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章 两郡之战(二十七)

漆黑光束喷射而来,可能苍弘文还想看看血痴的底牌是什么,所以这一招并没有逼迫太紧,也没有用神识锁定血痴的气息,血痴身体一扭,在光束喷射而来的瞬间往左移开一小段距离,那漆黑光束便是与他擦肩而过,一直往远处遥遥疾驰奔去,少顷后便不见了踪影。
望着苍弘文满脸淡然之色,斗法之中还能有空闲与其谈笑风生的样子,血痴也不回应,手上法决连连变化,在他双臂之上血元力迅速纠缠交汇,终而形成两股流动血泉如同灵蛇般缠绕在他双臂表面,而后血痴将这手上两道血水泉柱往苍弘文那里一甩,血泉引禁之法毅然施展而出。
相比苍弘文,血痴想的就比较多了,别看他现在施展着法术看似全身心都投入到了与苍弘文的斗法里,但他的心神有一分是一直在注意着云羽的,毕竟云羽先前那一番话说的太过暧昧,万一自己在这边专心施法,他从背后突然捅上一刀,那他这条命死的可和*图*书就太不值得了。
“束缚类神通么?看来血殿的底蕴不浅啊。”
两股血泉交相攒动着朝自己缠绕而来,苍弘文笑容不减,任由那两道扭动着的血泉绕过其身前正与血色元力手指对峙的魔砂屏障朝他缠绕而来,血泉一经临近苍弘文身体,便是一上一下分别将其上半身与双腿整个禁锢住了,可饶是身形遭到了束缚他依旧没有展露任何担忧之色,似乎这一切的举止动作全部在他意料之中,完全不足为惧。
血指此时已是来到他身前不足丈远之地,而且速度奇快无比,宛若窜动的猩红雷电般迅猛,伴随着苍弘文这一声法令发出,其胸前汇集的砂砾气团陡然喷放,而后形成一层朝向他本人凹陷的磨砂气屏,血指冲击在那凹陷之地不断前撞顶冲,无数血色光华在那砂砾气团之中疯狂往外喷溅,双方法术对碰产生的气流往四周扩散而开,激起阵阵呼啸罡风。
砰砰砰!
血泉引禁和_图_书之法破除后,苍弘文动作不停,抬起右手手指轻轻朝胸前那凹陷的魔砂屏障一点,只见他点出的那根手指指尖一点魔光四溢出万道魔光,接着一道手指粗细的魔元力光束于那手指指尖厉然喷射而出,冲开气团中流动的粒粒魔砂,从中间起始,刹那间穿过血指并在此过程中将其以摧枯拉朽之势瓦解,终而速度分毫不减的朝血痴反攻冲去。
“麒麟血术,这一招还勉强看得过眼,可是还是太弱……”
而事实上在云羽心中也确实是这么想的,反正如果仙郡仙修在这一战中反戈成功击败苍弘文与魔修大军,那他身为云殿殿主,也是大部分仙修势力暗中认可的联盟盟主,届时荣誉当属他本人所获最多,但假如魔修取胜,从刚才他跟苍弘文的隐秘交流来看,后者明显有招揽他的意思,到时候只要他把姿态稍稍放低一些,不管云殿弟子们的未来如何,反正他本人与他那些亲传弟子们绝对不会为生hetushu.com存担忧。
“魔砂诀!”
“血神指……不错不错,法术够诡妙,就是威力差了点,看来血痴殿主的修为还是没到火候啊。”
斗法此刻明显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血痴不敢再有所藏拙试探苍弘文的底细,当即将血殿使者压箱底神通之一的麒麟血术施展出来,不过他现在俨然是无法安心站在原地掐诀结印,因为苍弘文的攻击来了!
“麒麟血术!”
魔元力光束没有锁定血痴身形却不代表那魔砂诀之法凝结的粒粒魔砂没有追击于他,好在魔元力光束与这无数魔砂出手有先后,临至也间隔了那么不足一瞬的时间,就是这短短的时间里,血痴麒麟血术之法已是施展完毕,一只十丈大小,宛如真实麒麟神兽的血色麒麟登时凝聚显现,奔跑着迎向那漫天魔砂颗粒。
“如果血殿传承的法术神通就只有这么点儿威力的话,那本王就真是太过失望了。”
无数闷响在那漫天魔砂颗粒击打在血色麒麟身体和_图_书上时发出,血色麒麟面对这些微小魔砂根本就是有力没地方使,进也不得退也不得,使得血痴只能往内不停灌输血元力维持,与其对峙消耗。
苍弘文在那魔砂凹陷屏障后方古井不波的站着,脸上一点陷入生死之战的觉悟都没有,而显然他也没必要担心什么,毕竟由血神指造成的血元力冲击至今也没能近得其身,威胁压根就不曾存在。
苍弘文在远处依旧品头论足着血痴所施法术,而且看起来也没有继续施展其他法术的意思,一人以一招便连对血痴三招,这般实力说是凡界屈指可数的巅峰前者绝无虚辞。
血痴与苍弘文两人正在激烈斗法之际,云羽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像一个旁观者一样不言不语,也没有任何帮助哪一方的动作,看起来悠然自得,给人一种无论此战结局如何他都不必在意的感觉。
再说身处此战的苍弘文和血痴二人,前者对于云羽不出手与他作战虽然并无什么太大的愉悦感,可多一分m.hetushu.com力量他就多一分与家族讨要高层职位的资本,云羽能够在几千年时间里自主修炼到这般地步,而且本身又是稀有的云雾体质,这种修士即便放在第二层次界面也是各方势力可遇而不可求的人才,假如真可以把他收到帐下,苍弘文自是没有不高兴的理由。
苍弘文在那魔元力光束冲击出去的同时又化指为掌,以掌背挥碰胸前那团魔砂气团,受到外力拍打,那魔砂气团毅然被彻底打算,变成无数细小的魔砂紧随魔元力光束铺天盖地的朝血痴围拢,这每一粒魔砂看似渺小,其外表也让人感觉不出有什么毁灭气息,但此术毕竟是出自魔郡郡王苍弘文之手,血痴可不觉得苍弘文就是为了吓吓他才施展此法。
苍弘文轻吐一声,继而身体之外开始悍然往外喷放起漆黑魔元力光华来,在这无数魔光的冲击之下,他双臂一振,那两股缠绕束缚着他的血泉便是砰然从中扭断,瞬间归化为最本质的血色元力光华稀释弥散,遁入空间内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