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六十八章 宝魔过往

“好了好了,冤家你快离去吧,待会宝魔回来可就不好了。”
“哈哈哈,娟儿果然说的没错,师尊这丹药来历应该也不正道吧?而且似乎是经历什么大战受了重伤?您吞食这丹药仅是为了提升修为,而我拿来却是救命!既然你不给,那就别怪徒儿心狠了!”
“师尊,这次参加交易大会,有一个小子跟我抢东西,徒儿不是他的对手,师尊您出手帮我抢过来吧?”
……
脑海中回荡起自己心底最不愿意想起的事情,宝魔双目逐渐失去神采,心神阵阵刺痛难以忍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涔涔滚落滴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其一身漆黑衣袍也是由此被浸透,清风吹过却并不能将其激醒。
“嗯……有可能,怎么?不好吗?”
“不,师尊,你才是骗我!娟儿一直待我很好,而徒儿又待您如父,难道您连一粒丹药也不愿给徒儿么?!”
“听见?罢了罢了,既然我铸成大错,那便杀了你hetushu.com们两个为师尊报仇,再自杀以谢千年师恩!”
“师尊……徒儿该死!徒儿杀了他们两个,这就去找您谢罪……”
“啊!”
……
一行三人重新上路,往怒兽峡谷深处亦步亦趋的前行着,宝魔大人在最前方探路,凌逸却在嘀咕着待会如何利用这宝魔大人将怒兽峡谷内那凶兽之王引出,并以其性命换取那凶兽之王对自己的好感。
“这么说,宝魔为了救你可能会杀了他那师尊?”
“原来是这样呀,听宝魔说他是他师尊从山里捡来的,既然有损修炼根基,宝魔师尊身为一个渡劫期修士为何自废前途去成全这么一个傻徒弟?!”
宝魔大人似是无法忍受内心的强烈谴责以及那股与自己师尊的离殇之情,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闪电声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双手抓乱了头发,面目困窘苦痛,脸色由红变紫,呼吸愈发粗重缓慢,每一刻都跟即将死去一样。
……
http://m.hetushu.com冤家,你让我骗那宝魔去找他师尊要丹药我可让他去了,等这件事结束你可要马上接人家离开,那宝魔根本不解风情,一点儿不懂得享受男女欢愉之事,没趣的紧呢!不过那玄粲丹到底有什么用呀?干嘛非得让人家吞丹装作受了重伤的样子,真是难看死了!”
“师尊,徒儿碰上了一个很美的女修,只不过她才丹融期,出身也不太好,但是徒儿真的好喜欢她,我能娶她为妻吗?师尊不会觉得徒儿给您丢脸吧?”
凌逸冷然看着逐渐恢复心神的宝魔大人沉声说道,大难不死侥幸存命的宝魔大人还不知凌逸留他一命只是待会做炮灰用,想起刚才死亡临近的那种极度恐惧之感,他哪里还敢说个不字,只得连连点头应是。
“扑通!”
宝魔大人终于痛吼出声,这时缕缕头发粗细的蓝白色电弧于其身体各处由内向外窜动而出,他的身上已经多出了千万道电焦伤处,眼见和_图_书若是这攻击再不停下他便会一命呜呼丧命于此!
“宝魔?!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
“不!我不能死,深处这幽山千年外面的世界还未完全走遍,很多美好的事情还在等我,我不能死!”
“好你们这对狗男女!我宝魔愚蠢至极,居然为尔等所骗蒙蔽心智杀了对自己最好的师尊!哈哈哈哈……我真是猪狗不如!哈哈哈哈……”
“师尊,徒儿今日将奇魔三诀之法炼成了!”
“谁知道呢,徒弟傻,他师尊自然也聪明不到哪去呗!”
“哈哈哈,好好好,美人儿你有所不知,上次宝魔师尊来找我师尊饮酒作乐,我无意间听说宝魔那厮天生体质怀有隐疾,若不医治不仅窥灵期后修为再难寸进,就连性命也岌岌可危。必须以玄蛇草、粲香灵芝两样天材地宝为原料,加以渡劫期强者耗费自身灵脉精髓,也就是日后修炼有成可重结魂魄的生命根本为辅炼制三天三夜方可成玄粲丹,终而可解宝魔那天m•hetushu•com生隐疾。”
“师尊,这灵草叫什么名字呀?”
……
“噼里啪啦——”
……
“宝魔,这丹药是……咳咳。”
“师尊,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是您老教给我的,今日你若直接将这丹药给我让我救娟儿性命,徒儿也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继续侍奉您老人家了,可是你自己不识时务,怨不得别人!”
“啊!宝魔我们是兄弟,你不能杀我!”
“不是不好,就担心……算了,我还是先离开吧,省得宝魔见了你我心生疑虑!”
“师尊,原谅徒儿,徒儿会代您将这成仙路走到尽头,造就仙体,永生不朽!届时若得感悟轮回至理,必将于命运长河中将你接回,再报这千年师恩……”
如今宝魔大人心头忽然荡起旧时思绪,而且要命的是这些事情全部都是宝魔大人不愿回忆的丑事苦事,这般情况,简直比直接杀了他还要折磨人……
“师尊,娟儿受重伤了,她说前几日见你炼制出一粒玄粲丹,有了它方能救其www.hetushu.com性命,还请师尊把那丹药赐给徒儿。”
“夫君,这都是他蛊惑的我,我爱的人是你……啊!”
“咳咳……宝魔,这丹药……这丹药万万不可给你那道侣服用,它对你有……有……”
“怕什么?他还把我当成好兄弟,即便见我来看你也无妨。再说此次前去要丹他势必要和他那师尊周缠一番,不可能回来这么快。”
“宝魔,你那道侣心性不正,为我魔修虽讲究凡是随心而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是这玄粲丹岂是单纯疗伤所用?她说这些无非是为了利用你增添她自己的修为罢了,切莫为其所骗!”
“若不跟来,下次我这离殇雷念之法便让你再受苦痛折磨。”
“冤家你有所不知,为了让你我回头没有麻烦,临走我可是佯装无意告诉他,那丹药是他师尊抢来的,而且受了些轻伤,估计是为了提高自己境界所用。由于丹药珍贵可能他师尊不会给他,若得不到万不能强来,万一误杀了他的师尊,我一定会愧疚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