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二十八章 选谁,谁胜

“痛快!”
苍弘文常年累月的伴坠星木修炼,身上坠星木的气息已是无不浓郁,这也是他在此战开战之前为自己所留、在他看来根本用不上的一个后手。
凌逸闻言思虑一番,随即面色沉重的点点头应承下来道:“一言为定!”
“凌逸,你先说还是我先说?”
“再碰我,我就死!”
看到月醒眼中含着的神采,苍弘文心中得意一笑,不错,这便是那魔丹另一种效果了,那魔丹之中有一种名为吸星草的配料,吸星草对于丹药的药效没有半点加成也根本毫无作用,唯一特别之处便是,这吸星草和坠星木一样,都成长在陨星周围。
苍弘文见月醒正在被凌逸一步步往回忆中去引导,当即打断二人说道,他那粒能够让人失去记忆的魔丹虽然炼制出来的品质极高,但毕竟属于邪门歪道的东西,效果究竟如何谁也不能保证,假如这时让月醒毫无阻碍的被牵引下去,天知道他会不会连试上和_图_书一试的机会都没有了。
凌逸、还有所有在场之人都不知晓苍弘文的这一诡计,而怀抱月醒的凌逸似乎也察觉出了阴谋的味道,却是无从查找线索,眼下苍弘文又催促不已,无奈之下,他唯有放出一道浊光托住月醒的身体,让她既不受高空寒风侵袭,又能短时间在高空自行腾起。
那就是爱她,狠狠的爱她,用一辈子去疼她,去补偿她!
“凌逸?他是谁?”月醒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只记得自己有一个夫君,而且这个人他很爱很爱,却怎么也记不得自己的夫君长什么样子又或者叫什么名字,可是听到“凌逸”这两个字后,她明显感觉出自己生出一股难言的感触,那种感触很亲近,很想让她依靠。
怀里的月醒似是捶打累了,动作渐渐舒缓下来,凌逸见状将身形一滞一转,下一刻便是重新落到了一直看着场面发展的苍弘文对面踏空而立,接着轻轻拍了拍和_图_书月醒的玉背安慰道:“醒儿,你夫君不会不要你的,他很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你记得,要活着,无论怎样都要活着,还要记得,凌逸是这个世上最爱你的男人,永远都是。”
也幸在苍弘文这次谨慎了一次,不然他真的想不到自己怎样才能获得佳人芳心,在情场上战败凌逸一次!
“凌逸,你若如此旁若无人的继续下去,那我们的约定似乎就没有必要了吧?”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夫君不喜欢我被别的男人碰!”
苍弘文不以为意,笑着点点头道:“没关系,不记得也没事,你应该能感受到自己在面对我的时候那种亲切的感觉吧?我很爱你,你愿意跟我走吗?”
“夫君!夫君你在哪里!”
“夫君……呜呜……夫君,醒儿不干净了……醒儿再也见不到你了……”
在浊光的帮持下,月醒飘飘荡荡站到了凌逸与苍弘文中间,愣愣的她还不明白接下来自己即将面和_图_书对的是什么,这时凌逸沉默了许久,才是说道:“可以开始了么?”
“那好,苍某就不客气了。”
“我……我不记得了……你是谁?”面对苍弘文的靠近与发问,月醒明显因为吸星草的药力牵引而没生出半点排斥,仔细回忆了一番发现没有苍弘文的讯息后弱弱回道。
双方达成最后的协定,苍弘文满脸自信之色问向凌逸道。
心里如此念叨着,苍弘文却是不敢露出太多愉悦的神采,万一凌逸突然改变主意,那他可就连获胜的机会都没有了。
苍弘文心里本就激动无比,想到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的绝世佳人就要成为自己的女人,他在高兴之余依然不免腹诽凌逸的白痴,对自己这一粒丹药的来历和作用都不了解就敢与自己定下这般约定,最重要的是,这个约定凌逸完全可以像兽王所说的那般去拒绝自己这个条件,可是也正是凌逸的白痴才让他能获得这基本上八成胜利在握的协议。
http://m.hetushu.com逸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虽不知苍弘文的自信源自于哪里,却还是不得不把自己的决定倔强到底,回应一声道:“随便,不过既然选择要与你进行约定,若不给你一个说的机会恐怕你输也不会甘心,那便你先来吧。”
凌逸一看月醒掉下了丑面巨鸟的背部,当即脚踩九转昙花现之法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是来到正在垂直下坠准备迎接死亡的月醒身边将其揽入怀里,感受到身体上的温暖,月醒突然把美眸睁开,见到凌逸那张俊逸清秀的面容后不仅没有放松,反而剧烈挣扎起来。
苍弘文闻声点点头,又补充道:“可以是可以,我们不如定个规则,你我皆用十句话来表明自己对月醒姑娘的心意,最后让她选,选谁,谁胜,怎样?”
吸星草对于陨落的星辰有着天生的依赖感,而坠星木又是从陨星之中破土而出成长强壮,所以吸星草便是对坠星木的气息有着亲切熟悉感。
“我先来?”
hetushu.com着月醒那剧烈的嘶喊,凌逸心中揪疼之余还带着慢慢的温暖之情,之前他还犹豫着假如月醒被苍弘文做了些什么该怎么办,可现在他已经能够坚定的给予自己一个永不更改的答案。
月醒被苍弘文这么一打断,之前两人营造出来的氛围瞬间被消磨光,闻声月醒疑惑的看向苍弘文,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一种愉悦的跳动,好像这个穿着黄袍,满身贵族气息的男子让她觉得很熟悉很熟悉……
苍弘文招呼凌逸一声,而后飘身上前,飞到距离月醒不足丈远之地停下,看着她那绝美的面容呼吸着鼻间处子幽香深情道:“月醒姑娘,你还记得我么?”
苍弘文朗笑一声回应凌逸,脸上已然露出了胸有成竹之色,暗自想着:“我有吸星草、坠星木之因果在其中帮衬,待会不论我说什么,最后月醒也一定会因吸星草的牵引而选择我苍弘文,哼,凌逸,在这情场与头脑比拼之上,你终究还是败了……”
“醒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