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零七章 两郡之战(二十四)

此时的赵家主城,赵家禁地之中,一大队人马正在凌逸的带领下快速通过传送阵、仙魔桥还有那大片魔草平原终而在那石碑前方一处陡然幻化而出的黑洞里冲出,凌逸、小灵与兽王带领的这五万兽族强者一经现身便是冲天而起,在高空之上列队站定,神识外放发现赵家主城内此时已然没有一个活物存在,凌逸沉吟一阵,才是看向兽王建议道:“我们还是先前往血殿,待见到晚辈那些朋友再做作战商定吧。”
黄袍贵族青年自然是那魔郡郡王苍弘文无疑,此时听得血痴问出此言,当下不由得轻轻一笑,眯眼回应道:“苍某于此次征战之中应该还是有些权力的,想必你便是血殿新任殿主血痴吧?可惜,此次到达仙郡没能与血乏殿主一战,实在遗憾的紧。”
血痴还未作答,年少气盛的血菱绕过自己那几个师兄弟走上前来,指着苍弘文喝骂道,这时其身边的柔弱美女血婷急忙把他http://www•hetushu•com往回拉了拉,但血菱却是分毫也不让步,挺直了腰板儿对向苍弘文。
“好。”
凌逸还想着,在这一路之上如果能遇到什么来往仙修,也能够让其边说边赶路,哪知他们这一路飞驰竟是没看到一个人影,四周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不太妙的味道,心头那种紧迫之感愈发强烈,凌逸扭头招呼众人一声,率先加快飞行速度朝血殿疾驰赶去!
血痴这一句话乃是附着着元力传入血辉双耳,在这股能量震彻之下血辉急躁的心情瞬间变得清明下来,担忧且不甘的忘了那战车上的月芯一眼,死死攥拳站在原地终是不再动弹。
闻听血菱言语,苍弘文面色先是一怔,随即仰头望天哈哈大笑起来,许久笑声结束,他才双目陡然一凛,带着冷然气息扫视三殿修士一遭毅然道:“我有那个资格么?!呵,在场诸位还不知苍某的身份吧,苍某全和*图*书名苍弘文,当然,你们也可以称呼我为,郡、王!”
凌逸还在往血殿主城方向赶路的时候,此时那里高空之上已是聚集了近四百万名修士,其中包括以魔郡郡王为首的两百万魔修战士,以及衣着大致分为三个板块的三殿修士。
“芯儿!”
“哼,你什么狗屁身份,还想跟我师尊一战,你有那个资格么?!”
客随主便,如今兽王与一众兽族强者来到仙郡这个陌生之地自然一切听从凌逸安排,赵家族人全部被分散到魔郡大军里当做先锋炮灰,凌逸也没法在这城里找到个知晓当下仙郡战况的修士询问,唯有先前往血殿,把情况问个清楚再说。
由于事情紧急,血痴并未仔细查探由苍弘文带领的这一大群魔修战士具体状况,也没发现黄袍青年身后那两位娇俏人儿的身份。
三方修士与魔修大军迎面遥遥相望,这下血痴等人才是看清那战车之上,黄袍贵族青年身后站着的两女究m.hetushu.com竟是何身份。
最后两个字是苍弘文刻意加重语气,一字一顿说出来的,这话一出,三殿修士这边全场喧哗议论起来,待得议论声稍稍停歇,血痴才抱拳致意道:“不知魔郡郡王亲自来此,我等三殿门徒有失远迎,当真是失礼失礼。”
征讨开始,苍弘文发下号令后便是以神识命令九只兽劫期双尾铁马拉着战车带头往三殿群城处奔驰而去,而昨日外出寻找月醒、月芯两人下落的血痴苦寻一夜,几乎找遍了附近所有宗门势力也未能找到两人下落,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前往赵家主城一探时,那被他一直扩散到极致的神识陡然发现大片魔修战士正往三殿群城方向浩然行进,为首者乃是一充满贵族气息的黄袍青年,血痴当即便是想也不想运足脚力往血殿主城飞回,也不再去想月醒、月芯二人的事情。
四方征讨在赤魔大人等四位魔修大人的带领下以雷霆之势展开,其中偶有因为情报和-图-书不明,导致部分魔修战士陷入某一方势力阵法或者隐藏强者的突然袭击造成大量死伤,四位魔修大人对此毫不在意,因为苍弘文的命令就是,用人力强势降服整个仙郡!
“行了,本王没时间跟你们在这里磨耗时间,凌逸呢?让他出来与本王相见!自己的女人都丢了也不知道找,这样算什么男人?!还是……他打算把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让与本王,自己先保住性命再说?”
苍弘文一令发下,在场两百万名魔修齐声呼喝应是,声音铺天盖地震彻天际,周围距离赵家主城较近的仙修势力闻听这呼喝声无不闻声色变,无数惊虹冲天而起,万千道神识四散扫探,直到他们发现赵家主城上空这乌压压一大片魔修战士整装待发后才是急忙准备回城安排手下修士着手迎战,哪知他们这动作还未展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便是已然冲来大量魔修,这些魔修在赤魔大人等四位魔修巅峰强者的带领下入城逢人即杀,和-图-书凄惨叫嚷扩散开来,久久不绝于耳。
魔郡大军初到仙郡大地之时苍弘文并未现身露面,所以血痴快速返回血殿主城并不是因为见到魔郡郡王而心生忌惮,而是想着提早回去命令血殿、月殿殿徒准备肃然迎战,不过虽不清楚黄袍青年的身份,可这人能带领那么多魔修战士来攻,其地位定然不低便是。
众人几乎是在同一时刻看清月醒、月芯二人的,当即血辉便是忍不住上前两步意欲冲过去把月芯争抢回来,然而这时血痴却是先一步将其阻拦下来,肃然说道:“四师弟,不论如何,师兄希望你今日能够以大局为重,休要折损了师尊的脸面!”
见状血痴轻轻松开了血辉的臂膀,遥遥望向战车上的黄袍贵族青年问道:“阁下是何身份,可否有主掌此战魔修一方的权力?”
血痴、血律、血琪等一方血殿使者带着满身血袍加身的血殿修士在中,月璐、月玲等一众月殿修士在左,云羽、云清、云冀等一众云殿修士在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