪?”
“哼!浊殿之主又如何?难道他还能斗得过大人不成?兄弟们,咱先上,试试这浊殿之主有何强大的地方!”
原来,在凌逸赶来之前,那魔修大人和墨览月三人的斗法已是接近了尾声,四人此刻身上衣物皆有破损处,头发也稍显凌乱,墨览月三人脸色苍白嘴角见血,显然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没错,这位从山洞里面走出来的银发青年正是于魔郡之中灭杀魔极门门主以及魔巳宗所有门徒的凌逸!
随之,远处忽有人随着冷然道。
其一,他要以真正的浊殿之主身份出手,拯救那些为自己名誉、为浊殿名誉hetushu.com而战的浊殿殿徒们。
“你……你们……你们不是被魔极大人捉走了吗?难道是……”
“哈哈哈,能和一个窥灵期圆满的杂种拼成这样,我俞傲果然不愧是紫岚州实力第一人!”
“好了,本大人送你们上路!”
“我再问一遍,你们领头之人在哪?”
还有一点,既然这些人被当前这位浊殿之主救了回来,那么,魔极大人以及那两万修魔者战士下场如何了呢?
这三百魔修还处于震惊之中,山洞里面又走出五个人来,看到这五个人,眼下的三百魔修战士们一个个皆是感受到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藏在面具头盔里面的那张脸也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
凌逸来到距离集灵城不足千丈之遥的地方时,恰好听到一声得意的呼喊,这声呼喊刚刚入耳,他便又听到了三个熟悉且惨烈的声音。
那出头发问的魔修战士满脸惊疑,想到那些浊殿殿徒所言有关浊殿之主的厉害,他们突www.hetushu.com然觉得这些被魔极大人捉走的浊殿高层修士似乎真的带回来一个怪物。
“你……你是浊殿之主?”
只是他们眼中都有着浓浓的不甘于遗憾,俞傲有子有孙,伏轻有爱徒齐杰,墨览月还有他的朝雪……
凌逸没有指名道姓的问谁,伊弘却是赶紧简洁明了的回答道:“集灵城。”看着凌逸这般完全是为了杀人而来的霸道姿态,伊弘暗道浊殿有救之余,不免又连连为那些魔郡魔修们感慨:你们干嘛非得要惹这个煞星?!
凌逸决定以浊之道解决今日之事有诸多考量。
两个字落地,凌逸身似未动,那叫嚷魔修戴着头盔的脑袋却是与身体分了家,咕咚咕咚在地面上滚出老远,身体屹立不倒,那脖颈断裂处光滑无比,其内血泉在众人寂静了三息时间后才喷射而出,溅得四周魔修战士体外铠甲上满是暗红之色。
其三,他要让那些魔郡修魔者绝望,告诉他们,谁才是凡界真正的皇!
“是…http://www.hetushu.com…是你杀的他?”
但,实力不济,注定无法扭转乾坤,既然要死,何必再以恐惧和求饶为敌人增添获胜的快感?!
而且临死之前连一句痛吼都没能发出,足以可见这死去的速度究竟有多么快。
“不答,就死。”
然而如今紫岚州大势已定,他们那位魔修大人也即将带领众人返回魔郡领取赏赐,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这位被他们称为浊殿最会缩头的乌龟居然回来了?!
凌逸的话这些魔修战士还没能完全理会,甚至那惊诧的表情还凝固在脸上,无数道捕捉不到轨迹的猩红剑芒携着一股独特的香气便开始在他们之中肆虐开来,血剑剑芒所至之处头颅必掉,一声惨叫也无,最终这三百丹融中期魔修战士无一例外,尽皆惨死。
凌逸淡然而问,对方惊诧反问,说了这么久都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凌逸有些烦了。
“伏轻老哥,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我和俞老哥都是修仙者,怎么可能和修妖者玩近战?和_图_书不过俞老哥说的也有错,若是让我早生千八百年,这紫岚州岂能让你们这些老头儿当了头?”
“我看是谁要送我凌逸的人上路?!”
感慨归感慨,对于那些魔郡修魔者伊弘心里是半点同情也无,如若不是他们入侵紫岚州,紫岚州如今还是一片祥和,浊殿也满是蒸蒸日上的情境,自从这些修魔者入侵到紫岚州里,一时间紫岚州是生灵涂炭、尸横片野,尤其是他们这最为亲近的几位兄弟姐妹们,在这些魔修手里也没少受到伤害。
发问的魔修战士听完这银发青年的回答双目瞪得滚圆,一颗久久不曾为外物所动的心脏也随之猛烈跳动起来,尽管他们入侵紫岚州的时间还不长,但浊殿之主的名号却是听了无数次,每当他们剿灭一处浊殿分支势力,那边的浊殿殿徒就会高喊一声“总殿主会为我们报仇的!”
不对,应该说是这个怪物竟是能在魔极大人捉走几位浊殿高层后立即寻到并救回,如此能力,堪称鬼神莫测之能!
……
http://www•hetushu•com聒噪。”
“俞老头儿,论近战,你斗的过我么?还敢自称紫岚州实力第一人呢!”
其二,他要用最残忍的手段将杀害彭雪儿的凶手灭杀,那样便无可避免的要用到许多手段。
十息时间不过,凌逸便又重新回到了伊弘五人近前,身上原本就沾着血迹的白袍被新添鲜血染得更加刺眼,一股杀意驱之不散,萦绕在可怖的凌逸四周。
魔修战士的问话凌逸只字未答,只是脸色平淡,面无表情的问道:“你们领头之人在哪?”
得到答案,凌逸没有和伊弘等人多说什么,此时的他已经仇恨到了极致,那隐匿自身气息的幻息术也被他全部撤去,散发着古朴苍凉气息的浊光灿然绽放,继而他便是被这灿然浊光包裹,化作一道惊虹往集灵城方向飞去!
一名丹融中期修魔者战士便在如此诡异的场景中被杀了,没有人移动半步,没有人举剑持刀,这魔修战士前一刻还在嚷嚷着和凌逸大战一场探探他的底子,下一刻居然就脑袋搬家,彻底成了一个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