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零五章 两郡之战(二十二)

凌逸回头朝小灵微微一笑示意他不必担心,只是自己有一种莫名的紧张感,并无大碍。
话音落下,月璐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而后坐了回去静默不语,血琪见状让血律把血辉的禁锢解开,二人分座把血辉按在中间,四人在这大殿之中安静等候消息传回。
这大殿里此时也是坐满了兽族各族的族长级别强者,见到凌逸这个允诺将他们带出怒兽峡谷的青年,众人皆是满脸称赞之色,但在这称赞之色中还带着一抹隐忧。
三个时辰后,血痴满脸凝重的回到议事大殿,这时月璐正在与血律三人闲聊,见得血痴脸色,月璐、血辉二人同是起身紧迫问道:“出事了?!”
月璐摆摆她那娇小白嫩的玉手回应道:“没关系,这件事我也是欠缺考虑,本应执意留在那里陪着大师姐和八师妹的,这次还是有劳血痴大哥奔波一遭了。”
凌逸昨日在宝魔大人救出兽王的一幕他们看到了,而凌逸展露的实力与潜力他www.hetushu.com们也大致能估算一二,可这要面对的对手毕竟是魔郡郡王,是那个犹如苍天眷顾的魔修贵族宠儿,他们担心这一战便会让他们多年来龟缩怒兽峡谷不出、保留性命祈求有朝一日能回归兽界的苦心就此付之东流。
血痴自然不会生自己这个兄弟的气,上前拍了拍血辉的肩膀道:“放心吧,月醒姑娘兰质蕙心,遇事肯定能够想到办法通知我们,月芯妹子好歹也是一名窥灵期圆满强者,如今魔郡魔修尽皆龟缩不出,仙郡同僚也不会找她二人的麻烦,兴许二人是在路上……”说到这里,血痴也明白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借口,月醒二人又不是怀春少女,怎会因为其他事情耽搁了前往血殿的行程,即便她们不急,肯定也知道血殿里等着她们的这些人着急,必然不会中途找处城池入内游玩。
血痴闻言身体一怔,而后走到血辉身边拍拍他肩膀轻叹一声道:“你的实力还不和_图_书够强,出去很可能被有心之人盯上,这寻人之事还是我去吧。”
血痴纵身化为一道血光消失在原地,他那懒洋洋的声音从殿门外面的空中悠悠传来,听得殿中血律三人心头一阵,血辉更是死死攥紧了拳头,月璐似是也有些自责,当即便欲举步追随血痴一同寻找月醒二人而去,这时血琪却是及时拦住了月璐说道:“别去了,如果要出事,大师兄估计也不想因此为仙郡同僚多浪费掉一份力量,月璐姐你这渡劫后期的实力万不可白白送出去。”
“那为何还没到血殿之中!”月芯消失不见,血辉感觉自己就像是丢了魂一样,也不顾此时自己的表现有多么冲动无礼,朝血痴大喊质问道。
“大师兄,你若今日不让我出去寻月芯,月芯一旦出事我恨你一辈子!”血辉被血痴的血泉引禁之法禁锢住身形,他也不挣扎,只是面容朝殿门方向,背对着血痴冷冷说道。
之前种种复杂多变的事情皆是m.hetushu.com发生在一个白昼之中,这一夜凌逸还在魔郡怒兽峡谷深处内饮酒望月,在月醒被苍弘文抓住的那一刻他顿觉心里一揪,一股不安的心绪悄然充斥心头,他这身体的一瞬间异动让身侧陪酒的小灵霎时杀机暴起,还以为凌逸是察觉到了四周存在什么危险。
兽王一见凌逸来此,起身把手一挥痛快朗笑道:“好了你们这些老家伙!都活了那么多年的还怕死?!今日有此大好机会可以酣战一场你们拉着个脸作甚!?今日,尔等便随本王去战个痛快!”
一夜无话。
这一日,注定是凡界记入史册的一日!
“大局?你们几个就是我的大局。”
血辉被血痴的声音一震,心境稍稍平复下来,也想到了如今仙郡正直多事之秋,无论谁出去都有可能被魔郡群强围攻绞杀,不忍让自己这往日如同亲哥哥般爱护自己的师兄为了自己冒险,血辉当即吼道:“大师兄,别去,你还要主持大局!”
“兽王前辈m.hetushu•com,我们该走了。”凌逸清早便来到那木质大殿里与兽王相见,出言提议道。
凡界之中的修士个个享受着这和煦春风,万里光芒的美好天色,朝阳红霞为众生呵护披衣,众生皆念今朝之妙,却不知这妙里藏着滚滚杀意!
翌日清晨,金黄的阳光洒遍凡界大地,这一天整个凡界一百零八个州郡都沉浸在阳光之中,甚至有些本应处于寒季的地方也是刹那变得温暖如春,都说六月下雪这种异变天气是不好的征兆,但当下毕竟是晴天,谁也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凌逸却能清晰的感受到那种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即将离自己远去一般,这种感觉就好比当年他眼睁睁看着伊凝萱被柳芸晴挟持而走却做不出半点反抗一般,想到明日便可回到仙郡之中与众人相见,凌逸心头便是安稳了少许。
血痴挥手示意二人莫要慌张,随即才解释道:“方才我前往月殿主城之内,神识扩散寻找下发现城中已是没有了一个人http://www.hetushu.com,后来又去了那十几个月殿副城里面扫视了一番,发现除了还有零星一些过往散修入城找个歇脚之地休憩一会儿外并无月醒、月芯二人的踪迹,想来她们应该是已经出了月殿群城了。”
血痴为了让血辉放心以及避免接下来后者与月璐发生什么不好的争执,当即出言表明自己现在出走一遭前往月殿主城将月醒二人安全接回,血辉见自己大师兄愿意亲自前去,也明白自己刚才所做所言有点太过激动,扭头看向月璐抱拳道:“先前血辉言语过激,还请月璐姐莫怪。”
座上血痴懒洋洋起身,道了一句无妨便是脚下一阵血光喷放炸裂,下一瞬便是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道惊虹穿过大殿门口往月殿主城方向疾驰而去。
血辉一见血痴连自己都骗不了,当即拍开血痴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一言不发意欲往外狂奔而去,血痴眼疾手快挥手散出三股血泉将血辉身形禁锢住,而后脸上懒色一改,转头看向血律道:“二师弟,看好四师弟别让他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