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四十八章 叛人者,也恒叛人之

话音落下,哪里还有人敢多说什么,他们想为自己的亲人朋友求饶不假,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道理他们也都懂,故而自然不会去违背殿主意愿,去做一些无知的举动。
望着半空中那些伏拜的浊殿叛徒,集灵城内的浊殿之人皆是不免生出恻隐之心,毕竟这些人里有着曾经和他们关系无比亲近的兄弟姐妹,如果能留下他们一命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叛人者,人恒叛之,同样,也恒叛人之。
令牌外表并无太过耀眼之处,通体浊色,乃是以通天浊树枝杈制成,上端圆弧形,下端方形,取义天圆地方,令牌正面刻有一面目狰狞的厉鬼纹案,看起来让人不由生出一股古朴苍凉、诡秘莫测之感。
万一牵连上自己,哪怕是被当场下令逐出浊殿,这么多天来的拼死坚持也就都毫无意义了。
“谁也不许动,一切听殿主发落!”
言罢,凌逸仅是念头一动,其手中搜魂令便是流和*图*书放出道道精魄光点飘荡升空,继而一个接一个怦然破碎,那万余名浊殿叛徒先后在惊惧中身体一颤,双眼就立即失去了神采,再无半点活人气息。
接下来,集灵城内残余的浊殿殿徒开始疗伤恢复,商讨有关浊殿重建之事,而凌逸则是一路狂奔,顺着那心头突然生出的强烈感应朝那源头之地极速飞去。
所以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凌逸回来和他们说清这一切。
解决了紫岚州之危,墨览月等人当即就要升空与凌逸交谈,此时他们心中有太多疑问,也有太多话想要跟凌逸讲,但凌逸却在此刻眉头一皱,低声朝他们低沉一句“在城内等我”便化作一道浊色惊虹往远处疾驰飞去,见得此状墨览月等人虽有疑惑与担忧却也没有阻拦和跟踪,不管凌逸是去做什么,他们跟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从层次而言,若有威胁到凌逸的事情发生,他们就算想帮http://m.hetushu.com也根本参与不了。
凌逸眼皮微微上挑,望着这近万拜地求饶的浊殿叛徒轻声问道。
路程渐远,那心头突兀生出的感应也愈发贴近,凌逸定睛观察了一番下方景色,居然发现这方向乃是通向曾经搭救凤凰圣女、接受宸苍界传承的幽谷方向!
“还有,我怕雪儿妹妹回家的路不够刺眼,不够明显,所以你们的血必须要流。”
因此,求饶声更加惨烈激荡了。
众人才要回应,凌逸却是又继续道:“让你们活,我怕欠下太多人太多债。”
想到自己成仙路的转折和那正式起始之地,凌逸心头杂绪繁复,一时情感丰富难以言喻……
念及至此,便有一些浊殿殿徒意欲起身腾空一起为这些人求饶,然而他们动作刚生,墨览月便下达一声命令。
凡以此令控制之人只要做出半点有违搜魂令主意愿的举动,搜魂令主便可以一念之为让被控制者全部成为行尸走肉,杀之www.hetushu.com灭之,易如反掌。
“你们想活?”
听着耳边那些好笑的求饶声,凌逸不仅没有半点同情之意,反而因彭雪儿之死产生的怒火熊熊升腾,望着那些丑陋的面容,凌逸半声不吭,只是无言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怅然的叹息声在这一幕终究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后于集灵城内联合响彻,亲眼看着自己曾经共患难的兄弟姐妹死在自家人手里,这些浊殿殿徒终究还是有些不大自然,不过他们也是明白,如果今日他们不死,一来对不起那些为浊殿荣誉而战死的同僚,二来将来谁也保不准这些墙头草会不会成为浊殿的灭亡之因。
然而他们等待了多日也没见凌逸归来,当他们见到魔郡大军连连告捷,再不投降就唯有死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内心强烈求生欲望做了叛徒,在他们心里,只要凌逸死在外面或者等自己足够强大,这令牌的禁制便极有可能寻到多种方法解决。
当初魔极大人带大军来犯,http://www.hetushu.com这些贪生怕死之徒开始就想要背叛求生,不过碍于这令牌的缘故他们唯有暂时拼死相战,暂时等上一等,等的原因无非就是怕凌逸携着这块令牌回来,一见他们做出反叛之举,不管双方情势如何率先将他们魂魄捏散,使其灵脉内元力运行紊乱中断,致使命丧黄泉。
“唉——”
这块令牌非浊殿势力之内的修士或许不认识,可浊殿殿徒们却是没有一人不清楚这令牌代表着什么。
精神破裂修为流逝的这万名修士呆愣跪拜在原地,凌逸起手结印,一尊金光巨佛于这万人人堆上空徐徐凝现,随着凌逸抬着的双手落下,那金光巨佛也是带着净世之光毅然下坠,将这万人一齐砸成片片血肉纷撒落地,染红一方黄土。
有些稍微机灵点儿的浊殿叛徒瞧见凌逸这般表情当即就知道求饶之事不可为,于是偷偷起身陡然运足体内元力化作一道惊虹欲狂暴奔逃,然而还没逃远,一记血色光印便是紧随而至轰击在http://www.hetushu.com其背部,血印印实轰然爆炸,一时肉屑翻飞血雾喷放,凡逃命者下场皆同,唯一夺命血印追杀,也唯一死而已。
此令名为搜魂令!
今日凌逸归来了,并在他们面前灭了魔郡大军,拿出了这块令牌!
尽管这些浊殿叛徒们并不是很清楚搜魂令的功效,可当初他们交出了自己灵脉精髓的一部分入内,这灵脉精髓可是日后达到高层次修为重新凝聚灵魂的基础,如有损失,即便不死也得成为白痴。
凌逸翻手收回血灵剑入体,继而左手自然垂下,右手一番取出一块令牌来。
数十血印光华激射向数个方向雷霆灭杀逃跑之人,有此先例,那些依旧跪拜在半空的浊殿叛徒们心中惊恐之余更是不敢移动半分,这情况任谁都能看出,你不跑或许还有活的希望,但要是跑的话肯定一点儿活路都没有!
将危机扼杀在摇篮里不止是凌逸一人思绪,身处修真界这个残酷的环境中,哪一个修士都明白不杀敌人,那敌人就会伺机杀你。
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