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二十七章 醒儿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然而就在见到月醒之后,不论是因为她的美色所沦陷,还是说对她产生了什么真正的感情,苍弘文都觉得除了这凡界江山、苍族高层地位这些吸引他的权势之外,天下之大也就这一位女子能够引起他的心脏跳动了,不知为何,看见月醒的那一刹那他就想要疯狂的将其据为己有,不论身,还是心。
凌逸想了半天也得不出答案,他能猜得出自己这一生一世恐怕都不会忘记这件事,但忘不了的话他就要承受这其中的痛苦一辈子,每每念及或者看到月醒,这种折磨就会一直戳着他的心脏,刺着他的头颅。
这也是苍弘文在感受到月醒那种一旦你碰我,我就死给你看的决绝之意后一直对她相待如宾一样了,要不是对月醒产生那种彻底拥有的念想,其实他大可趁着控制住月醒言行举止之时把她的身子夺了,等事后月醒是死是活都不去理睬,所谓一夜春宵值千金,不外如是。
要是问凌http://www.hetushu.com逸一个人拥有那么多爱人,而他们的爱人却要忍受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躺在一个床上难道不是污秽么?
那种痛,凌逸很怕,很怕……
众人对凌逸关怀之意颇深,故而便是导致内心一直处于紧张不安的情况,而在场最为高兴愉悦的莫过于苍弘文本人了,在见到月醒之前他不懂得什么叫做爱,更不相信什么狗屁一见钟情的歪门邪说,女人对他来说不过是能够偶尔发泄一下需求的工具而已,作为一个王,一个曾经即将统一整个凡界的王,什么样的女人他会缺?!
“醒儿,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相信我好吗?”
月醒这样的绝世佳人要是无故唐突了的话,苍弘文真觉得自己就是天大的罪人了!
不能说凌逸无情无义,更不能怀疑凌逸对待月醒的感觉,这是天性,是他众多优点光芒之下隐藏的为数不多的“缺点”之一,他向往和图书的爱情是那种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稍有污秽,他便会念之不忘,就算事后依旧疼爱月醒,但在无人之时也不免会产生疯狂的念头。
身为一个男人,凌逸不可能对自己的女人不负责任,在牵起月醒纤手的那一刻,他便默默在心里对月醒许下承诺,要一辈子保护好她,让她幸福,让她永远开心快乐无忧无虑,然后生一堆孩子,在悬崖边上看初阳。
苍弘文也曾有过那么一瞬间的犹豫,然而就在他权衡之后,发现自己并不舍得让这朵月殿之花,绝世嫣然不明不白的自杀后,便是强行将那种念头遏制了下去,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现在这般局面。
不!
“你……你别过来……”
显然,苍弘文在捉住月醒之后到底有没有碰过月醒凌逸并不知晓,所以眼下在惶恐月醒会不会选择他之余,对于这一点凌逸也是内心难受的紧,万一真的月醒被苍弘文怎么样了,他,到底该如何去和_图_书面对月醒?
凌逸见状心里悲伤无比,他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她,但说什么也都为时已晚,他只能一小步一小步的往月醒那边走,同时一言不发,只是笑,温暖的笑。
这个问题也困扰过凌逸很久,但每一次想过之后凌逸都会得出同一个答案,那就是若是他的女人对此有不满之意,那大可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不想跟他在一起了,他不会纠缠,更不会因此生出嫉恨之感,反而会异常的祝福。
向在场数百万修士表明了心意,凌逸又重新把目光放在了站在丑面巨鸟尾部躲躲闪闪的月醒脸上,随即嘴角扯起一个隐含苦涩之意的温和微笑,尽可能的让自己表现出没有攻击性道:“醒儿,过来,我不会伤害你的。”
那不可能!
但事有两面,如果没有以上的种种如果,估计后面这些事情也不会发生,他不会得到徐家老祖的传承,不会结识徐家等人,不会与兽王成为朋友,不会知晓紫岚州http://m.hetushu.com的事情,而紫岚州里的那些人也会因此全部丧命!
凌逸的决定已经当众表达出来,包括血痴、血律、血琪这些与他关系极好的朋友在内,已是没有人可以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再多说什么,而他们也没有资格去说什么,人家自己的家事,你毕竟身为一个外人,凭什么去管呢?
月醒还是不肯相信凌逸,刚刚恢复些许平静的心情又变得恐慌起来,接着一个不小心脚下滑落鸟身,她元力被禁,思维又无比混乱,如今落下鸟身面对距离自己数万丈之遥的地面自是恐惧难掩,在下坠过程中惊叫出声,闭紧了双眼。
但,放弃么?离开么?让她就这么不幸福的痛苦下去么?
场面人数虽多,此时却再无一人敢多说半句话,如此落针可闻的环境,加上凌逸脸上笑容的鼓励才是让月醒心安了许多,不过她还是有些害怕的摇了摇头,不予回应,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如果说现在问苍弘文没有提早将月醒的和-图-书身子夺了,先爽过再说的话有没有后悔情绪,苍弘文可以坚定不移的给出答案,那就是没有。
世上没有如果,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容不得凌逸后退,更容不得他再抱那已经来之不及的侥幸。
只是,从此便做陌生人就是。
“你别过来!你别……啊!”
凌逸其实也应该因为苍弘文的理智和对月醒一见钟情的感觉感到庆幸,他本身就是一个心理洁癖无比严重的人,假若苍弘文真的碰了月醒,哪怕只是亲吻一下,估计凌逸在知道后即便把月醒抢夺回来心里也定然会产生芥蒂。
更何况这件事本就是他的失职,如果当初在赵家比斗大会上他不大意,就不会让禁元魔锁将月醒的元力束缚住,他也不用为了禁元密匙前往魔郡,此战也就不会因为他回来晚了而造成那么多无辜伤亡,月醒元力没有被禁也不会被苍弘文的手下抓住……
最早的不可能,还是他不可能对月醒产生情愫,此时也就不必那么心神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