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二章 两郡之战(二十九)

“云羽兄但用无妨,今日苍某来到这仙郡之中便是欲求酣畅一战,云羽兄若是能让苍某尽了兴,待得战事结束,你我把酒畅谈,说一说天下美事!”苍弘文回以云羽一个微笑,双手分别操控着魔砂对付着云羽和血痴施展的法术。
“这一招,不错……”
两人最后交谈一句,那裹着魔光的拳头已是与云雾巨手轰在了一起!
苍弘文言罢,云羽还未予以回应,血痴那边便是陡然喝出一个“爆”字!
必死!
双方法术造成的威势看似不相上下,可很快云羽的颓势便是显露了出来,黑白相间的法术对抗由起初的各有来往变为黑色慢慢成为了主色调,那大片闪烁着晶莹光泽的漆黑魔砂颗粒像是突然苏醒过来的洪水猛兽,将那一团团小白羊吞入腹中,云羽见自己法术开始变得不支起来,不由朗笑拜服道:“弘文兄果然实力高强,云某诚然是自愧不如,接下来看看云某这一招云雾飘渺箭和*图*书如何?!”
被魔砂包裹不断袭扰着的血色元力麒麟在那一声轰响中爆发出漫天血光,四周那些等待着继续覆盖而上的粒粒魔砂被这爆炸先是震散到四方,随之又被那狂烈的血元力引爆,在天空上弥漫起漆黑光雨。
血痴身形急退着,双手一边掐诀一边注视着其血刺灵锤与那席卷而来的一团魔砂对抗,魔砂不断在血刺灵锤上炸碎,使得与其本命相连的血痴身体各个部位连连刺痛不已,心神亦是震荡不安,照这个样子下去,估计他这最后底牌还没拍出来就得被直接搞死。
其实在血痴心里,他觉得云羽就算心思不太正,肯定也不可能真和苍弘文狼狈为奸走到一起,而且在他这一声催促喊完,云羽也真的按照他说的话变幻起手中印记,准备新一轮法术攻击来。
云羽右手直朝苍弘文甩出一道飘渺的云雾之柱,这云雾之柱随着他法令发出几乎是刹那间便窜到了苍弘文和图书头顶上方数十丈远的地方蜷缩成一团翻腾喷涌的云雾气团,这云雾气团并不是仅仅保持现状就不再动弹,因为苍弘文仰头看到那团云雾气团之时,后者在那一瞬间变幻成一只云雾巨手,这巨手一经显现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悍然下压,开始是平铺着的手掌,但及至苍弘文不足五丈之远时就弯了下来,呈爪状抓向苍弘文的头顶。
血痴见云羽出手没得到分毫优势,反而两人你说我笑谈的尽兴,眼看着其他两边战场形势皆是不太乐观,脸上懒色依旧心中却如火如荼的血痴自知不可再与苍弘文消耗下去,他必须以最强手段来争取重创到苍弘文,不然这情势如此发展下去,仙郡必将沦入魔郡魔修之手。
“这一招,苍某打算这么破!”
所以没有把主力放在云羽身上的血痴此时摸不准这厮的心思究竟如何,他如今能做唯有竭尽全力去争取趁着苍弘文轻视于他抓住机会创造良机和*图*书获胜,虽然这种几率很小,可是不拼就连这很小的几率都没有了。
“弘文兄,你可要小心了!”
“云羽殿主,你还不出手?!”
“云手盖天灵!”
这两个字是唯一充斥在血痴脑海中的念头,看到这每一颗都存在着爆裂一间石质房屋的漫天魔砂砂砾,血痴终于明白了自己与苍弘文之间实力的差距究竟有多么巨大,同样身为渡劫期圆满修士,他这一刻真的是自愧不如。
“云羽兄多虑了,且看苍某这一拳打得如何便是。”
苍弘文脸上笑容陡然一凝,随即右手攥拳突然带起一道漆黑烁光携着雷霆万钧之势朝那下压云手对轰而去,看着这完全可以说是自残的一幕,云羽这时顿生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从来都是享受万千修士仰慕的他此时有一种被人看轻的触动,于是双手再度挥散出体内浑厚的云雾元力灌输到那云雾巨手之中,一时间,那云雾巨手的威能增强到了极限!
hetushu.com痴心有所念之时,再看云羽释放的云浪已是翻卷着涌到了苍弘文近前,而苍弘文施展完如此规模宏大、威力亦是强悍以极的法术脸上居然没有露出半点劳累疲惫之时,看样子这一神通并没有消耗他体内太多魔元力,而面对这力卷千钧的云浪,苍弘文竟是脚下步子依旧不挪半步,任由那云浪席卷近身,待得即将受到攻击的刹那,天上那弥漫整空的魔砂纷纷洒落,铺天盖地的朝这大片云浪对抗而来。
血痴趁着身前不远处的法术爆炸抽身连连暴退,因为苍弘文在那爆炸发生的瞬间便从正即将侵蚀完云羽所凝云浪之法的滚滚魔砂之内抽出一部分追杀血痴而去,血痴见魔砂直奔他包裹来翻手一甩,便是将他那本命宝器血刺灵锤扔了出去,有了血刺灵锤在其神识操控下挥出血光匹练阻挡魔砂推进,才是让其有了这么一个喘息的时间来施展他最后的底牌法术。
黑白相遇,云羽的云卷千钧之法跟苍m.hetushu.com弘文的魔砂诀在这一刹那碰击在了一起,白云浪头与魔砂浪头在半空中就这么直直汇聚交集在了一处,阵阵砰砰爆炸闷响接连不断的在人耳边响彻,每一次爆炸都震得四周靠近的修士心神震颤,这倒不是说爆炸声有多么大,主要是两者碰触在一起产生的能量波荡实在太过剧烈,如果实力不够,光凭这股碰撞波荡便足以要人性命,可想而知假如此时有人站在这黑白浪头中间,其结果必然是死路一条。
不过不如归不如,让他临战脱逃,丢下自己的师弟师妹以及血殿数十万殿徒他绝对做不到!即便死,也要跟他的这些同门们一起死!
苍弘文见云羽这一招临身,视线不仅没有死死盯着那压下来的云手,反而把目光下垂,缓缓投在了云羽身上赞叹一句,云羽笑眯眯不予回应,只是看着这不知是实力真的自信到可以抵挡自己这么一个凡界巅峰大能的法术攻击,还是接下来被自己这无谓的狂妄丧失了性命。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