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八章 想变强,没有压力怎么行?

两人说完,在场其他人也是脸色一黯,却个个安慰起凌逸来,凌逸会心,也明白自己这些亲近之人不是因为怕自己而说出这番话,乃是真真切切的不希望自己成仙之路走歪。“这件事姑且放在一边,我打算先为雪儿妹妹报仇,去灭了魔郡郡王,依我所看,修炼本就是逆天改命之事,待得有朝一日我能踏至众界巅峰感悟轮回大道,也许不是不可将雪儿重生回来!”
而且曾经凌逸和墨览月等人说过,有些事情不是他不说,而是说出来对他们没有半点好处,不过之前凌逸以浊道示人,便是决定要在这凡界之中彻底打响自己的名头,不让自己的威名散播开,一旦他这个浊殿之主飞升高层次界面,他这些亲人该如何维持浊殿发展?!
凌逸为众人解惑完毕又将自己近年来经历种种简要概述一番后,便是再度提出了再度离去的意愿。
在这一刻,墨览月等人也才真正了解到,灵脉的存hetushu•com在并非不可后天生成,而灵脉的属性也不是不能改变!
欲取浊道奥秘,可以,看看你们这些所谓强者能否在我赶超你们之前抓住我,并在我身上研究出浊道之秘了!
凌逸没有谎骗众人说自己这灵脉属性乃是天生,而是如实而讲,如此便是让墨览月等人对那给予凌逸浊道传承的上古大能充满了无尽敬畏。那是何等的怪才,方能悟出这般道义并传承赠予后人!
简单把自己浊道的奥妙与墨览月等人说完,在座众人无不露出恍然与震惊之意,恍然自是因为有此般怪物体质难怪凌逸能进步如此之快,震惊则是因为他们实在难以想象,众界之中居然会有这种变态的道义。
“事已至此,这也怪不得你,这是雪儿的命,凌逸你切莫因此产生心魔乱了修炼,如若那样雪儿怕是死也不会瞑目。”凌逸歉然相述,话没讲完墨览月便是打断回应道,安朝雪也是颇为理hetushu.com智的赞同点头,两人皆是不愿因为这件事让凌逸产生负面情绪,影响心境。
王雨嘉说的这个问题也是其他人心里的疑惑,然而相比王雨嘉天真的有些过头,其他人都明白这种辛秘凌逸自己不说旁人还是不问为好,毕竟谁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他们问了,凌逸就必然要斟酌说与不说的问题,说了可能不是他所愿,可不说就有不相信他们的嫌疑,如此一来,凌逸便是陷入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
陈枫冲过来也不管凌逸身上满是血迹一把将其紧紧抱在怀里,见状凌逸笑骂了陈枫一句,心生暖意的同时不仅没有像嘴上说的那样推开陈枫,反而反手与其相拥,两人用力抱在了一起。
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凌逸用神识将整个议事大厅整个覆盖在内,站在门口的俞海起初还能听到里面的说话声,到了后来一看听不到了登时明白里面应该是在商讨什么大事,为了避嫌,他便和*图*书是离开自己修炼去了。
有关彭雪儿的事情如此便是告一段落,凌逸心里对未来感悟轮回大道一事充满信心,他却不知……
提及凌逸的修炼进度,见惯了他创造修炼奇迹的众人回想起先前他一人灭魔郡修魔者数万人的场面仍是不由满心不可思议之情,上次险些身为人妇的小魔女王雨嘉眨着两只明媚的大眼睛问向凌逸道:“凌逸大哥,方才你与魔郡那些修魔者对战之时体外散发的气息为何如此奇怪?我们怎么从来没见过。”
这一点,就和修仙者在修炼早期利用易魔石可以将灵脉属性转化为魔属性的理念相差不多,总之,通过凌逸这一席话,这些浊殿高层们顿时觉得自己眼界又开阔了一大截。
有了这般打算,凌逸便是缓慢悠长的叙述起有关浊道自己灵脉属性多变的问题以及自己前往仙郡后发生的种种。
对此凌逸也没作纠缠,转而把目光投在那一张张熟悉且思念的面容上伤感道www.hetushu.com:“雪儿妹妹的事……我听说了,墨兄,安嫂子,是小弟考虑不周,才导致雪儿妹妹身死,我……”
总之一句话,身为凡界帝皇的凌逸在凡界里已是不用再隐藏自己所修道义,这样做凌逸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自己将来埋下伏笔。
“滚开!要我跟你说多少次?!哥不喜欢男人!”
高层次界面的大能难以跨界下凡,下凡后也不可杀人否则必遭反噬的铁律凌逸清楚,所以即便魔界大能也许有着跟魔郡郡王密切联系的方法,但他也不再担心会有居心叵测之人为了了解自己的浊道道义而逼迫他这些亲人,更不用惧怕有谁会威胁到自己的性命。
想要变强,没有压力怎么行呢?
众人应允,簇拥着把凌逸迎入大厅里,身为浊殿之主凌逸当之无愧坐上主座,俞傲作为俞家主人在凌逸身边的那个座位上大大咧咧坐下,其他人分座而坐,待得众人落定,一身黑袍满脸漠然之色的小灵径直走到凌hetushu.com逸身侧站好,凌逸让他自己找个位子坐下他却没应,只是用眼神告诉凌逸站在他身侧就好。
“凌逸大哥你这么厉害,又身怀多种灵脉,修道不过百余年便登临渡劫期圆满之境,有朝一日定能救回雪儿妹妹!”听得凌逸所言,陈枫第一个出言予以坚决的相信,其他人自然也是毫无疑义,纷纷赞同凌逸的观点。
兄弟,这是他的兄弟,能够活着相见,凌逸真的觉得这一刻无比满足,他回来晚了不假,却好在没有回来的太晚。
凌逸这一席话讲完,在座众人双眼中顿时流露出希冀之光,就连安朝雪那张凄然的秀美脸庞上也不禁展露出一抹激动光彩。
两人保持这个动作的同时,大厅内徐徐走出了一大帮人,有墨览月夫妇,刘策一对,玉乱舞一对,伊弘,秦博,伏轻,俞傲,王雨嘉等一众浊殿核心人物,故人重聚,凌逸在和陈枫分开后环顾众人一眼,轻轻舒了一口气笑道:“行了,有什么事咱们进去坐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