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七十五章 再拖延一下

兽王打断宝魔大人即将道出嘴边的言语,声音变得更加低沉呼喊道。
说来宝魔大人也是一奇人,不仅没有被这对强者的畏惧情绪烦扰心境阻碍修炼,反而以此作为激励强烈逼迫自己进阶,脑中时刻警醒的一条便是竭尽全力变得修为足够高等,直到自己不用再担心有人强过自己为止。
“你是魔郡郡王麾下之人?”
宝魔大人知道这兽王开始准备与自己算方才巨齿岩鼠遭到灭杀的账,当即便欲再多虚与委蛇几句,以求凌逸自己现身出来将此事道明,反正凌逸自己不出来,他是不敢随意泄露凌逸的存在的,届时万一凌逸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想法因其举动致使破坏,那他这之前硬着头皮所做一切都毫无意义了。
敌人强大确然危险,但只要你还能运转元力,便有可能让奇迹发生,哪怕无法跨级获胜起码也能逃出生天,一旦没了元力,修士便与凡人无异,眼下在兽王的法力压迫下,宝魔大m.hetushu.com人便觉得自己的生命掌控权已然不在自己手里了,要想求存,必须要求助于凌逸了。
兽王抬起他那粗壮的宛如蟹钳般有力的右手搭在宝魔大人肩膀上轻轻往下一压,体内浩瀚如海的磅礴法力瞬间袭入宝魔大人体内将其元力压制冷冷问道。
宝魔大人刚要出言与凌逸求救,凌逸的传音便是成功绕过兽王的神识传入宝魔大人耳中,宝魔大人听完还想用神识回应一句,随即一想到自己现在回应凌逸的话,那惹怒后者的下场许是不那么舒服。
兽王回首望了一眼,朝麾下大军中巨齿岩鼠一族方向不留痕迹的瞧了瞧,继而收回视线重新落到宝魔大人身上有些讽刺道:“望我莫怪?既然知道本王可能会怪罪于你,那你之前为何还要做出这般得罪我怒兽峡谷众多兽族的事情?!”
宝魔大人终于再次领会到自己身为一个弱者的感觉,面对兽王之时他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和*图*书的错觉,似是回到了自己拜师习法之初,还是一个修真界小菜鸟的日子里,那时候的他每次外出游历都得如履薄冰,看到一些丹融期修士都吓得够呛,有时候遇到些强者哪怕把自己的师尊名号报出来,对方已经放过了他,他心底也得久久徘徊着那种对强者的畏惧。
“前……”
强忍着身体上那种汗毛倒立的感觉,宝魔大人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唾沫,把戴着衣帽的脑袋更低一分,浮在半空回应兽王道:“在下正是郡王麾下宝魔大人,今日求见兽王乃是有要事在身,多有叨扰之处,还请兽王莫怪。”
兽王话毕,巨齿岩鼠一族的阵队中走出一名下巴上长满浓密鼠须的老者,这老者背有些陀,显然岁数已经不小了,不过年龄虽大,这厮气势却是不小,上前两步来到兽王身侧先是朝后者恭敬一拜,继而面向宝魔大人恨声说道:“宝魔,老夫不管你与吾王有何要事商谈,也不找你要什么和图书说法,你杀我巨齿岩鼠一族两名族人,老夫也不找你多要,你留下自己一只手臂,并拿出足够的修炼资源予以赔偿,老夫便代表巨齿岩鼠一族不与你再追究此事,否则即便老夫脱离怒兽峡谷,也定要与你一决死战!”
宝魔大人在感觉到自己魔元力难以运转的刹那心头当即大惊,一个修士最怕的事情不是应敌时元力不如对方浑厚,而是自己在敌人面前却无法将元力运转出来!
因此在今日与怒兽峡谷中的兽王相见之前,对于强者的忌惮之情在宝魔大人心里已然抛之脑后,当下得见,又被兽王饱含冷冽之意的眸子盯着,宝魔大人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经久不见阳光的老鼠突然被暴晒在骄阳下一般,浑身痛苦难耐。
隐藏在暗处的凌逸心里大骂宝魔大人懦弱无能,如果你不作出一些威胁到怒兽峡谷势力的举动来,我怎么以救世主的身份现身将你灭杀从而取得怒兽峡谷一众兽族的好感?
不过http://m.hetushu.com凌逸也十分清楚,若是兽王现在下死手,宝魔大人临终前必定会把自己咬出来,登时他不惧这怒兽峡谷的众多凶兽不假,可获取帮手回归仙郡帮助兄弟朋友应敌之策便是要泡汤了。
说到最后,这巨齿岩鼠老者白须无风自动,语气中带着绝对不容反驳的意味压迫向宝魔大人,宝魔大人刚要予以强烈反驳,却发现兽王不知何时已是来到了他的近前,那张威压的面庞就那么距离不足自己一尺处冷冷把自己盯着,那般姿态,怕是此时他说一个不字,就必然会惨死当场。
丑陋恐怖的巨大鸟兽停在半空,其上兽王轻飘飘落下身来在五万余名兽族大军前站定,眼眸中蕴含着些许愠怒之意盯着宝魔大人喝问出声道,虽然在此过程中兽王并未施以威压逼迫,但那睥睨狂暴的气质却是使得宝魔大人心头颤了又颤。
“休提为了什么,本王现在只找你要杀我怒兽峡谷族类的说法,有什么事情等你把说法给了本www.hetushu.com王麾下巨齿岩鼠一族后再说!”
因此不到最后关头,凌逸依旧怀着希望盼着宝魔大人发疯发狂,最好能来个自爆修为与兽王同归于尽的举动来,如此这般,宝魔大人抬手将衣帽摘下,露出其内那张苍白的面容盯着兽王强自镇定道:“本大人乃是郡王麾下将领,岂容尔等说废掉一条手臂就废掉一条手臂?!”
“你选择一条手臂,还是选择丢掉性命。”
“别说话,他杀不了你,你先再拖延一下,待凌某多多观察他一阵再说。”
正因如此,随着时间的变迁,岁月的磨练,宝魔大人一步一步的走到如今渡劫后期之境的修为,在此过程中每进步一分,他对强者的畏惧之感便会淡化一分,到了后来他已经忘记了对于强者的畏惧之感是为何物,尽管后来跟随魔郡郡王开展统一霸业,郡王麾下强者如云,可那毕竟都是自己人,宝魔大人几乎很少与那些人发生冲突。
“兽王请听宝魔一言,宝魔今日来此,乃是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