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七十七章 布袋宝器

“那本王倒要看看,让你这么一个蝼蚁之辈挺直腰板的宝器有何厉害之处,咳咳……”
修士断臂,不是不可依靠丹药重生,但除非你拥有凌逸独有的活肉生骨丹那种绝对的灵丹妙药,否则即便重生断肢,其挥动舒展起来的效果也定然与之前有所差异。
运转漆黑魔元力附于右臂之上,宝魔大人化掌为刀,举手便朝自己左臂齐肩处猛然斩落,漆黑色掌刀光芒破空而下,然而就在在场所有人都以为宝魔大人这一记手刀即将劈实,其左臂断落坠地之时,宝魔大人及至肩处的右手忽然方向一改,将掌心凝聚的漆黑魔元力弧光攻向兽王!
“论境界、论实力我都不如你,可是在修真界里,生死之战可不都是凭借自身实力而定的!”
“兽王,你可知我手里这布袋宝器的来历?”
“修魔者大多阴险狡诈,本王早有预料,哼!”
何况,凌逸还给他一个化劫丹的允诺呢!等将来修炼到渡劫期圆满及至飞升http://m.hetushu.com魔界层次,有了化劫丹辅佐,他成功渡过天劫的几率便会加大不少,持以自己身上怀有的多种宝物,蜕变之时指日可待!
话音落下,兽王还在沉默思忖,心念灵活的凌逸已是猜出了个大概,宝魔宝魔,怀有奇宝之魔,这称呼凌逸原本还以为是宝魔大人投到郡王麾下由郡王而起,却不曾料到这道号之中还夹杂着这般隐秘。
最后一句话落地,宝魔大人便是开始双手结印念起法诀准备催动手中的布袋宝器,听得宝魔大人跟兽王两人间的对话,在场五万余名蜕兽期境界以上的怒兽峡谷凶兽强者们个个怒容满面,齐声大喝道:“放肆!”
宝魔大人感受到兽王那股强大的神识笼罩而来,运足气势将自己镇定下来,声调又阴沉又心疼的说道:“不必探查我这布袋宝器了,本大人师尊的名号凭你这种整日藏在峡谷里面的无知兽类必然不知,但你可能理解的和-图-书出,本大人这宝魔大人之称又何而来?”
宝魔大人满脸得意之色,举止也因放松而变得灵活不再僵硬,拿着那看着破破烂烂,旁人分毫不能从其表面看出什么强大的布袋畅快道。
盯着兽王那愈发沉重的面容,宝魔大人心头大呼爽快,既然决定要使用这布袋宝器,那他干脆就痛痛快快的,别心疼,别顾忌,争取在使用之前多多享受一下比自己强的大能恐惧之举。
至于凌逸说要跟兽王切磋的事情,自己把兽王惹到这般地步,想来自己的任务已经算是完成了,大不了先把兽王收入布袋不加以迫害,登时凌逸若还想与其一战,自己把布袋交给他,拿着化劫丹远远跑走便是。
手里拿着漆黑残破的布袋,宝魔大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乞丐在路上捡到万两黄金抬头直身做主人一般,兽王没有立即理会宝魔大人的话语,而是放出神识将其手中布袋包裹,意欲查探一下这个带给他一丝危险征兆的m.hetushu.com布袋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
喝声落地,四周空间陡然升起一阵猛烈法力动荡,峡谷嗡鸣,空间扭曲,五万余名兽族强者齐齐释放的法力波动非同小可,这气势骤起的瞬间,宝魔大人险些因此腾空站立不稳落下高空,手里的布袋宝器也是差点脱手。
身为早早进阶到兽劫期圆满之境的凡界巅峰强者,尽管兽王早早蜕去兽身,灵智也已经全然开启,但作为凶兽的暴戾秉性却是一直未能完全被岁月消磨掉,见得宝魔大人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兽王怒击攻心沉喝一声,最后却像是牵扯到了伤处一般,脸色再度苍白一分,轻咳两声。
宝魔大人想的这一切都无比美好,甚至已经有些不埋怨今日遇见凌逸这个煞星的事情,从好的角度分析,他这不是祸,是福。
暗呼一声好险的宝魔大人不敢再有所推迟,眼下他跟怒兽峡谷中这些凶兽的关系已然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若是再不将兽王拿下挟持在手,他必然m.hetushu.com得让这五万余名兽族强者分尸掉。
魔元力弧光隔空划来,兽王冷哼一声,手上并无动作,却是神识闪动间在其胸前凝聚出一道灿然金色的法力光屏,魔光劈打其上连让这光屏凹陷一分都未能做到便是被彻底反弹击溃化为点点魔光消失挥散,正当兽王怒上心头意欲将宝魔大人灭杀在此之时,却是见后者趁着自己抵挡他这一招根本对他产生不了什么威胁的攻击之际,右手中拿出了一个袋子。
宝魔大人何等奸猾狡诈,一看兽王动作和脸色,当即更是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天助我也,兽王你今日欲对我宝魔不利,却是已然伤病缠身,全盛时期你尚且无法躲过我这布袋灭杀,何况现在乎!?别怪本大人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自己时运不济!”
兽王回退到五万余名兽族大军队列前方凌空站定,宝魔大人抬起左手,脸上布满即将自己断掉一只手臂的悲痛与惋惜,而且在他眼神中,众多兽族强者还能看出有那么一丝懊悔和*图*书,似是悔恨自己不应该那么冲动,导致自己即将面对断臂的下场。
兽王不答,宝魔大人也不气馁,依旧不紧不慢的解释道:“这布袋乃是传自我师尊,而我师尊是在一处远古遗迹空间里面发现此物的,此宝残旧,据家师所言预计只能再以元力催动一次便会因为难以盛纳能量而破碎,可这一次的威能,除非你是玄灵期修士,迈过了凡界与第二层次界面之间的那道巨大鸿沟,否则休想在这布袋宝器下逃走!”
兽王神识查探了一番也没能察觉出那一丝危险征兆从何而来,在他的神识感应下,这布袋宝器并无什么特别之处,也没有那种被刻意压制的狂暴能量夹杂其中,甚至连着布袋宝器的品质都查不出来,心头虽然十分好奇,但若是宝魔大人问他他就答,那他还是万兽之王吗?!
兽王不言,想到自己今日必定不可避免的要使用这件布袋宝器后,心情顿时也是开朗豁达起来,不管如何,宝器没了还可以再找,命没了可就说什么都白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