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三十一章 苍弘文之死

不过这种氛围只是持续了没两天就缓解了下去,谁也不知道这个家族内部发生了什么,一切还都和以前一样,这个家族依旧把持着魔界最为至高无上的权力。
就在苍弘文自爆身体从世上消失的一刹那,魔界中央最为繁华之地,一处飘荡着无数木牌的房间里突然有一块木牌从中裂开,而后砰然碎成了木屑,洒落在方面地面上堆成小堆。
“王上不可!”
第二,凌逸原本就看他不爽,要是泄露了身份,那他还活个鸟!
“哈哈哈哈……”
在苍族之时,面对家族比试时同辈之人的挑战,苍弘文也从来没有输过,虽然家族里有很多比他还要天才的人一直在外历练或者闭关不出,未能有机会与他们一战,但苍弘文终究还是没有输过,也正是因为家族有一些比他还有优秀几倍几十倍的同辈之人,因此他为了证明自己,才奉毛遂自荐揽下了这征服凡界的苍族计划,以求证明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并且让和_图_书家族里那些“不屑”与他一战的同辈瞧上一瞧,谁才是最有能力的苍族新秀。
在场魔修在感受到苍弘文的气息完全消失在这方天地之时,一个个俱是色变大喊出声,其实一些魔修大人明明知晓苍弘文手里有着请求苍族内部长者来救的召灵石,可致死他也没有拿出来使用,也就是说,苍弘文这是一心求死,根本不愿意给自己一点活路。
如此原因有二。
“若是我说不恨你,谁也不会相信,可是我恨你,却也谢谢你。”
独自站在丑面巨鸟上的兽王是在场除了凌逸、小灵二人之外,第一个看出苍弘文举动的人,而他这话一说出口,全场所有魔郡魔修无不惊得色变,尤其是那气息不均,有些还带着伤势的十来名魔修大人,一看苍弘文有自爆举动,顿时失声喧哗嚷了起来。
第一,他是仙郡的叛徒。
“切莫冲动啊王上!”
“他要自爆。”
“把我的那份儿关怀,一起给她。”
hetushu•com“王上,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不提来生,不谈后世,今日,我苍弘文输的心服口服!”
无数道爆闪的漆黑魔光在苍弘文身体内部往外激射不停,在这最后一串长笑声中,一代凡界之王,苍族的年轻翘楚便是在那魔光爆闪,最后趋于收敛之中完全消失在了人世间。
“虽可能永不再见,但你记住,要好好待她。”
那是苦涩,是无奈,是嫉恨,是种种复杂的负面情绪纠集在一起的表情。
“月醒姑娘,我是真的喜欢你,但是你我注定有缘无分,所以这份感情,便让我带走了去。”
这十来名每一个都想要出手阻拦苍弘文的举动,然而他们还没动,便是被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锁定住了,这股气息他们并不陌生,因为就是这股气息的主人在刚才给予了他们毁灭性的打击,若不是凌逸与苍弘文那边突然引起了莫名其妙的约定,估计现在他们已是没有人能够继续站在这里喘和*图*书气了。
苍弘文把禁元密匙和解决苍魔掌隐伤的方法送到凌逸手里以后,便是凌空倒飞了一段距离出去,待得距离每一个人都有一段路程之后,才是面色一凝,浑身气息开始猛烈暴动起来。
“今生已是秋叶落,来世愿于春风卧。”
他觉得自己没脸活下去。
“我苍弘文自得出生直到今日之前,无论斗法、阴谋诡计、情事所有所有未尝一败,可今日,我却是败了,彻彻底底的败给了你,凌逸!”
征服凡界一百零八州郡,也全然是因为想要证明自己,获得属于自己的权势罢了。
刚刚投入苍弘文手下吞服爆元魔丹后将实力提升到凡界最巅峰层次的他才享受这种身为强者的感觉没多久,苍弘文便是败了,而且眼下正在引动自身元力进行自爆之举,一旦苍弘文身死,别说日后凡界的主人之位,就算活下去都将成为奢望。
魔界至强家族,没有之一!
“夫君,醒儿没被他碰过的,你要相信醒儿。”和_图_书
“凌逸,我记得你了!”
“我被自己拴的太紧了,这么多年来,真的好累……好累……如今,也算是解脱了罢!”
不多时,门外走进来一名老者,见到那木牌碎裂后急忙跑了出去,再往后,这老者所在的家族便是为一股凝重氛围所充斥。
而苍弘文自爆也没有那么轰轰烈烈的声响和场面,甚至那体外逸散的魔光都不是那么刺眼,一切都进行的悄无声息,苍弘文没有用自己最后的一分力量去给予仙郡仙修打击,由此可见,一是他心已然死透,二是对于这些仙修,他没有什么实际性质上的仇恨。
月醒红着俏脸,如是传音给凌逸道。
然而今日,他在凡界之中筹措多年的征服计划彻底夭折在凌逸手里,他败了,在各个方面都败了,一败涂地!
如此这般,赵耳便是脑子里开始疯狂转动起来,想着一会儿如何逃命的计策。
原本之前与凌逸一战导致苍弘文自身没有太多存余的魔元力了,所以现在他身上应该hetushu.com难以爆发如此狂暴的气息来,而既然能展现出这般情境,显然是极为不正常的一件事。
这个家族便是苍族。
再说苍弘文,就算那边没有小灵用威压阻拦那十余名魔修大人的举动,他也绝不会让这些人近得自己的身边,苍弘文本人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绝对底线,那就是——不能输。
这就好比一个状元郎,不愿意做官,却每一次都去参加科举,结果有一次发现有人比他要聪明许多,写出的文章也要好上百倍,那种天地之间的落差,会让这个人彻底疯掉。
……
苍弘文死后,月醒并没有因为那一席单方面的告白而感到分毫感动以及对苍弘文的感伤之情,此事过后,她最先想起的一件事居然是……
十来名魔修大人之中,心情最为复杂的莫过于赵耳本人了,虽然隐藏在衣帽之中的那张脸外人看不出喜怒,但赵耳却像眼前有一面镜子一样,能够十分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表情。
苍弘文没疯,却是不愿意再活下去了。
“吾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