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三十九章 伤,我自己治疗就行

“咳咳……那个,各位,今日一战我发现身体可能疲惫过度,需要去休息一下,大家先聊着,我带着醒儿先去休息,然后帮她恢复元力。”
凌逸绝对绝对相信的人不多也不少,算上他死去的爹娘,还有那几位红颜知己,再另外的就是他这个“兽族”兄弟了。
“咳咳,这个……我觉得兽王前辈您的伤势还是赶紧去治疗一下比较好,万一耽误了这一会儿,回头落下什么隐患可就完蛋了。”凌逸轻咳两声,赶紧转移话题到兽王所中“苍魔掌”的问题上,兽王听了这话,却是不知憨厚,还是故意而为,回应道:“我这伤没关系,你将那玉笺给我,我自行疗伤便可,已经劳烦小友那么多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再麻烦你。”
因此血律把话锋引到了小灵的身上,凌逸自然是乐得与众人分享自己这个好兄弟的。
你自己告诉别人不花心,可事实摆在眼前,这话谁信呢?
听完血菱的疑问,凌逸点头回答道:“嗯,我www.hetushu.com们两个正是在紫岚州相遇,其间发生的种种太过繁琐,就不在此一一为大家赘述了。”
“差点忘记了,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他叫小灵,是我的兄弟,很要好的那种。”
众人恍然点头,血律等人与凌逸说起话来并无太多顾忌,毕竟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经历过了生死,而且凌逸待他们又一直好的没话说,所以在听了凌逸的介绍后,口角最没遮拦的血菱又是当了代表,朝凌逸问道:“兄弟?凌逸大哥,这位小灵大哥是紫岚州的……呃……是紫岚州的人么?”
“对了……醒儿姐,我没有说你的意思……”
凌逸也不再回座位上坐下,叽里咕噜的撂下这么一句话,转身拉着月醒便是在一阵风中溜出了大殿,气得那血琪愤愤的连连跺脚,朝殿门口娇喝道:“凌逸!等姐姐我再和晴儿妹妹、萱儿妹妹相会,必定参你小子一本!”
好在小灵为人后的那浓浓的漠和-图-书然之意只是对待所有除了凌逸本人之外的修士,但凡凌逸有灾有难,他绝对是第一个冲上前替凌逸挡致命攻击的一个人,而后者也愿意为小灵这么做,两人的感情,难以用言辞来表达其深厚程度。
兽王起身来到凌逸近前,坚持要自己去疗伤,他的神色也算迫切,毕竟那么多年因为这掌伤没能提高修炼进程,如今好不容易取到可以解决这般伤势的机会,他怎可不欣喜欲狂。
男人之间,最能促进感情的莫过于一起在战场上经历生死,如此一来,凌逸对小灵的情感不可谓不是深刻到了极处。
至于自豪之谈,当然是因为小灵在当下凡界之中,除了他本人外恐怕再没有人能够与其一战,这一点从小灵能够仓促下安然挡住苍弘文一击便能看出,而且凌逸也并不觉得现在的他比小灵强大多少,他总是有一种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感觉,便是小灵体内藏着些什么力量,这种力量带给他的感觉并不是很舒服,可和图书凌逸能保证这股力量一定无比强大。
“哼,这一点不想赘述,那还不跟我们说说,你跟月醒姐姐的故事啊?”凌逸刚说完,血琪立马就阴阳怪气的接上了话,她这语气中并没有责怪月醒什么的意思,而且还看向被她这一句话搞得红透了面颊的月醒一个笑意眼神示意,让其不必太过在意,接着便是换了一副阴沉的脸色死死盯着凌逸。
说到月醒,尤其是被知晓柳芸晴、伊凝萱二女的血琪提及,凌逸实在是有些头大,开始时柳芸晴和这个火爆妞儿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冰火相容成了好姐妹,然后搭救回来伊凝萱,若不是因为他和伊凝萱的感情最早,也是最让人感动的,血琪定然不会把伊凝萱也当成自己好妹妹看待,这下倒好,月醒是凌逸最近才泡上手的,这次你怎么解释?
凌逸从出生到修炼,然后一直努力到如今这般地步,能让他完全相信的人很少,哪怕像伊弘、秦博、血痴等这些算是跟他关系比较近的兄弟,他和_图_书也并无法完完全全的去相信他们,不是凌逸做人差劲,而是这个修真界里实在是存在太多变数了,谁也没法保证,在足够的利益驱使下,所谓的兄弟不会在背后捅你一刀。
好在小灵并不在乎这些,他在乎的只有凌逸的安危,其他的只要你不故意招惹于他,他是不会生气的。
血菱言及最后有些结巴,不是他没想好要说的话,主要是他也清楚小灵之前释放的能量分明就是法力,所以叫一个蜕兽期凶兽为“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尴尬。
凌逸见这兽王如此不帮自己解围,心里也知晓大概是因为后者伤势终于有机会痊愈,故而才高兴的忘了帮他搞定眼下这为难处境,无奈,他只好瘪着嘴把从苍弘文那里取回的玉笺送给兽王,而后便是感觉自己针芒在背,转首一看,原来是血琪正在死盯着他等待回应。
兽王取了玉笺,便是在血律唤人引领下回去疗伤了,大殿中人越来越少,可这气氛却是越来越火热。
小灵则不然!
凌逸回首http://m.hetushu.com瞧了一眼他这个说什么也不愿意与众人分座而坐,偏要站在自己身后的兄弟,转目环顾众人一遭笑着介绍道。
问及小灵的身份,凌逸心中满满的都是温馨回忆和自豪之情,这是他的兄弟,他最值得信赖的兄弟,而且两人在一起共生死不知多少次,哪怕小灵之前在化蛋沉睡之时,凌逸在每每经历生死之战的时候,也能感觉到自己在和小灵并肩作战。
“凌逸小友,还是将那玉笺给我吧。”
在小灵体内的能量,自然就是小灵自己的能量,由此可窥,小灵的实力十分莫测,如果真正来一场生死之战,并且小灵能够运用出那股能量之一二的话,恐怕凌逸自己都不能彻彻底底的说可以将其击败,更不要说是灭杀了。
说到最后,血琪难得显露了自己女儿细心的一面,多言一句避免了月醒的内疚,毕竟月醒怎么说都是后来者,难免会被一些人在背后说道什么,不过大部分人月醒不在乎,她在乎的都是凌逸朋友的看法。
“不麻烦,不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