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章 两郡之战(十七)

“做得很好,下去吧。”
毫无疑问,座上青年便是魔郡郡王苍弘文,而座下这三十名渡劫期圆满强者便是他麾下至强三十名魔郡大人,之前其中一人受命派人去搜集三殿内部讯息,云殿那边被云清化解掉,血殿大概是因为殿中之人比较谨慎,所以并没有落单被抓的情况出现,至于月殿这里,就因为月醒执意要多回顾一番月苑莹的故居以及月殿主城之貌,便是导致那奉命拦截月殿落单之人的渡劫中期魔修有机可趁,把二人带了回来。
“姑娘真是想不开,人生在世,还有什么事情比活下去更加重要呢?身体不过是一具躯壳,一副臭皮囊,脏与干净又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呢?”
月醒无法言语,唯有用眼神冷冷的盯着苍弘文看,她已经暗暗决定只要苍弘文碰到她一处肌肤,待她只要恢复行动能力便将那块肌肤切掉,若是对方做出半点轻薄之举,那她便自行了断,免得让凌逸见到后心www.hetushu•com生恶心之感,尽管她知道凌逸爱她,不会在乎这些,但她自己在乎,她不能忍受自己不干净。
“正是。”
月芯会意,冲着月醒轻轻点头深深呼吸一口将慌乱的心态调整好,月醒冷冷看着周身这一团漆黑魔气,心里开始暗暗想着待会若是情况不对该如何应对,反正不论怎样她决不能给仙郡、给月殿姐妹当累赘,实在不行她便找个机会立马自尽,尤其是不能让这散布魔气将她二人掳走的魔修得知二人身份,否则说什么都毫无作用了,魔郡郡王定会以她为要挟做出什么令人不齿的事情来。
“凌逸?就是你说的那个仙郡最强之人?”
“是你!”
赤魔大人听闻郡王发问,当下不敢怠慢连忙起身躬身一拜回应道:“回禀吾王,这戴面纱的女子乃是月殿殿主月苑莹座下大弟子月醒,之前属下回报禁元魔锁控制之人便是此女,而且此女乃是为了替那凌逸和*图*书抵挡禁元魔锁控制才落得这般下场,若无意外,她应该跟那凌逸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有了她我们不仅能够得到大量月殿内部讯息,更是可以用她的性命来要挟凌逸就范。”
苍弘文与赤魔大人对话一阵,终而苍弘文似是说笑又似考虑是否要真这么做一样说出最后一句话来,闻言月醒娇躯一震,掩藏在青纱后面的那张绝美面孔瞬间苍白无血,女人最怕的事情是什么,最怕的就是自己的第一次不能交给自己心爱的男人,最怕就是自己身体脏了,无法再安心与自己的男人共度余生。
“赤魔,这两位姑娘是?”
事已至此,月芯也明白了刚才月醒做出那般决定的意思,她本该马上杀了月醒然后再自杀的,不过此刻说什么都晚了,只能无奈悔恨的看向苍弘文,眼里满是激愤之意。
“师妹,快,杀了我!”
情境转变间,等月醒、月芯两姐妹周遭魔气散开视线恢复正常时,她二和*图*书人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不知不觉两人已是进入了一个大厅之内,周围坐着两排满身煞气、黑袍加身、容貌隐藏在衣帽之中的修士,人数不多,一共也才三十个,但这她二人却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周围顿生的悍然压力,月芯还好,由于这三十人没有刻意用威压逼迫二人,所以凭月芯窥灵期圆满之境的修为还堪可抵挡无形压力不致于受到伤害。
所谓言多必失,这种时刻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头脑清醒,争取在重要的时刻做出正确的抉择。
“有意思,要是他知道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糟蹋了,不知会不会变得疯狂呢。”
月醒把强撑着气血不流畅带来的浑身疼痛把视线放到那惊呼之人身上,这人衣袍与其他二十九人完全相同,就连身高体魄都大同小异,容貌也隐藏在衣帽之中,根本看不出一丝异样来,这魔修还未继续述说,座上那贵族青年便是充满优雅姿态的开口了。
在座三十人之m•hetushu•com中有一人朝门口那名将月醒二人挟持而来的魔修满意点头说道,后者闻声躬身拜退临终还不忘把门轻轻带上,如此厅内便是彻底成了一个封闭空间,而月醒两姐妹也是根本一点逃跑的机会没有,被三十名明显是渡劫期圆满之境的强者盯上,这让她们怎么跑?!
说完,月醒二人没人理会于他,也是根本无法说出一句话来,这时苍弘文优雅起身,慢条斯理的轻轻走到月醒面前,抬起手一边伸向月醒的面颊,一边柔声说道:“不知姑娘为何在这般动人年华把容貌遮在一片青纱之后,就让本王来为姑娘取下来吧。”
正当月醒、月芯两女静默关注事态发展,把两对美眸投到正中间主座上那充满贵族气息的青年时,在座三十名渡劫期圆满魔修突然开口低沉呼喝一声,听到这惊疑的声音月醒第一个反应就是:完了,被人认出来了!
可月醒就不一样了,禁元密匙的存在让她无法动用自身元力抵御这三十http://m•hetushu•com股无形强压,于是她隐藏在面纱之后的嘴角难以抑制的流出一口鲜血,血流顺着她那白嫩的肌肤流下,将那青纱都殷红了一片。
没错,月醒在看到周遭这漆黑魔气之时便是不用感应之力都能猜出这人的身份,而且能够把月芯这个窥灵期圆满强者都毫无还手之力的擒住,其修为必是渡劫前期以上,如此强者你多说几句怒骂的言辞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为敌人徒添快感?!
月醒不愧是月苑莹的大弟子,也不愧是一名渡劫期圆满强者,眼下危机将至,她当机立断便欲让月芯提早了结自己避免后事发生,然而月芯先别说已经被周遭那无形压力给限制住,就算没有被限制而她的头脑也足够清醒,恐怕也不会出手亲自把自己大师姐了结掉,就这么一个瞬间的犹豫,听得月醒所言的苍弘文笑着把手随意一挥,两道柔和的漆黑魔元力光华窜出钻入两女体内,这二人便是没了半点动弹的能力,即便舌头想动一下都成了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