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二十章 一掌之仇

魔郡郡王自是不愿自己的征服之路就此断送,眼见自己的那些手下就要陷入颓势,不由急忙出言向兽王说道。
“你是谁……”
站在一边的兽王朝凌逸点点头,神识一动召回正在用声波之术攻击魔修战士的丑面巨鸟,而后任由凌逸将月醒安置在上,兽王紧随其后护在月醒周遭,凌逸临走之前不忘抚了抚月醒的秀发叮嘱道:“醒儿乖,等我回来再跟你讲你想知道的事情,现在在这里呆着,不要乱跑知道吗?”
“什么?!”
恢复言辞行动的月芯急忙摇头道:“我没事,赶紧看看大师姐!刚才那魔郡郡王给她吞的丹药是一种能够抹去记忆的丹药,如果不快点把它逼出来,恐怕大师姐就……”
想起自己那受命带领援军赶来却迟迟未到的宝魔手下,苍弘文眉头不由紧紧凑在了一起,心思千回百转间,终而才是把目光锁定在了凌逸身上,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是明白既然凌逸是和-图-书带着兽王以及五万余名兽族强者赶来的,那说明所有的问题肯定都出在凌逸身上。
“苍弘文,纳命来!”
月醒淡淡答应一句,其实如果换个其他人与她讲这话她一定会问“为什么我要听你的?”,好在这个叮嘱她的人是凌逸,是一个让她灵魂莫名颤抖的男人。
凌逸眼睛死死盯着苍弘文冷哼一声,虽然月醒之事可能会有些麻烦,但凌逸的心境却是被他强行安稳了下来,此时他还是不忘,对敌之际先攻心,攻心胜,则此战已胜七成。
苍弘文闻言转目看向那原本是自己这边魔修手下占据优势的战场,此刻却已然在小灵以及那五万名兽族强者加入的帮持下变得愈发难打起来,尤其是他那亲手打造出来的二十七名魔修大人,如今已有数名死在了小灵手里,而且小灵依旧是生龙活虎看不出半点疲惫之色,唯一有些变化的,便是他那经久不变的漠然眼神。
月醒怔怔和_图_书的望着这个搂着她的男人,这个男人长得很好看,不像血菱、夜啼等人那般俊美,却是清秀耐看的紧,而且身上有一种让她很舒服的感觉,所以她才没有第一时间将这个男人推开,还有,他胸膛上的温度,她是那么似曾相识,又是那么渴望一直拥有。
兽王闻声重重哼了一声,又被这一情绪波动牵引到胸口伤处,忍不住轻咳两声回应道:“本王破坏约定?难道你敢说那宝魔不是你的手下么?恶人先告状,哼,果然不愧是魔修的处事风格!”
“兽王,你莫要受了这凌逸的挑拨,其中之事本王并不知晓,肯定有什么误会的地方,你先让你那怒兽峡谷的人退出战场,等战后你我再解开误会不迟。”
漠然,已化成杀意。
“月芯姑娘,失礼了。”
这一刻凌逸终是相信了月芯的话,不过眼下大敌当前,既然事情已成定局那唯有先把魔郡入侵之事解决掉再说别的,转目看了一hetushu.com眼兽王,凌逸面带肃然之色认真道:“兽王前辈,晚辈斗胆请求前辈您一定要保护好我这妻子,战事方面大可安心,有我那兄弟在,估计用不了多久战局便可定下。”
凌逸朝月醒柔和一笑,再转身时,已是满脸冷冽之色!
望见这一幕,苍弘文心里满是对兽王不遵守当初约定的怒意,当即便是不由得看向高空之上正守在月醒身侧的兽王喝问道:“兽王!你为何不遵守当年约定,莫非你们兽族尽是言而无信之人么?!”
“哦。”
说着,兽王脚步踩在丑面巨鸟背部上前两步,越过月醒把胸口衣物扯开,露出他胸口上那棱角分明的肌肉以及那一个漆黑掌印。
“宝魔?”
凌逸施展九转昙花现之法将月醒、月芯二人以鬼魅的身姿从苍弘文身旁搭救回来后,挥手散出一道浊元力光华把月醒、月芯二人的言行举止禁锢解开,而后放开月芯抱以歉意之词,再接着他又从宸苍界内和_图_书取出一袭白袍裹在满身被冷汗浸透的月醒身上,将她那玲珑妙曼的身姿裹在其中。
凌逸闻言看向自己怀里的月醒,发现后者眼神弥散,待得她精神逐渐恢复正常时,凌逸发现从月醒的双眼之中,已是看不到半点熟悉的神情!
苍弘文言罢,兽王嗤笑一声,双目凛然盯着苍弘文的眼睛问道:“苍弘文,你敢说对我怒兽峡谷众多兽族没有吞并的心思?呵,等战后再与本王相谈,到时候是不是就该谈让本王投靠于你的事情了?别急着否定本王这一说辞,你可还记得这一掌之仇?”
看到那由自己打出的漆黑掌印,魔郡郡王也是明白了自己当初的想法已然让兽王窥破,那时他留下这么一掌的隐患说起来的确是为了日后对付起怒兽峡谷的凶兽势力方便一些,不得不说,在修魔者的地盘上,兽王能够蛰伏那么多年,最终修炼到能够与他酣畅一战的地步,其心性与修炼天赋皆是上上之选,所以苍弘文很担心,若http://m.hetushu.com是卧床之下一直有这么个隐患在侧,他这统一霸业说不定哪天就会出现什么致命的岔子。
“哼,那恐怕你要失望了,好像你那些手下已经抵挡不住攻势了吧?!”
显然,苍弘文的担心不无道理,因为今日这个岔子便是出现了,要是没有兽王这些最低实力都是蜕兽期的兽族强者前来帮助仙郡仙修稳住局面并且逐渐反客为主,估计现在即便解决凌逸还有些麻烦,大局之上也必然已经尘埃落定了。
这一切都是在一眨眼之间完成的动作,之前苍弘文注意力一直放在凌逸身上,所以即便施展九转昙花现凌逸也没有把握能安然将月醒二人救回,就在方才苍弘文给月醒强行吞丹之时,凌逸才是抓住了时机,让苍弘文再想抓时抓了个空。
“我是谁?”
“哈哈,被自己心爱的女人忘记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吧,你将她救走也没用,此丹忘情忘义,待得本王将你灭杀拿下仙郡,届时这绝世佳人便是本王之妻,凡界之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