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三章 两郡之战(三十)

没办法,苍弘文这一失误根本怪不得别人,是他在险象迭生的斗法过程中要跟云羽虚与委蛇,也是他因为前几招血痴没能威胁到他半分致使他大意轻敌,忽略了旁边在每一次刹那间虎视眈眈朝他出手的隐患存在。
云雾巨手不断下压,从云雾巨手上流溢出来的云雾之气看似完全没有伤害能力,但假如现在面对这云手盖天灵之法的不是苍弘文这种巅峰高手,而是任何其他一名普通渡劫期修士恐怕此时已经被那云雾之气临身将血肉充爆掉了。
不过这一次,感受到这巴掌大小的血色光印之威能悍然的苍弘文却是无奈以手掌破招,如此做法,显然有失理智,也不是他想要的情境。
终于,原本可以一直处于不败之地,轻松在与血痴、云羽二人斗法取胜的苍弘文于这一刻因自己大意被血魔印的爆炸直接轰的倒飞出去,死死盯着后事的血痴只见苍弘文身体在半空中倒飞的同时连连翻转,终而www.hetushu.com在倒飞了数百丈远后才一个翻身立直了身体,满脸阴沉的对望向他。
苍弘文一记裹着魔光的拳头与云羽所凝云雾巨手悍然对碰在一起,两者相触的瞬间在那碰击之处陡然喷放出一拳气流波荡四散而开,威力震天动地,摄人心魂,嗡鸣声轰的人耳出现短暂失聪,一些遭受到波及的仙魔两郡低级修士稍不留神碰到这一拳一掌产生的冲击波荡直接被震得从爆碎了肉身,化作漫天血雨稀稀洒洒飘落在地,染红一方土。
“破!”
这一番完全不加以掩饰的招揽言辞弄得云羽一阵眼神闪烁,神识环顾之下云羽已是发现仙郡仙修们不论是那身处数百万修士之中的恢弘战场,还是那几十名凡界巅峰层次高手的对决之处,显然魔修两路开花,已然全部占据了奠定胜局的优势,此时若是选择投靠苍弘文,不可谓不是一个极妙的时机。
血色光印朝苍弘文杀去和_图_书的同时,刚刚施展完这一法术的血痴此刻已是满脸苍白之色,摇摇晃晃强自支持着身体在半空上立着,双眼则是死死盯着自己这一记攻其不备的血魔印是否能够建立功绩,如果这一招再不能重伤或者灭杀苍弘文,那血痴便是不得不自认技不如人,以失败的结果落幕。
苍弘文脸色阴沉下来,之前与血魔印直接对抗的手臂被黄色袖袍所遮挡,但那细微的颤抖还有浸透袖袍流露出来的片片鲜血已是表明。
魔郡郡王受伤了!
血魔印杀至,刚刚因为和云羽交谈而稍有分神的苍弘文无奈唯有仓促迎战,此刻他再施法已是来之不及,幸好之前要破除云羽的云手盖天灵之法把下品劫宝层次的爪刺手套戴在了手上,这一招,他仍然是选择了用戴着爪刺手套的掌面与其对碰。
只要云羽接下来帮助苍弘文把这三殿势力该清除的清除,该跟着他一起投降的一起投降,将仙郡江山拱手奉上,云和_图_书羽相信自己将来在魔郡郡王手下的地位绝对不会低,起码他有自信郡王麾下那些渡劫期圆满强者没有一个人单打独斗是他的对手,论头脑他也足够精明,如果不给他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他都替苍弘文纳贤之事上的处理感到愚蠢。
苍弘文轻笑一阵,回应云羽道:“云羽兄哪里的话,假如云羽兄肯助苍某完成霸业,这般层次的宝器,云羽兄想要多少件苍某都保证给你取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苍某的承诺绝对不会落空!”
正当云羽想清了这些,准备回应苍弘文自己选择投靠的时候,一道极快无比,根本不容凡界层次修士能闪躲开来的血色红光毅然窜向苍弘文胸口印去,如果这道血色红光把速度放慢个几千几万倍,旁人或许便能用肉眼看出,这道红光乃是由一记方方正正的血红色光印,这般法术不是血魔所创,最为得意的神通之一——血魔印,还能是什么?!
下压的云雾hetushu.com巨手将苍弘文伸直的手臂隐隐压弯,可随着苍弘文这一声反击的暴喝喊出,他那被压弯的手臂肌肉陡然紧绷起来,而后一下子将那盖向他头顶的云雾巨手顶回去几分,不过那云雾巨手显然没法继续保持现状,在后退这一段距离的同时便是被苍弘文的拳头从中击破,这一被击破,那云雾巨手便是如同遭到命门破坏,整个涣散而开,变成缕缕白云雾气逐渐消弭于虚无。
血印毫不留情的印在了苍弘文对峙而来的漆黑爪刺手套之上,两者相碰瞬间爆炸,血色、黑色两色光华交错在一处四处喷射,在这碰撞四周的空间都出现了短暂扭曲,空气亦是噼里啪啦炸响不断,不过由于轰响实在太过剧烈,便是导致那空气炸裂声消融在内,根本让人听之不见。
“下品劫宝,弘文兄果然不愧是魔郡郡王,手里的宝贝数不胜数,让人眼馋的紧啊。”
因为在他们所熟知的过去里,苍弘文从未伤过。
幸好现在所有魔郡和图书魔修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各自的对战之上没人注意到这里,不然就算军心不会动摇,也肯定会被眼前这一幕惊到。
他,受伤了。
云羽法术被破,苍弘文收回攥拳右手曲弯在胸前,待得其拳头表面漆黑魔光收敛,尚处于被苍弘文实力强大而无比惊讶状态中的云羽才是恍然看到,苍弘文这一击根本不是单纯依靠自己的拳头把他这得意感悟法术之一破除的,此时在其手上有着一个爪刺手套,这爪刺手套通体呈漆黑之色,闪着流光,手背处刻着一个扭曲歪斜的“苍”字,虽不知其意蕴是何,却让人看了就忍不住生出一种古朴苍凉之意。
云羽自己这一招让苍弘文如何干净利落的破除掉,他非但没有继续流露出自己刚才那种自觉遭受轻视而不满的态度,反而笑容重现,赞叹出声道。
而苍弘文这么痛快的表明说只要自己跟了他,他就把下品劫宝这种宝贝随意帮自己搜集打造,好处都许出了,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