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九章 送丹入腹,失忆

不过感受到凌逸右手掌心跳动的那团灰色瘴气所释放出来的浓浓腐蚀气息,苍弘文却还是能够大致感应出一旦他身体被这灰色瘴气所沾,必会缺皮掉肉,他要做的便是在接下来的斗法中尽量避免遭受那灰色瘴气的侵扰。
望见凌逸施展瞬息施展出地狱蚀瘴之法,说实话苍弘文心里并没有太过害怕的感觉,渡劫期圆满境界的对手他遇到的多了,如果见到一个陌生修士便心生忌惮,那他还如何能自诩苍天的宠儿?!
换言之,月醒不见了!
凌逸轻轻摇头,毅然决然的否定道:“不可能。”
丹药入口即溶,月醒只觉自己脑海中一瞬间刺痛无比,疼得她每一个毛孔都忍不住渗出汗水,就是这么短短的一瞬间,她身体竟是被汗水浸湿掉。
“哈哈哈……我想要这天下都是我苍弘文的!我就是王,王就是我!只要你臣服,本王便不为难于你!”
整个战场之中,能够在他眼皮底下救走月m•hetushu.com醒的人唯有实力尚且不明朗的凌逸一人,而等他一脸冷色转头看向先前凌逸所站之地时,不出所料,凌逸左右腋下各夹一人,正是月醒与月芯两女!
苍弘文只见自己眼前一朵绚丽昙花骤然绽放凋谢,待他反应过来准备不顾男女之礼抓住身旁佳人之时已是抓了个空。
突然!
“等等!凌逸!你当真不顾月醒的性命?!”
传说来自于十八层地狱,世间腐蚀能力最为恐怖的一团瘴气!
凌逸淡然回应一句,脚步凌空往前轻轻踩踏几步,拉开阵势后把头微偏,朝血辉说道:“血辉兄,你先去杀,痛痛快快的杀光这群垃圾,月芯那边有我,不会让别人伤到他。”
苍弘文似是早就知道凌逸会说出这个结果,停在半空中的右手猛然撤回,随即掌心魔光闪动,化爪从上而下作轰碎月醒头颅状猛然下落。
凌逸手势作出,但地狱蚀瘴却是没有被他甩出去hetushu.com,果不其然,正如凌逸所料那般,在这斗法将始之际,苍弘文还是卑鄙将身体后撤两步,移到了月醒身后朝他呼喝道。
血辉说这话时并未采用神识传音的方式,而在场众人五感又极为敏觉,因此他这话一说完,听闻此言的苍弘文才是觉得事情正常了一些,点头笑着冲凌逸道:“还是这位兄弟明事理,凌逸,你可知现在的处境是什么?搞清楚,此刻是你的女人在本王手里,而不是本王的心爱之人被你所持!”
凌逸见苍弘文欲杀月醒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此时也是顾不得其他大声嘶吼道。
苍弘文双眼微眯,心里满是对凌逸体质的强烈好奇心,不过凌逸显然没有与他继续交流下去的心思,翻手一甩,便欲将地狱蚀瘴甩向苍弘文,全力将其灭杀。
凌逸总能给别人一种安然的感触,此时也是不例外,听了他的保证,血辉心中莫名心静了许多,随之满身http://m.hetushu.com冷峻气息暴起,转头杀向两郡百万修士战场展开疯狂杀戮,以此宣泄他心中怒火!
“你若杀她,我必灭你苍家满族!”
苍弘文见凌逸撤回法术,顿时安心了不少,那种重新掌握大局的感觉充斥全身,舒服的让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与此同时,苍弘文还举手要掐向月醒的脖颈,就在他那双看在凌逸眼里无比污秽的右手即将碰触月醒脖颈的刹那,凌逸还是忍不住翻手一挥,将地狱蚀瘴送回空间深处一字一顿问向苍弘文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只问一句,人,你放,还是不放?!”
“嗯,那就拜托你了。”
“好。”
“我想怎么样?”
凌逸脸上看不出半点担心苍弘文会因为他这么一句说辞而怒极当场灭杀月醒的表情,这般姿态让苍弘文也是心中错愕,暗自默然道:“难道他不知道现在双方的境地如何么?这般狂妄的激怒本王,就不怕本王一掌杀了这绝世美人www.hetushu.com?!”
转回头来,凌逸也不再多与苍弘文废话,丹田内浊灵涡疯狂运转起来,灵涡周边挥放出来的浊元力顺着凌逸灵脉充斥全身,一缕缕浊色元力光华开始在他身体外部袅袅升起,犹如炊烟,顿现仙人施法迎战之状。
“此法……你的灵脉还有腐蚀属性?”
缓缓将右手放在身前,一个个印决如蝴蝶起舞般翩翩连动,不多时,在其胸前三尺之远的空间突然一阵扭曲破碎,展现出一个直径约莫一尺的空间黑洞,然后从中飞出一团灰色瘴气,于凌逸施展完毕印记平伸在身前的右手的掌心上跳动游窜,若是凑近一些仔细观察便不难发现,这团灰色瘴气之中明显有着无数颗灰色颗粒,大小跟苍弘文先前所施展的魔砂诀之法所凝魔砂差不多,可那魔砂蕴含的是爆炸之力,而这灰色颗粒则是满满的腐蚀之能!
地狱蚀瘴!
就在凌逸准备冲过去的时候,苍弘文下坠的手掌突然方向一改,带出一阵清风把月醒和-图-书脸上的面纱拂下,转身绕到月醒面前眼含迷醉之色抬手作轻抚其面庞之态柔声道:“如此绝世佳人,本王怎么舍得毁了她呢……”
这时正在高空中与赵耳等二十七名魔修大人激战的血辉因为血痴的帮助也终是得出一丝空当,见到凌逸赶来,而苍弘文又站在月醒、月芯两人身旁面带不善之色,不由得飞身脱离战场来到凌逸身边小声道:“凌逸兄弟,千万要忍住,别忘了月醒师姐和月芯还在他们手里呢!”
“哈哈哈……看来你也没传言中那么妖孽么,或许修炼资质十分逆天,但这脑子着实是不怎么灵光,本王不放人,你能如何?”
凌逸先是给血辉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即转目看向苍弘文冷声道:“我再问一句,人,你放,还是不放?!”
说完,不等凌逸赶至,苍弘文把持力度隔空击出一道劲气打在月醒小腹上,月醒吃痛本能下张开了嘴,然后凌逸便是看到苍弘文拿出一个丹瓶,打开瓶塞将一粒丹药强行灌入了月醒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