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三十三章 送丹

云羽故作镇定一笑,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凌逸小友这是哪里的话,如今仙郡大势已定,云某哪里还有需要紧张的事情,当下都是我等仙郡同僚,魔修也是尽皆投降,云某心神安定的很。”
听闻凌逸找血痴讨要化劫丹时,云羽、云清这知晓化劫丹奥妙的师徒二人便是齐齐双眼放光,当凌逸把化劫丹甩到云羽面前,后者颤抖着双手将其视如珍宝般接过来后,便是死死攥着打量着这化劫丹,而后像是担心灵力流失,又赶忙掏出一个丹瓶将其放入,随即收入储物戒指当中。
“是么?可是我那血痴大哥好像对云羽殿主你有一些意见啊。”凌逸双目陡然一凝,气势大放冲着云羽冷哼沉喝道。
不过凌逸清楚归清楚,却是并未打算与云殿在此番时刻完全闹翻,一来云殿弟子人数众多,即便最后全部灭杀也必定会导致己方生出不少原本可以避免的死伤,每个人的性命都不是大和*图*书风刮来的,凌逸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抉择导致那么多人白白扔掉无故的生命。
云羽见状急忙将体内云雾元力释放出来,把整个身体都包裹在一片雪白虚幻的云雾之中,同时脚下步子转换,往后方极速移开了一小段距离,待得云羽觉得自己足够安全后,才是冷声遥遥问向凌逸道:“凌逸小友,你这是何意?!”
凌逸很敏感的捕捉到了血痴的神色,当即双目一寒,冷冷看向云羽,感受到凌逸那冰冷的目光,云羽心中突突狂跳两下,随即平定下来才笑着问道:“不知凌逸小友有何指教?”
血痴不知凌逸想干什么,却还是一句话没问翻手取出一粒化劫丹,这化劫丹本就是凌逸送给血殿的福利,当初血乏飞升时吞服了几粒,剩下的便全部放在血痴这里保管,为血殿核心人员日后飞升所用。
“那好,血痴大哥,你那里还有化劫丹么,给我来一粒。”凌和-图-书逸回应云羽一句,继而扭头与血痴说道。
凌逸脚下步子凌空往前飞跃了一段路程,待得距离云羽不足十丈远的地方才飘然停下,云羽见状身体紧绷的更加厉害了一些,浑身那股躁动的气势也是难以抑制的即将爆发出来。
二来毕竟此时大局已定,苍弘文的计划,哦,不,应该说是魔界的征服凡界计划被他打破,凡界每一个州郡他并不能完全兼顾,但只要苍弘文的死讯传开,必然会有无数修士势力群起反之,重新夺回所处州郡的掌控权,毕竟没有人愿意一辈子当奴隶。
云清看着自己的师尊把这等宝贝据为己有,心中虽有不悦却不敢表现出一分一毫的不满,毕竟云羽是他的师尊,他不能做那种欺师灭祖的事情,而且凭他的实力也做不出这种事情来杀人夺丹。
放好化劫丹后,云羽才是盯向凌逸,有些不太理解的问道:“凌逸小友这番举动乃是何意?”
和图书云羽殿主,何故让您这般紧张?”凌逸嘴角扯起一抹莫名的弧度,朝向云羽问道。
云羽吼着,云清、云冀等一众云殿弟子便是开始朝云羽身后聚拢而来,而血痴、月璐等人则是带着血、月两殿弟子以及兽王等兽族强者们一起站到了凌逸身后,双方拉开架势,一方有着三十余万云殿修士,另一方则是有着七十余万修士,留下在场那些魔修也是一个个有些发愣,之前双方还联合在一起对付他们,为何现在又摆开架势大有一战的情境呢?!
想着想着,云羽又开始犯起了嘀咕,心中默默念道:“难道说是这丹药有问题?”
凌逸问完,云羽也是把气势一收,点头说道:“凌逸小友所言字字珠玑,而且云某也确然有早日前往灵界与老朋友相会的愿望,尤其是林家老祖,云某可是对曾经的比斗刻骨铭心,早有想再战一场的心思了。”
云羽先前的表现血痴可是全部看在眼里,而且在m.hetushu.com帮助他对付苍弘文的时候也是一直在躲躲闪闪,根本没有全力与那苍弘文一战,若不是血痴最后拼尽全力施展出血魔印之法将苍弘文伤到,若不是凌逸及时赶回,估计现在当下的结局就要彻底更换一下了。
面对云殿殿徒在云羽这般带领下的敌对姿态,凌逸心中其实早有所料,在第一次见到云羽的时候他便是能够猜到如今会有这么一天到来,往往越是有心机的人就越在乎自己的未来和自身性命,如果今日没有他一人力挽狂澜的话,凌逸没有理由不认为现在的血痴等人已然成了死尸一条,而云羽也必然在苍弘文身旁勾肩搭背,一副亲热模样。
云羽双眼微微一眯,丹田云雾灵涡中的云雾元力已是蠢蠢欲动,随时准备应对凌逸的突然袭击,表面上却是不露分毫马脚,疑声反问道:“哦?不知凌逸小友什么事情不明白?凭凌逸小友这般天资,想是能难住小友的事情不多吧?”
“指教不http://m.hetushu.com敢,就是有些事情不太明白。”凌逸脸色由冷转淡,隔空说道。
云羽的存在对凌逸既是造不成麻烦,那后者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见云殿修士在云羽的带领下满是煞气寒意,隐隐中还流露出一抹对自己的畏惧之色,凌逸将气势陡然一收,抬手让身后修士尽皆放下阵势,随即看向云羽道:“云羽殿主,有些事情我想你也知道我全明白,你做任何决定都是本性使然,凌某怪不得你什么,也没有资格怪罪你什么,血乏前辈还有苑莹殿主已然先一步前往灵界,林家老祖亦是身在那里,想必云羽殿主也想早日前往灵界与老朋友相会吧?”
取过血痴递过来的化劫丹,凌逸一甩将其甩到云羽近前,见状血痴等人皆是不解的想要伸手阻拦,却是被凌逸以眼神阻止住了。
从凌逸刚才的话听来,他明明是知晓了自己的意欲举动,可为何明知道自己差一点就把血、月两殿背弃掉,为何还要如此对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