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八十三章 兽王的伤势

兽王话没说完,凌逸却是听明白了,心中暗暗腹诽着:死在怒兽峡谷里的都是低级修士,他们要是能有魔郡郡王法术修炼法决那就见鬼了!
兽王畅快一笑,因为心情愉悦连那苍白的脸色也是又红润了一分称赞凌逸道。
“兽王前辈的伤势……能否与晚辈详细说说?”
从话中听来,兽王知道许是凌逸什么比较重要的人为魔郡郡王所杀,当下也不再提及这些伤感事,转而问道:“小友觉得我们何时动身反击为好?而开战又从哪里起始?”
“兽王前辈客气了,这血袍不换,晚辈是有自己的原因的。”
凌逸自知此时已然可以与兽王交谈一下有关结盟一事,稍稍组织了一下思绪拉开话头道:“兽王前辈既然有意与晚辈结盟共同对付魔郡郡王,此事晚辈若是推却未免有些太不给兽王前辈面子了,也好,反正晚辈也要在那魔郡郡王身上讨些账算,届时我等获胜的话,彼此的麻烦便都和*图*书能得以解决。”
“无法凝厚法力?莫非那一掌有什么名堂?”
“什么原因?”
心里这么想,凌逸嘴上十分不解道:“魔郡郡王如此与兽王前辈您耍阴招,那为何兽王前辈还要遵守那什么狗屁约定,干嘛不去找他要个说法?!”
不过能够多让这兽王欠下自己一些人情自然是最好,所以他才问兽王的伤势如何,再根据情况看看自己有没有能力帮助恢复,假如真帮兽王治好,怒兽峡谷兽族强者们还不个个任君调度?!
双方确定下联盟一事,场面恢复轻快,兽王才是注意到凌逸白袍上的片片血迹。“小友来时莫不是经历了什么大战?怎么衣物上这么多血迹,若是小友需要衣物,本王这里倒是不少。”
凌逸问出这话一方面是想拖拖兽王的性子,争取让接下来双方的联盟中让自己占据主导位置,另一方面则是要根据兽王眼下伤势大小统筹接下来的反击计划,http://www.hetushu.com万一高估了兽王的实力导致回头斗法中出现纰漏,那可就有可能造成不可挽救的损伤。
说完这些,兽王将胸口处的衣物扯开,露出里面精壮雷硕的胸膛指着一处隐隐冒着漆黑魔气的地方继续道:“当时本王与那魔郡郡王最后一招对拼,本王现出兽体极速拉近与魔郡郡王之间的距离,打算凭近战取胜,却不料那厮早就料到了我的企图,借助其身体灵活的优势绕到本王下方全力施展一掌印实,本王当时便是口喷鲜血,胸口绞痛非常,当下便承认失败,遵守双方约定从此不踏出怒兽峡谷半步。”
此外,凌逸“帮”兽王解决宝魔大人这一麻烦,并将其从那布袋宝器中解救出来,加上宝魔大人遗物中那些他连看都没看见的珍贵宝贝也全部送给巨齿岩鼠一族,这么多人情债加起来兽王即便不主动提出联盟抗敌一事,凌逸也有资格要求他们帮助自己回http://m.hetushu.com返仙郡一战。
见凌逸答应下来结盟一事,兽王颇为激动道:“小友当真愿意与我一众兽族结盟?”
至于这里的兽族美女们……
终于说到开战,凌逸目光陡然一凛,目光灼灼的盯着兽王道:“要是可以,希望兽王前辈今日便打理好一切,最晚明日清早我们便开始反击之战,至于起始之地,晚辈来前打听到,魔郡郡王此时正在仙郡带军亲征,我们便一起前往仙郡,与晚辈仙郡中的朋友一起把郡王彻底留在那里!”
兽王把胸口遮上,点头回答道:“不错,若仅是单纯的力量掌劲绝不可能让本王落得现在这个局面,当时被打中后只是胸口剧痛却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然而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便是觉得胸口疼痛虽不加剧却一直存在,此外,本王近年来也无法吸收天地元气凝厚法力了。”
“要说法谈何容易,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本王诚然不是他的对手,找到他又m.hetushu.com能如何?”
凌逸心想要是你知道宝魔大人是我放出的引子估计你就不会跟我这么亲近了……
兽王一脸无奈之色,精神也是有些萎靡道。
凌逸脸上表情顿现一抹忧伤,淡淡回应道:“这件血袍,是晚辈接一个十分重要的人回家的标识,只有等晚辈把郡王那厮的鲜血洒在上面,才够红到刺眼,红到无论距离多远都能看到它,找到回来的路。”
凌逸倒没有想太多,主要是他也不敢想,万一惹怒了自己家里那几位绝世娇妻,估计他这一辈子也别想安生了……
“如果只是单纯一掌,哪怕附上他那渡劫期圆满之境的魔元力恐怕也不至于让兽王前辈您一直为伤所困吧?”
兽王被问及痛处,不由摇头叹息道:“唉,这伤……确然给本王带来了极大的麻烦,本王原本的实力即便斗不过那魔郡郡王也大可不被其打成这般下场,只怪我太过争强好胜,与其斗至激烈处全然忘了自己的责任唯求能与其酣畅一www.hetushu•com战,最后这一战打的是痛快了,结果也使得我怒兽峡谷众族如今不得不小心行事,生怕让本王受伤的消息传出去导致谷中遭难。”
不得不说,事情做到凌逸这个份儿上,足见凌逸有多么足智多谋了,原本是他应该请求兽王的事情,经过稍微的一点转变,却变成兽王携五万余名兽族强者反过来请求凌逸帮助,心底虽然得意无比,脸上却是分毫异样表情不露,确然道:“嗯,前辈也不必太过感激晚辈,毕竟前辈您说的也对,晚辈牵挂实在太多,大战当中无法一一顾及到,多一分力量保护他们晚辈也就能多集中一分精神专心应付郡王那厮。”
“本王也查阅了不少从怒兽峡谷意外死去的修士所留各种修炼典籍,却无从发现任何关于这般情况的法术招式,本王也没法违反约定踏出怒兽峡谷,所以……”
望着兽王胸口上那一个冒着黑烟的掌印,凌逸不禁皱起了眉头追问道。
“哈哈,小友能明清事理,诚为人中之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