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二十五章 凌逸与苍弘文的最后协定

苍弘文在对待凌逸时关于自己的称呼已是不再以“本王”自称,在他看来一个失败者要是还装模作样,未免太过难看了些,不过凌逸也清楚事情一定还有能够转折的地方,如果苍弘文真的一心求死,那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跟自己说那么多废话了。
“说。”凌逸简单回道。
“你觉得是你疯了,还是觉得我会跟疯子一样答应你?”
触及逆鳞,凌逸脸上不仅没有露出怒色,反而扯起一抹笑意,然而但凡了解凌逸的人都清楚,凌逸在战时越笑,他的敌人下场就会越惨。
自然,真正抓住月醒芳心的还是凌逸在得到佳人以身相许后,所展现出来的种种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体贴,如此纠集种种优点于一身的奇男子,月醒自然是慢慢深陷爱河无法自拔。
“好,我答应你。”
凌逸没有理会苍弘文小人得志的样子,冷冷出言道。
“你要明白,原本我不用答应你这个条件,这两样东西也本应该就属于我的,这么hetushu•com做并不是担心有什么麻烦解决不了,只是我相信她,你要明白。”
苍弘文见得凌逸面带不耐烦的脸色,生怕他会反悔忙道:“我只有一个条件!”
苍弘文得到凌逸的应允,先是吞了口唾沫,而后满眼浓浓情意的望向那丑面鸟兽之上,站在兽王身侧的月醒佳人,抬手指着她坚定说道:“我要一个跟你公平竞争她的机会。”
想到这些,凌逸突然觉得自己竟然难得的有些不自信起来,回首正要以强势的姿态反驳,却恰好对上了苍弘文那满脸讥讽之色的面孔。
苍弘文哪里还管的上其他,如今凡界统一大势只要有凌逸在,定然是不会让他继续进行下去的,所以要想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理由,他如今唯有把主意打到月醒身上,不然他真的觉得一个失败了的自己,生无可恋。
苍弘文没想到这么简单的激将法都能把凌逸圈入自己的圈套里,生怕凌逸会反悔的他朗声说道:“和_图_书凌逸道友果然够自信,那好,本王也答应你,无论月醒姑娘最后的选择如何,禁元密匙与解决苍魔掌隐伤的方法尽皆全交于你。”
以往凌逸对自己的敌人许下诺言后,都会在最终结束时以另一种方式来违背自己那一时刻的权宜之计,当然,他也根本不介意什么“若有反悔,天打雷劈”的许诺,因为自打修炼浊道之后,他便是被潜移默化的影响,从而奉承“苍天之色惹我不喜,我便浊苍为其彻底洗礼”的行事宗旨,而且这种逆天的思想也不是单纯因为浊之道义的影响,主要还是他有一颗不甘于命运被他人、他物、他事掌控的心。
“交出来,我凌逸以心魂起誓,绝不杀你,但你,必须离开凡界!”
然而苍弘文在听完凌逸这声允诺之后,却是根本没有露出半点劫后余生或者是有所怀疑的神情,面部依旧平淡无波,自嘲一笑道:“技不如人,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而既然选择要死,我苍弘文又为什和*图*书么要让你活得舒坦?”
“这件事和你要跟我谈的条件有关系么?”凌逸已经给了苍弘文极大的宽容,不过这不代表苍弘文不交出禁元密匙还有破解苍魔掌暗伤的方法他便拿这两个麻烦毫无办法,如今只不过是想要找一个比较简单的解决方式而已,可若苍弘文再这么喋喋不休,他也并不介意将其灭杀当场,后面的事情后面再说了。
苍弘文把话题突然扯到这个问题上,关切月醒、兽王两人身体状况的凌逸虽然很不想在这里陪着苍弘文说这些说个没完,却还是模糊回答道:“不足两百年。”
“就凭你败了,而她,早一步就属于我,至于自由,修真界有那么多自由么?身为征服了凡界大半个州郡的强者、魔界至强家族的后人,你不觉得自己这句话很好笑?在修真界里只有实力为尊,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凌逸没有让苍弘文像个疯子一样继续发癫乱讲一气,打断说道。
苍弘文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回应道:“你和-图-书说的不错,我之前所言的确听起来十分白痴,但难道说,你对于自己跟她的感情不敢予以绝对的信任,觉得一粒丹药之力,便是将你从她的记忆里完全消除掉了?苍某的丹药的确药力效果不错,可你们两个要是真有那么深刻的感情,想来凭外力应该是不会把你们两个分开的吧?”
“果然是聪明人,我可以问你,从修道至今,你经历了多少岁月么?”
另一方面还是当初凌逸所展现出来的风采实在是太过吸引女人了,先后与赵家四位家主、云羽二弟子云冀以及五名魔修大人共十位渡劫期境界的强者斗法而游刃有余,完全占据胜负的主动,加上其自身那一股飘逸洒脱、狂妄嚣张的姿态,实在是很难让人认为,天下间是有女人不喜欢凌逸的。
于是,凌逸在那挑衅的目光下攥紧了拳头,他决定相信自己,亦是相信月醒!
听完苍弘文挑衅的言语,凌逸没有急于回答些什么,而是转身看向那丑面鸟兽背上,正满眼疑hetushu.com惑之色环顾着四周,念及与月醒相识相交到相爱的过程,他突然发现两人似乎并没有太过深刻的交流,之所以把月醒这么轻易的以天地为证娶为爱妻,一方面是因为月醒以前很少出来游历,与男人的交往更是在月苑莹的控制下严令禁止,所以凌逸才能“乘虚而入”,在适当的时机占据月醒芳心要位。
得到这个答案,苍弘文面色一怔,脸上那因失败而变得死然的脸色顿时恢复生气,满是震惊之色,不由出言问道:“两百年?莫非你是真仙转世?”
“说吧,你的条件。”
凌逸也不怕苍弘文反手相攻,将架在他脖颈上的血灵剑取了下来,但神识却是一直锁定在这个明显被打碎信心的手下败将,面色淡然问道。
苍弘文并不以凌逸的讽刺声为意,而是摇了摇头道:“我没疯,也知道这个条件对你来说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答应的事情,但是我对她一见钟情,而世间情爱之事本应就是最自由的事情,你爱她,我也爱她,凭什么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