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九十六章 两郡之战(十三)

哪怕柳芸晴不领自己的情,哪怕柳芸晴是心甘情愿的被凌逸伤害,他只要做到自己无怨无悔便此生足够,人生难得有一个愿意用性命去保护的人,他得不到她,却不愿她不幸福。
“血殿之人?”
因为赵家比斗大会这血殿为首修士并没有参与,所以对于赵耳在比斗大会上发生的事情也是不甚了解,可人家不愿意说实话你又能把人家怎么样?毕竟人家是月灵之体,万一他只是为人相对低调所以不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而自己又冒然得罪了他,凭自己的身份如何承受月殿那些女强人的讨债?!
“等等,二位胜负未分,怎么突然不打了?”
袁镇心中自问,凌逸声明传遍仙郡大地的同时,血殿的名声也因此水涨船高,因为人们在提起凌逸的种种事迹之时,往往前提都会带上“血殿新任使者大人”之称,加上血殿本身就是仙郡大殿巅峰势力之一,血乏、血痴、血律、血琪、血辉等一众血和图书殿核心人员的凶名赫赫远扬,血袍在仙郡大地上代表上什么几乎所有修士尽皆清楚。
“月殿?”
如果凌逸敢欺负自己的柳师妹,让她悲伤,让她忧愁,那自己就算拼上这条性命也必要给凌逸惨痛的教训!
“也罢,你我说起来并无什么深仇大恨,我们就此作罢互不相欠,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但休要以为袁某是怕了你,只不过袁某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在这里跟你赌命。”
况且血殿跟月殿眼下就要把殿中弟子聚集到一起共同御敌,血乏飞升之际也下达过命令让所有血殿殿徒跟月殿之人打好关系互帮互助,所以无论从哪一点来说这血殿为首修士都不能用强逼迫赵耳说实话。
“既是如此,那就预祝阁下日后能够得到月殿认可,虽说月殿殿主已然渡劫飞升,可其大弟子却也是一名渡劫期圆满强者,受其几日教诲,必然对道友修炼有莫大裨和图书益。”
闻听赵耳的急声呼喊,袁镇手上动作并没有当即停止下来,风元力依旧源源不断的从他周身朝那罡风漩涡供给加持,但他的神识却是分出一缕扫向那五万余名浩浩荡荡的观战修士。
而赵耳在听到月醒二字心里先是升起一股强烈的占有欲望,随即又把那道目光神采收回,默念着如若让他有朝一日得以出头,必将那个贱人按在身下好好折磨一通!
“请便。”
提起这个让他在赵家比斗大会上大丢脸面的强大势力,赵耳眼神中闪过一丝极为隐晦的怨毒之色,随之装出笑容回应道:“在下实力低微道行尚浅,入不了月殿大门,如果再多修炼几百年或许会前往月殿碰碰运气,看看能否得到月殿殿主垂青收为弟子,至于现在,在下多少懂得些自知之明,故而不曾与月殿有过联系。”
血殿为首修士踏空飞行上前迈进一段距离,与赵耳抱拳施礼一下,开口问道:“先前钱某见道友和*图*书施展道义为月属性,不知道友可否是月殿弟子?”
袁镇朝罡风漩涡中的赵耳沉喝一声,风元力仍旧往漩涡中灌输,不过那龙卷风之中的风刃却是不再继续为难赵耳,只是以旋风暂时围困赵耳等他答复,后者只要这时眼神稍有闪烁之意他便会继续发动攻势。
血殿为首修士听完此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赵耳这话说的明显存在纰漏,月灵之体、下品玄宝层次的宝器,这般实力、潜力如果还入不了月殿殿主的眼,那月苑莹那些弟子的资质该有多强?
这一次是袁镇自打林宁等人来到此处后第一次观望众人,无疑,血殿弟子那一身身猩红刺目的道袍最为惹人注目,袁镇一眼所及便是再也移不开自己的视线了。
赵耳闻言,一直憋屈着被那万千风刃狂暴围攻的他也是颇为苦不堪言,袁镇所述正是再真切不过的事实,要是可能他也不想在这里白白拼上自己的性命,如此死得未免太冤太没有价值http://m.hetushu.com
血殿带头那位修士一见两人收回攻击准备各自离去当即出言朝赵耳问道,赵耳闻声身体一震,暗道一声倒霉的同时转过头来满脸冷意遥遥问道:“不知道友有何指教?”问出此话时赵耳也是看清了血殿那几千弟子的血袍衣着,心生顾及念想却没表现出来,在这一点上不得不说赵耳还是比较懂得遇事冷静之理的。
念及此次前往仙郡中央地带的目的,袁镇终于对与赵耳的拼斗之事有了结束之意,反正二人也没什么实际意义上的深仇大恨,他为何要与一个不相干的人拼命呢?!
“好,我们一言为定,你将此法撤去我立即离开,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日后有机会相遇到时再一决胜负!”
“道友有心了,要是没有其他事情,那赵某就此告辞。”
“最好别动歪心思,不然正如你所言,你我继续拼下去只有让别人白白占了便宜的下场。”
尽管他知道这并不可能。
说着,袁镇将风元力hetushu.com往回一撤,漫天透明却清晰可见的猛烈罡风瞬间融入空气之内消失不见,而那暴烈的风元力也被其完全收回体内,没了罡风漩涡的束缚赵耳本能下就想把先前那口恶气出了,然而回想起袁镇最后那一句警告,他便又压下了这般心思,转而收回冷月戟冲着袁镇冷冷哼了一声运转身形便欲离去。
但为了所爱之人,拼上性命又如何?!
说到月醒,其元力被禁一事早就被血乏刻意强压下来,为了就是避免给月醒以及其背后的月殿惹到不必要的麻烦,所以除了当时出场为凌逸压阵的血殿弟子,其他所有不在场的血殿之人没有一个清楚月醒元力被禁一事,故而这血殿为首修士才会这般寒暄表述。
修士斗法瞬息之间千变万化,如若他在此战之中不幸身亡,那自己此行的意愿不就此生难以达成了么?他还想实现自己的诺言,与凌逸再度一战,更想看看他那倾慕已久却被凌逸轻易夺走的柳师妹,她,过得不知好,还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