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九十八章 两郡之战(十五)

就在林宁、袁镇一行人往血殿群城回赶之时,月殿群城中来往修士数量已经开始迅速减少,原因无他,就因为月苑莹在渡劫飞升之前曾因不放心月殿弟子后路,与当下血殿殿主血痴商量之下二人方才得出结论,便是让月殿弟子入驻血殿城中,在魔郡郡王入侵仙郡之事风波过去之前保持同仇敌忾一起御敌的姿态。
林宁飞过来发问,袁镇这才注意到这个看起来不足百岁却已然登临丹融中期之境的少年修士,看到他,袁镇不知为何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凌逸的影子,后者跟这少年一样,天赋实在难以言喻无法形容,而且看着少年的衣着似乎不是血殿之人却能凭借这般修为安然处于血殿弟子人群之中,想必其地位必然不会太低。
林宁不好意思的挠头笑笑,转念想起刚才那一战突兀结束,而袁镇又莫名其妙被带进了队伍,不由问道:“前辈之前为何要与那人相战?现在怎么又跟了过hetushu.com来,莫非是跟血殿有什么渊源?”
后来林宁被凌逸收为徒弟,而凌逸又成了血殿使者,这样算来,他也应该算是血殿之人。
念及至此,袁镇朝林宁微微一笑,简单回应道:“袁镇。”
凌逸的威名如今有多么火爆林宁自是清楚,看着袁镇震惊的样子,林宁心中满足感倍增,笑着回应道:“嗯,前辈也知道晚辈的师尊?”林宁这话问的目的就在于想要多享受一下仙郡仙修为自己师尊之名而感到敬畏的表情,他岂会不知凌逸的声名有多么响亮?!
她要在那个充满未知的世界里好好存活下去,然后等自己心里情根深种的男人找到她,叫她一声“苑莹”。
“因为我师尊?”
“前辈怎么称呼?”
“师尊?”
“你那师尊名传仙郡,我又怎会不知……”袁镇苦笑一声,回答了林宁那个天真的问题。
因为他把袁镇拉了过来,也正因为如此,和*图*书他终于不用再把自己所知为数不多有关凌逸的事迹十遍百遍的说给林宁听了。
接下来在这队伍不急不缓的往血殿群城飞行过程中,袁镇把自己听说过的,亲眼见证过的,反正所有有关凌逸的事情全部讲给了林宁听,林宁在一边听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在这一瞬间那血殿为首修士感觉自己真是太他娘的机智了!
林宁点点头,追问一声道:“晚辈见前辈刚才斗法法术颇为诡妙强大,回头有机会一定要向前辈请教一番,哦,对了,我叫林宁。”
月殿主城里,昔日熙熙攘攘的月殿弟子已然不在,人去楼空满是寂凉之意,不过若是有人能纵观整个月殿主城便不难发现,这里面竟是还有两个月殿之人没走!
魔郡大军的威胁,加上凌逸这个桥梁在中间横着,血痴、月苑莹都没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好,只是让月苑莹有些遗憾的是,她在与凌逸于赵家主城内探寻仙魔两郡传送阵后就http://m.hetushu•com一直再没见面,即便后来凌逸到月殿找寻月醒时她也是刻意躲避,不知内心在想些什么。
袁镇闻言本能下疑问一声,其实他并没有想要追问林宁师尊是谁的意思,反正他去血殿也不是因为血殿那些强者有多么厉害,主要还是为了凌逸而去,不过林宁却以为袁镇这声反问是在发问,当下点头回道:“嗯,我师尊叫凌逸,凌逸前辈应该听过吧?”
后来月苑莹还颇为后悔,自己干嘛要听血乏之言前去观望他渡劫飞升的情境,这瞬间感悟她阻挡不住,飞升渡劫之事更是身不由己,在雷劫成功渡过,灵界之光接引她飞入其中时,月苑莹给自己定下的唯一目标就是活着。
“林宁……你应该不是血殿之人吧?”袁镇念了一声林宁的名字,转而问道。
与此同时,这血殿为首修士以及所有临近袁镇的血殿弟子尽皆竖直耳朵听起有关凌逸曾经的故事,每每讲到动人心魄之地,这些血http://m•hetushu.com殿弟子各个面露兴奋红光,对凌逸的崇拜敬畏之情也随之变得愈发弄浓郁起来。
袁镇这下才再度仔细打量起林宁来,神识外放探到林宁身上,满心兴奋的林宁对此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而且既然袁镇能被允许跟在这队伍里林宁也不认为他会对自己不利。
“凌逸”二字犹如九天惊雷轰砸在袁镇脑海里,袁镇身体止不住一颤,声音略有异样问道:“你说,你是师尊是凌逸?”
如此看来,袁镇觉得自己这风、黑暗双稀有属性灵脉的体质在仙郡里似乎算不得太稀罕了。
又被问及和赵耳争斗的原因,袁镇干咳两声尴尬回答林宁道:“咳咳,跟那个人斗法……勉强就算是偶遇切磋吧,不提也罢,至于为何跟过来……主要也是因为你那师尊。”
神识不扫还好,一扫之下袁镇诚然是不免感叹一声:妈的,这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五行同体体质,难道灵脉属性在凡界之中已经那么不值钱了和-图-书么?来到这里以后随便遇到一个就是月灵之体,眼下又是一个五行同体,简直是太他娘变态了!
当时月苑莹还说,下次见面时凌逸可以叫她“苑莹”,只是这一声她终未听到便不得不离开凡界,如此不免心中大感遗憾非常。
“嗯,如果不出意外,我要找的那个凌逸应该就是你那身在血殿之中的师尊,我和他其实……”
……
想了一会儿,林宁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跟着凌逸,自认为血殿修士。“晚辈师尊是血殿使者,所以我应该也算血殿弟子吧。”
说起自己那个无比强大的师尊,林宁一张稚嫩小脸顿时兴奋的通红,眼中自豪骄傲之意难掩,这时的他才明白自己拜凌逸为师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林宁被这么一问登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他本身的确不是血殿之人,虽然曾经血乏派人多次前往临山小城中向林家族内长辈表述想要收林宁为徒的意愿,不过林家那些长辈深谙林家老祖嘱托,一直没有答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