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八十八章 两郡之战(五)

感受着那仍未消散的强烈水火气息,衣帽中的魔修老者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他这次赌赌对了,假若云炜身份在云殿之中不像他自己说的那般重要,恐怕这云清的一击便会穿过云炜的身体连同他一起轰炸其中。
论起虚与委蛇的功夫谁人能跟伪君子满布的云殿殿徒相比,身为云羽大弟子的云清在方面更是修炼的炉火纯青,企图在这方面跟云清一较高下,这魔修显然是想的太多。
“道友留步,不知在下师弟哪里得罪道友了不能来我云殿解决一定要离开此处?若师弟多有冒犯还请道友海涵,云某替师弟向道友求个情,咱们去云殿喝顿酒,权当云某给道友赔罪了如何?”
云清出手便是毫不留情祭出了自己的本命宝器水火灵镜,法令落下,其头顶水火灵镜在其操控之下闪烁出刺眼光芒,火红、水蓝两色光晕交错结合飘荡不断,接着那灵境中间似缓实急的从中分开,一个红蓝光和图书彩汇杂的镜洞毅然浮现,最终在云清指向那魔修的刹那,一道桶粗红蓝光柱夹着火焰、水珠悍然朝那魔修喷射而去!
“喝!”
一时间,水火气息狂暴冲荡,震彻天地!
为了不给云清添乱,云炜十分明智的选择了沉默,任由魔修老者带着腾飞也根本不为所动,见得此幕云清冷哼一声,双臂陡然流窜出两股色彩不一气息完全相克的元力来,接着他双手指天,一道火焰光束与一道清水光束同时从两臂冲出,最终交汇在其上方三丈远的半空中,水火相遇激烈碰撞,一番冲击汇聚之下,一面闪烁着明亮红蓝色泽的圆形光镜便是骤然由虚化实凝聚出来,稍一感应便可探出,此宝品阶乃是一伪劫宝层次的稀罕宝器!
正因需要分出心思去把持云炜,原本就斗不过云清的他便是在这一击下显得格外狼狈,化作一团魔雾裹着云炜极速逃窜闪避水火光柱冲击的魔修老hetushu•com者一边往右侧奔驰逃窜一边单手结出道道结印,一片片闪烁着漆黑光泽的魔纹元力盾牌接连显现铺在他奔逃路途中,那水火光柱紧追不舍,每每冲撞到一面魔纹元力盾牌上便将其瞬间冲碎继续转变方向追击魔修老者,情势一时间陷入僵持,却明显是那魔修老者落入下风。
“你当老夫活了这么久都是白活的?这话换个身份我说给你听你信么?”
“不了,老夫为人比较孤僻,今日得见这小子就心喜的紧,云道友大可先回到城内禀报云殿殿主此事,等老夫把自己打算传授的东西全给这小子教完就立即将其送回,若无他事,老夫便先告辞了。”说着,这魔修便欲重新施展身法携带云炜撤回赵家主城,对此云炜丝毫之前产生的慌乱不仅没有加重,反而在云清到来后变得冷静起来,因为他知道,有自己大师兄在这个魔修老头绝对不可能就这么把自己掳走。
hetushu•com灵境开,水火齐放!”
将自己攻击改变方向避开魔修老者的云清头顶水火灵境依旧漂浮大开镜洞,双目阴沉的盯着缓缓将云炜身体移开露出自己半个身体的魔修老者说道:“道友现在把我师弟放过来,然后大可自行离开便是,云某保证绝对不会为难道友。”
渡劫后期巅峰之境的云清神识强度何其强大,在议事大殿中跟云羽请命外出寻找这个小师弟后出了城池便大放神识,身形如电极速奔驰,仅仅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已经把云殿势力范围搜寻大半,因为他心里清楚,云炜脑子绝没问题,肯定清楚眼下仙郡情势危急不可离开太远,在这云殿势力范围内必然能够寻到他的身影。
“既是如此,那云某斗胆请道友前往我云殿主城一叙,登时如何传授修炼心得皆凭道友所愿,想必云某师尊也愿意跟道友这种强者交流一下修炼所得,此事乃是天大的好事,道友为何走的这般匆和-图-书忙?!”
届时即便他凭借自己的手段全力防御估计也得落得个重伤的下场,全盛之时尚难从云清手下逃命,何况重伤哉?
“云道友若是再穷追不舍,可就莫怪老夫心狠手辣,将你这师弟灭杀当场了!”
不出云清所料,几息之前他的神识便探过此处发现了云炜与这魔修对峙的情境,也正是因为云清的神识扫探,这魔修才从开始的不慌不忙变成迅速裹着云炜意欲离开,他知道凭自己渡劫中期的修为不会是这扫过神识之人的对手,一旦被其拦住别说带走云炜,就连他自己怕是也得留下来。
奈何云清的速度实在太快,他遁形神通刚一施展,一火一水两记元力光球便是交错缠绕着挡住了他的去路,被逼之下他只能把身形滞住单手捏着云炜臂膀冷眼相对,沉声发问。“道友说笑了,老夫不过是见这小子资质过人,心生爱才之意才想着把他带回去传授些许修炼心得,此子如此聪慧,怎会冒犯了和*图*书老夫呢。”
魔修老者见自己光是一味闪躲也不是办法,而打又打不过,索性不再逃避陡然停下脚步凌空把云炜往自己身前一挡,任由远处犹如红蓝巨蟒般噬咬而来的水火光柱冲击奔至,大有你想杀我就先杀你这师弟的意思。
看这魔修果然最后还是要拿自己的师弟说事,自知不可逼之太急的云清急忙把锁定在魔修老者身上的神识转移到下方一处黄土大地之上,水火光柱方向瞬变径直落下,一下撞到地面上发出一声震耳轰鸣,大片碎石尘土四溅飞扬,少顷之后待得那朵朵火焰片片水汽交织散去,一个直径百丈深约数十丈的巨大深坑便是赫然显现,这还是最后云清收回大部分元力才致使动静没有闹得太大,不然必会引起四周云殿之人注意,届时人数一多,怕是这魔修老者便有机会浑水摸鱼逃跑了。
魔修老者见云清展露攻击,手上丝毫不敢放松对云炜的掌控,因为云炜是他斗不过云清的最后保命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