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八十一章 与兽王之谈

提及凌逸跟宝魔的仇事,兽王念及前者自身年龄跟实力的完全不相符性,不由兴趣霍霍,好奇问道:“从小友面貌、隐约展露的生机气息来看,小友如今年岁恐怕不过千年,但从小友身上,连本王都能感受到一丝危险的征兆,这种感受没有什么道理,只是源于本能反应,如此也是上次小友来峡谷之中,本王以小友朋友有难致使你离谷的原因,不知小友可否告知,本王这感应是否为真?”
“所以说,那魔郡郡王赢了?”尽管凌逸明白失败这种字眼对于争强好胜的兽族强者而言十分难听,但还是不得不顺着话锋往下面牵引道。
关于自身实力的问题,凌逸在归返紫岚州时便想到在这凡界内没有必要再隐藏了,这样有强敌觊觎他所修道义,也是能够时刻鞭策他竭力变得更强,不过也不是说凌逸逢人就展露自己的全部实力以及浊道道义,那样不是为了鞭策自己,是想让自己早点死。
“所以魔www.hetushu.com郡郡王便与兽王前辈您开战了?”凌逸仍然在装模作样,满脸惑然问道。
“可是有一点本王依旧不明白,小友这般年轻有为的强者突然出现在魔郡大地上,而且本王虽然久不出谷,却也清楚魔郡中的一些重要情况,唯独没听过小友这般罕世天才的存在,不知这是为何?!而且,从小友方才出手灭杀宝魔所用宝器来看,小友的灵脉属性应该不是魔属性吧?!”
说到这,兽王又忍不住轻咳两声,翻手取出一粒凌逸没能看清的灵果扔入嘴里,化开其内能量将脸色调整的红润了一些才继续道:“那约定便是他要与本王单独一战,本王若胜,他便带军离开从此不再扰乱怒兽峡谷,他若胜,也不要本王携军加入其麾下,只要以后不离开怒兽峡谷踏足魔郡大地乱事便可。”
兽王双手按住王座扶手,闷声答道:“不错,魔郡郡王得知怒兽峡谷中存在那么多兽族强者,hetushu.com本想收入麾下作为征战先锋大军,本王自是不肯答应成为其战争工具,双方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本王这一方人数虽少,却是战力强悍,那郡王正值征战当中,一兵一卒都十分珍惜,最后见死在本王势力下的强者太多,便是与本王立下一个约定。”
被兽王误会了宝魔大人的来意,凌逸暗自欣喜,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也唯有如此,他才可以抛出橄榄枝招纳兽王与其一同回往仙郡抗敌。“如此说来,魔郡郡王是要把兽王与众多兽族强者连根拔起了?”
“兽王前辈不必客气,晚辈也说了,今日之事完全是误打误撞,谁叫那宝魔不知死活惹了晚辈呢。”凌逸回应一声,饮酒入腹,立即生出一阵舒服暖流,甚至连丹田灵涡内早已涨满的浊元力都有了一丝愉悦的流动,足见这果酒的不一般。
凌逸沉吟了一会儿,随即眉头紧凑,作出有些不愿提起的模样回答道。
奈何兽王无论怎和图书么观察,凌逸脸上总是一脸温和笑意,让人生不出厌恶之感的模样,且从凌逸那表情动作来看,他好像对于魔郡郡王与他约定之事诚然不曾知晓,便是放心了一些。
“小友可知,魔郡郡王如今正在做的事情?”
兽王所言,对自己有一种本能的自危感受,凌逸在暗暗为其敏感程度称赞的同时,也不隐瞒道:“兽王前辈的感应的确精准,晚辈在此也狂妄一次,这么说吧,即便兽王前辈您全胜时期,也不见得是晚辈之敌,至于那郡王,也正是晚辈要杀之人,境界嘛……晚辈还是渡劫期圆满之境,不然也不会呆在这里陪兽王前辈您饮酒畅谈了。”
得到凌逸自诩狂妄的回答,兽王不仅没有半点怀疑之意,反而满脸意料之中的模样感叹道:“小友之强定有其因,虽然本王十分好奇,却也明白不可深究多问,幸好本王有此感应,不然初见之时若是得罪了小友,恐怕这怒兽峡谷就要遭殃喽。”
兽王言罢和-图-书,其身上威压暴起,表情也从刚才的谈笑风生变得极为沉重,颇有一言不合大战一场的态势。
“魔郡郡王正在做的事情……兽王是说,统一凡界之事?”
兽王点点头,说到这件事,他身上散发的气势突兀出现了一丝压抑,场面也由此变得沉闷起来。“正是此事,小友应该明白卧榻之下岂容他人安睡的道理,况且本王实力在整个凡界之中也可排进前列,凡界之中能跟本王分庭抗礼的不过一手之数,能击败本王的更是寥寥无几,而又因怒兽峡谷中存有一阵法,可通往仙郡大地,因此在魔郡郡王将计划安排到入侵仙郡时,便是发现了本王与麾下众族的存在。”
兽王说完跟魔郡郡王约定一事后,目光一直停留在凌逸脸上,企图观察一下后者的表情变化,说实话,此时兽王还没有完全相信凌逸自述说他跟宝魔大人有仇才追杀至此的理由,尽管魔郡郡王不可能用一个渡劫后期强者用计来让凌逸骗取他跟谷内兽族和_图_书强者的好感,但若只说凌逸杀宝魔单纯是因为仇隙,兽王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的地方让他非常别扭,故而他才会不直接为凌逸解释,而是先说出此事,再观察凌逸听后的脸色。
“应是这样,不过今日侥幸得小友相助,那魔郡郡王久等不见宝魔回去,许是会有所忌惮,短时间内是不会再来了,在此本王敬小友一杯,聊表谢意。”兽王眼露感激之色举杯邀请凌逸一饮,表达谢意道。
凌逸哈哈一笑,摇头道:“前辈说笑了,兽王您如此热情好客,晚辈怎会与前辈为难。”
果然,兽王一听“魔郡郡王赢了”几个字,脸色顿时出现了一丝不悦,却是很快隐藏下来,化为一声叹息道:“唉,那魔郡郡王实力确然厉害,本王与其争斗多日而不分上下,最后却是仍不免棋差一招输在他手上,虽然当时本王强作镇定,但受伤一事,想来也是被那魔郡郡王发现了,不然今日他也不会派人携宝来此,意欲为难我怒兽峡谷的兽族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