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二十九章 我会让她记起我

“算了,这个协定你不必说了,因为我会让她记起我。”
说着,苍弘文有些急切的踏空上前两步,抬手就要牵过月醒的玉手,见此举动,凌逸本能下就要出手阻止,哪知他这步子还没放开,就见到月醒在他那团浊元力的托举下连连凌空后退了两步,面带恐惧之色道:“夫君不喜欢我被别的男人碰!你不要碰我!”
“可假如……”
月醒显然不太理解苍弘文的意思是什么,虽然她明白什么叫做爱,也的确能感觉出来自己对眼前这个充满贵族气息的男子有着十分亲切的感觉,但是她就是有一种莫名的触动,总觉得面对这个人总是少了些什么,而脚步也移不开,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迈出了,就会一生后悔。
苍弘文没想到凌逸在对于自己实力的看待上那么嚣张,就连对待情事都那么狂妄,他也不清楚凌逸的自信究竟从何而来,这洗去记忆的丹药可是苍族众多珍贵丹方之一,对待http://www.hetushu.com魔界强者尚是无往不利,对待一对凡界男女怎么可能会不攻自破?!
如果药效没有起作用的话,她为何又不知自己的夫君便是其身边不远处那个白袍银发青年?!
苍弘文眼见自己似乎让月醒跟着自己走已是不太可能,不过他又不忍心就这么认输,见凌逸在那边抱着自己内心认定的佳人,登时沉声道:“凌逸,你我的赌约还在进行,难道你想反悔?”
月醒不知是因为挣扎过累,还是躺在凌逸怀里似乎找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此时竟是不再动弹,任由凌逸虚抱着她,苍弘文听得凌逸回应,点头道:“那好,我的确没有成功,所以该到你了,至于你成不成功,我觉得应该再立个协议。”
苍弘文和凌逸两人还都没有动作,月醒才平复下来的心境瞬间又因为苍弘文这一冒失举动变得情绪剧烈起来,顿时蹲了下去,一双如玉般晶莹剔透的m•hetushu.com手掩上她那绝世容貌,失声痛哭自语道:“刚刚醒儿被别的男人碰了,夫君,你不会再要醒儿了对么,醒儿对不起你……”
然而苍弘文却是丝毫不为凌逸的愤怒所动,也压根儿不担心凌逸会怒极而杀了他,如果得不到月醒,他这凡界大局又已然落败,这人生,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
听苍弘文在自己宝贝醒儿正心情难过时还提及赌约的事情,凌逸当即暴喝一身,满目含怒扭头盯向他反问道。
可是,自己明明对他感觉很好啊!
谁知就在苍弘文准备告诉凌逸,你不信守约定,那我亦是不需要遵守赌注的时候,凌逸却是把脸色稍稍变得平淡了一些,轻轻拍了拍躁动的月醒以示安慰,而后慢慢把她扶直了身体,瞧向苍弘文道:“不过你放心,我凌逸说话一言九鼎,赌约自是要进行的。”
“一句?”
月醒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搞得苍弘文一懵,他明明吃下了丹药,不http://www•hetushu•com应该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么?可是她为什么还知道自己有个夫君?
因此凌逸说完,苍弘文当即嗤笑一声,说道:“凌逸,不得不说你的自信诚然是凡界至高,而实力也当之无愧,就是这喜欢说大话的毛病,实在让人笑掉大牙,你可知,我那丹药的来历?”
月醒一直在旁边听着苍弘文与凌逸说丹药来丹药去的事情,这时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她只是失去记忆,但对于人情世故和一些基本的修真常识还是理解的。
她的举动让苍弘文开始有些担心起来,明明那丹药中有着吸星草的成分,按理说自己根本不用费太大的力气就能让她跟自己远走高飞,不过她为什么眼神中有一种挣扎的神色呢?!
“丹药?什么丹药?”
月醒心中如是想道。
苍弘文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凌逸摆手打断道:“无需多言,你要清楚现在自己的处境,之前我让你与醒儿多说那么多废话已经算是足够的宽容,休http://www.hetushu.com要拿赌约来限制我,还有,我不用太多的话,太长的时间,只一句。”
“什么协议?”
“反悔又何妨?!”
“跟你走?为什么跟你走?跟你去哪?”
“呜呜……真的吗?”
凌逸朝她笑着摇摇头,并没有回答她,然后冲苍弘文道:“是不是笑话,看过后再作评判不迟。”
听闻凌逸的劝慰,月醒啜泣着抬起头来疑声问道,随即一见凌逸面容半生不熟,又看他抱着自己,随即又猛烈挣扎起来。“你放开我!别碰我!你骗人,夫君要是知道我被其他的男人抱了就不会再要醒儿了,你放开我,放开我!”
“月醒姑娘,相信我,只要你肯跟着我走,届时天高海阔任你我鱼跃,我会带你去最美的地方看一辈子忘不掉的景色,也会带你隐居在深山里过过清雅的生活,我们还能一起找个没人的地方开一间小店铺,我做掌柜,你做掌柜夫人……总之,只要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就会给你什么样的生活,走吧,和图书跟我走吧。”
凌逸闻声眉头一皱,隐有不耐之色问道。
凌逸没想到月醒对于自己身体的看重性那么高,也没想到她和自己相处时间不长,而他也没怎么给她灌输守护自己身体纯净的思想,如此一来便是使得凌逸感动非常,饶是失忆,她也没忘记自己对他的爱,这要多么深刻的感情,才能够把这件事情铭刻在灵魂骨子里。
望见月醒的表现,听着那凄苦的言辞,凌逸心脏犹如刀割,产生阵阵猛烈的刺痛,苍弘文这时还想上前挽回什么,却是见到凌逸已是先他一步把他的步子拦在身外,前者飞到月醒身边一把将其揽入怀中,随即有些不太镇定的连声道:“醒儿乖,醒儿不哭,夫君不会不要你的,就算你变成什么样子夫君都不介意,夫君会好好爱你,一生一世,永不离弃!”
苍弘文思绪一转,回答道:“若是你也没能获得月醒姑娘的芳心,那便是平局,既然是平局,自是应该有下一个协议,否则我不能就这么让你把人带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