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六十七章 是跟过去,还是离开?

这二人,自然是凌逸跟小灵无疑。
“是跟过去,还是现在赶紧离开呢……”
凌逸心中如此猜想一阵,随即又摇头否定暗暗自语道:“不可能,幻息术之法诡秘莫测,除非超越我本身境界起码两个大境界的强者才能以神识窥破此术,那凶兽之王既然还停留在凡界,说明其修为必然不会超越兽劫期圆满之境,那为何他会对我如此‘友好’?”
见凌逸跟小灵消失在自己视线里,而且周边似乎并无神识萦绕锁定,宝魔大人心里揣摩一番二人的心思,却始终不知所谓。
往日的离殇之情乃是修士踏足成仙路上最不愿想起,也是埋藏在内心最深处的秘密,一个人活上千年万年就必将经历无数凡尘俗世,真正隐居山林安心修道的人很少很少,而修士若想踏足九霄,成就仙体就务必要摒弃那些侵扰心神的回忆。
“等等,我们先不去仙郡。”
要是征服仙郡那么简单容易的话,魔郡郡王又岂会亲自http://www.hetushu.com御驾亲征呢?!
凌逸抬头瞥了狂奔而至的宝魔大人一眼,随即在其恐惧的目光下挥手甩出一道三寸长短的蓝白色雷光电弧,这电弧扭曲窜动直入宝魔大人胸口,受到这电弧攻击,开始宝魔大人只是感觉自己像是被雷电击中猛烈抽搐一阵,但却没有太过疼痛的感触,正当他准备开口向凌逸求饶,祈求对方饶过他的时候,一幕幕曾经的伤心往事陡然袭上心头,勾起阵阵离殇。
“不去仙郡?”
宝魔大人听得凌逸的号令面露疑惑,心里犯起了嘀咕,他现在最想的就是把这个不知有什么目的的变态青年带到魔郡郡王那里,登时一切危险都可就此结束,先不管凌逸和魔郡郡王孰强孰弱,反正有郡王在前,必定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凌逸杀死。
凌逸自是从宝魔大人眼中读出了他的心思,但他并不点破,莫名温和一笑出言建议道:“方才听闻有关怒和*图*书兽峡谷内凶兽势力的情况,如今既然路过此地,不进去见识一番未免太过可惜,宝魔,咱们还是先去里面找那些凶兽强者切磋切磋吧。”
说完,凌逸也不再管宝魔大人的决定如何,自顾自往怒兽峡谷深处行去,小灵仍是漠然跟随其后,两人不多时便是没了踪影,消失在宝魔大人的视线里。
提出这个建议凌逸心中怀念有二,第一他眼下即将返回仙郡与众友共敌魔郡大军,如若能招揽这凶兽势力内的凶兽强者一同前往必定事半功倍,第二他本身对这个凶兽势力就充满好奇,反正仙郡不比紫岚州,其内拥有血乏、云羽、月苑莹三大殿主坐镇,更有血痴、血律、云清、云冀、月殿众女辅佐,如此阵容决然不会被魔郡大军的铁蹄轻易踏碎。
宝魔大人恭敬答应一声,自以为凌逸只是一个隐世不出的魔郡修魔散修,而小灵的身份虽然颇具疑点他也不敢出言多问,开始他还以为小灵是那怒和-图-书兽峡谷里面出来的凶兽,但与凌逸交谈过程中宝魔大人发现前者似乎对怒兽峡谷之事完全不知,所以便推翻了自己这个想法。
“算了,既然他们蠢,那我何必跟他们去送死,如果他们现在在暗处准备我决定离开的时候出手也没什么,横竖是死,还不如迅速离去,兴许还有一丝生的希望。”
想着想着,凌逸发现最近让自己想不通的问题越来越多,如此这般,他的心情也有些烦躁起来。
宝魔大人满口担忧之言,一听凌逸毅然要前往怒兽峡谷深处与那些凶兽强者一会,顿时没了渡劫后期强者的稳重姿态,宛若即将面见残暴厉鬼般惊慌失措连连呼喊道。
然而对此凌逸根本不为所动,温和笑意依旧,却是饱含冷意道:“既然凌某已做决定便不可更改,你若不想死,最好老老实实跟凌某进去。”
可此时凌逸突然叫停,宝魔大人心里顿时一揪,暗自慌张道:他不会找到路了就要杀我灭口吧?!
“既和*图*书然那厮如此强大,为何当日不以武力将自己等人赶出?莫非他能看透我这幻息术,知晓我之真实实力?”
想清这些宝魔大人便是脚踏漆黑魔元力流光移动身形迅猛往怒兽峡谷外部狂奔而去,奈何他这还没飞出去百里,其身前道路上便是出现了两个身影。
站在凌逸身边的黑袍小灵仿佛感受到了凌逸内心的烦躁,当即出言将凌逸从那不妙的意境中一喝惊醒道。
三人一行疾驰掠过直至怒兽峡谷入口,顺着入口土道径自往内,等走到转向巨石林通往仙郡传送阵的地方凌逸突然停下身形,并开口叫停了宝魔大人的步伐。
回过神来的凌逸想起自己刚才的状态也是一阵后怕,若是留下心魔,他这成仙路怕是就要遇上不少没必要的麻烦了。
“前辈不能啊!那些蛮荒畜生丝毫道理不讲,其王更是能够与郡王分庭抗礼的巅峰强者!不是晚辈不相信前辈的实力,只是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万一里面强者入云,我等擅自闯入和-图-书惹恼他们,吾等性命休矣!”
况且宝魔大人也不认为凌逸可以敌得过魔郡郡王,另外,魔郡郡王此次亲征仙郡可是带足了麾下强者,凌逸再强,岂会强的过那么多同级魔修?
“大哥勿要焦躁,须知车到山前必有路,不必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宝魔大人惊疑,凌逸不容置疑的点头坚定道:“不错,我们先去找那些凶兽强者切磋一番,然后再去仙郡找魔郡郡王。”
凌逸本身知晓前往怒兽峡谷的路,但却没有戳破自己不是单纯修魔者的身份,他留着宝魔大人并继续在其面前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主要是想借他的命待会试探一下怒兽峡谷里那凶兽之王的底线与手段,至于具体怎么个试探法凌逸还没想好,届时到了那里再说不迟。
抛开心头烦绪,凌逸冲着小灵嘿嘿一笑,转而脸色重归淡然,朝宝魔大人命令道:“行了,你可以带我们去怒兽峡谷了。”
“不是说我要是不跟着去就杀了我么?怎么他们两个自己先一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