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章 神秘晶莹光球

悄无声息。
用肉眼观察两座石像的面容就像是一头扎进了浓密白云内,一片朦胧虚幻,完全找不到一分一毫的线索。
他不怕死是真,可他怕自己死了无法去完成自己立下的承诺同样不假!他现在是很想研究出此地的蹊跷,然而未知之地最为致命,他决定还是把自己这好奇心赶紧压制在内心深处,离开这个不知即将带给他什么麻烦的鬼地方。
这个说不清颜色是真的说不清,感受到身后异样,凌逸浑身汗毛根根直立迅速转身望向那光芒烁动处,当他为那光芒刺眼,不得不暂时用手挡住眼睛躲避光芒时心里同样惊奇无比,那光的颜色他说不清,其中蕴含的气息波动他却是有些熟悉。
一切都是未知,凌逸这一刻觉得自己渺小的好像一个木偶,任由天地间那看不见的手摆弄拨动,他突然间更想变强,这一次,却不是为了自己所爱之人。
还未得出答案,凌逸又被动的受到一股强大牵扯之力吸引,m.hetushu.com而后他的身体便是被那股吸力直接拉进了宸苍界内,这一次凌逸保证绝对不是自己神识所为!
凌逸同样不知道的是,此刻呈现在他眼前的这个光阵百余年前在他接受完宸苍界传承离开此处幽谷的时候也是闪烁过,只不过那次的波动微不可查,这光芒也是被这隐藏的空间所遮挡,他并未察觉发现罢了。
他想要变强,想快一些跳出这个让人一直观摩操控着的圈子,也想得到自己心里所有迷惑的答案!
想走便走,凌逸转身加快脚下步伐就打算原地返回,哪知他这身体才转过去,那两座石像陡然绽放出一阵绚烂光芒,石像间相距约有十丈,而就在两座石像迎面相对的胸口间陡然浮现了一个直径恰好十丈的光阵,光阵出现瞬间便是闪动出一缕缕说不清颜色的光芒!
“这里,怎么会有浊属性气息?!还有,与那浊属性波动一同纠缠在一起对峙的波动到底是什么!”
www.hetushu.com“那股宿敌的感应愈发强烈了……难道,是这团光球的缘故?”
随之,一点点非浊似浊的雾气于那光阵碎裂缝隙内流窜而出,待得这些雾气流进,那光阵也变得逐渐黯淡透明,徐徐消逝在两座石像中央,而那团雾气则交织汇集到一处自行压缩,终而压缩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晶莹光球。
修士没有元力便与凡人无异,眼下身处这么一个未知之地丧失了自己所有自保手段,让凌逸如何不慌?
凌逸在这诡秘的环境中甚至能听见自己往日里微不可查的呼吸声,透过阵法碎裂产生的缝隙他依稀见到那里好像是通往另一个空间的黑洞,至于那黑洞里有什么东西他是一点看不清楚。
不过凌逸还是不打算放弃,想要升空近处一观这两石像的究竟,然而让他有些发慌的是,他发现自己在这里居然一点儿元力都运转不起来了!
光球形成凌逸能明显感觉出这其中没有半点生机气息,神识再度扫http://m.hetushu.com探四周,也仍然没发现半个活物,因此他心里也是放心了不少,起码凌逸认为,这个世上未知环境里最可怕的就是人,只要没有人,一切危急都不足畏惧,也都有可以解决的方法。
当下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那若是真有危险的话恐怕也无法逃避了,凌逸想清这些也就索性不再想着逃跑,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高空光阵企图瞧个究竟。
光阵还在为不知名的原因竭力绚烂着光华,四周毫无波荡惊动,甚至连一缕微风都不曾吹动,一切就那么单调进行着,凌逸也不知道此时他应该做什么,又能做什么,除了看,他别无可做。
也就是说,这一次进入宸苍界凌逸完全是不由自主的进去,要面对什么,必须面对什么都是未知之数,而与他一同钻进宸苍界空间的还有那颗色彩难喻的晶莹光球。
一青年、一晶莹光球、两座百丈石像构成了这方空间里所有景象,少顷,凌逸突然感觉自己丹田里一阵猛烈http://m•hetushu•com颤抖,随即一个透明锥形宝器自主飞出,在凌逸惊诧的目光下带着自己眼前光球飞上高空!
凌逸此刻感受到的那股熟悉波动便是他所修浊之道义,而那光阵除了散发出这浊道气息外,还纠缠着另外一种让他感到极不舒服的气息,那股气息凌逸说不清因果,却是能确定它便是牵引自己来到此地的罪魁祸首!
于是凌逸就继续盯着那飘荡在半空的晶莹光球看,那晶莹光球浮动在空,左边飞一会儿右边飞一会儿,好像刚出生的孩子一样对这个空间充满了好奇,等它发现下方还有一个能动的“东西”存在,下一瞬间便出现在凌逸面前,于距离凌逸脸庞不足一尺处落定,就那么和他直面相对着。
“宸苍界本体怎么会没有我的控制自行飞出体外?!难道这光球和宸苍界有什么关系么?!”
看着宸苍界本体与那晶莹光球在半空中一追一逐,时而于半空中碰撞一下,显有互相拼斗之意,凌逸不由心中疑惑,暗自揣测起二者http://www•hetushu•com之间的联系来。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过去,那两座百丈石像之间的阵法光华逐渐收敛,其雕刻纹路也逐渐在半空中显得清晰,然而还不及凌逸细看那些古怪晦涩的阵法纹案,那阵法中央忽然开始浮现出一道道碎裂的缝隙,宛如一张巨大浮空的镜子被一块从天而降的透明石子击碎,却没发出碎裂声。
肉眼难辨凌逸还不死心,又想要放出他的神识探入那“朦胧虚幻”里瞧个究竟,哪知,这方法依旧不行,神识触及两座石像头部丈远距离便会被全部柔和的弹回来,根本没法缩短那段完全算不得距离的距离。
在身体上找不出什么能确定二者身份的特征,凌逸便把主意打到了两人容貌上面,然而让他惊奇的是无论他怎么集中视线去观望两座石像的容貌都无法一窥全部,不对,应该说是一点东西都看不到!
光球色彩呈那雾气之色,道不出所以然,晶莹剔透,宛如天上繁星璀璨明亮,亦如无尽深渊望不见底,给人以深邃幽静,诡秘莫测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