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八十四章 两郡之战

凌逸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兽王若是再有所犹豫恐怕就太过让人寒心了,何况联盟一事是他求着凌逸而不是后者请求他帮助什么,所以凌逸即便不说这些话只要态度强硬一些,兽王也必然会答应下来。
“兽王前辈考虑的事情晚辈大致能够理解,对此晚辈有两点要讲,第一,此战我等必胜,绝不会有失败的几率在内,第二,只要此战胜利,前辈不必担心麾下兽族强者的后路会有什么麻烦,晚辈保证只要是晚辈的朋友,也必是兽王前辈您和一众兽族强者的朋友,无论日后面对什么定然共同进退。”
战斗状态自然好调整,怒兽峡谷里面兽王麾下强者虽然几乎很少踏出谷中半步,不曾与外敌发生纠葛,可他们每天都在这谷内相互切磋,以求突破自身桎梏,登临更高层次境界,因此战斗这种事情对怒兽峡谷内的凶兽强者们来讲如同家常便饭,根本不用特意去调整战时精神紧绷的感觉。
和-图-书“好!有小友这一番话作为保证本王就放心了,小友千万不要怪责本王顾虑太多,主要是这些兽族之人与本王一起生活了数千年,感情上实在难以割舍,本王不得不为他们着想啊!”
原因无他,因为他便是血殿殿主血乏的二弟子血律!
“没问题!”
此战可以说双方是不死不休,一方胜利必有一方灭亡,假如按照好的情况来想,他们这一边胜利的话,怒兽峡谷中这众族凶兽强者便不必再隐藏在谷内求存稳定生存,虽然这里面天地元气无比浓郁适合闭关修炼,但外面的世界终究是美好的,能够出去安心游历,总归要比屈居一隅做个井底之蛙要强。
兽王的想法凌逸自然了然于心,如果时间允许的话他也不会这么着急,问题是魔郡郡王已经带军入侵到了仙郡之中,晚回去一时就有可能多一些损失,万一自己再失去重要的人,估计他整个人都要因此而疯掉。m.hetushu.com
“既然决定联盟,晚辈也不与兽王前辈您隐瞒什么,在那仙郡之内巅峰势力共有三方,乃是血殿、云殿、月殿三殿,云殿与晚辈有些纠葛不假,但其他两殿要做什么决定晚辈自信是可以左右一二的,届时大战结束,前辈大可让麾下兽族强者们呆在仙郡之内,联合血、月两殿,仙郡大地任人驰骋,而且仙郡之所以能够与魔郡在凡界一百零八州郡中齐名,其修炼环境决然是不输魔郡大地的。”
……
兽王一听凌逸说“最晚”明日清晨动身,想到自己这怒兽峡谷里还有许多事情需要统筹规划,毕竟他这个境界若是在接下来的征战中得以恢复伤势再凭死战突破极限成就渡劫之基,那他极有可能就会在征战中引发天劫升入兽界之中,如此的话他本人的确不必关心凡界后事如何,但他还有一群妻妾儿女,外加手下这五万余名战将,自己走了,后面他们该怎么办?
照常理m•hetushu.com来讲,血律应该是坐在殿主弟子那一排第二个位置上的,然而此刻他说话时的地方却是位居血痴先前所坐之处,而他话中的“大师兄”亦是在此殿之中,那么造成这番情境的答案呼之欲出。
此外,还有一件让凌逸感到忧虑的事情便是当初在仙郡之中,血殿殿主血乏曾言他有了渡劫飞升的前兆,这种事情无法刻意压制,一旦时机到了,很有可能他便会引动天劫飞升灵界而去,月殿殿主月苑莹、云殿殿主云羽二人与血乏的修为相差不多,血乏渡劫飞升的话,这二人飞升之日必定也不会太远。
假若这仙郡三大巅峰强者渡劫飞升离开凡界,血痴、云清两大殿主弟子或许还能带领血殿、云殿抵抗一分,可身为月殿殿主大弟子的月醒,他的宝贝醒儿可是受了禁元魔锁的束缚,无法运转元力啊!
“大师兄,如今仙郡势力情势堪忧啊!”
“明日便走?这样不会有些太过着急吧?”
再说这www.hetushu.com三人即便都能带军反击,那失去了血乏三人的三殿定然也会军心不稳,整体实力大降,据兽王所言,魔郡郡王麾下渡劫期圆满强者成百上千,先不说此言论是否有夸大的成分在内,仅是凌逸在那赵家比斗大会上见到的五名渡劫期圆满魔修实力便足够周旋住三殿大部分强者,更别提其他还有魔修强者外加一个最难缠的魔郡郡王了。
面带冷色的血辉沉声回道:“我已经告诉月芯让她与其师姐妹分队带着月殿弟子入驻血殿众城,估计用不了几天便可全部安顿好。”
所以说,兽王还想跟凌逸多商讨一下战后的问题,就算他们失败了,那他也得为兽族强者们想好出路,眼下提及动身之日最晚定在明天,这……
一个彭雪儿就够让他难过的了,明日清晨是他最后能够忍耐的极限!
“兽王前辈多虑了,如此重情重义之举晚辈赞叹还来不及又怎会怪责呢?既是如此,麻烦兽王前辈尽快把命令下达,我们明http://m•hetushu.com日清晨便动身前往仙郡大地。”
血乏,已经渡劫飞升了,而血殿殿主则是传给了血痴。
血殿议事大殿两排血殿使者座位上此时坐满了人,与曾经凌逸来到血殿时人数上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此时排座的次序却有了些许变化,一如说话这人,看起来二十几岁的样子,身材修长、举止优雅、风度翩翩,脸上带着令人如沐春风的笑意,俨然一凡人秀才形象,但谁要是敢因为他外表像个书生就肆意招惹他,呵,那他的下场就可能不太乐观了。
基于以上种种,凌逸回返仙郡之行可以说是万不可拖延,怎可因一些琐事把行程耽误下去?!
当前血律一言话毕,殿中所有血殿使者们尽皆面露难色,原本满面懒洋洋之色的血痴此时也是一改常色,扭头看向自己的四师弟血辉问道:“四师弟,月殿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凌逸与兽王在确定好回返仙郡支援,与魔郡郡王在仙郡内决一死战的这个晚上,仙郡之中已然是发生了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