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四十章 夫君你是大坏蛋

“不要,不要,夫君你坏死了,居然拍……拍人家……那里。”
“去你的,谁是你的?!我可没说!”
另外,只有在不断的纷争之中,修真界才会保持最为鲜活的状态,有竞争才会有进步,这一点不光是在凡界中是为真理,在其他各界之中同样是值得所有修士认真看待的一个点,假如凡界所有州郡都到了苍弘文的掌控之下,修士之间的争斗会减少,进阶的速度也会由此降低,或许苍弘文有方法炼制丹药,像帮助赵耳晋升修为一样提高凡界修士的修为境界,但那样终究不是自己修炼而来的,强大起来也终有停滞之时,必然无法与现在的修真界修士相比。
少顷,月醒缓缓从凌逸怀里撑出来,本来是想抬头多凝视自己挚爱的这个男人一会儿,可不知为何,看了一眼之后她突然把头低下,双手扭动着衣角,宛如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女孩一样,不言不语,不知在思虑着什么。
胸口开始逐渐湿润,凌hetushu.com逸也能体会到月醒之前这分情感压制的有多么不容易,可这种气氛下,他也不能说什么花花的话来调笑月醒,而说一些柔情蜜语又容易让月醒更加情绪失控,无奈之下,他唯有把所有的言辞转变为手上轻抚,轻揉着月醒的玉背,抚着她那一头柔亮无比的乌黑长发。
“咯咯咯……夫君你是大坏蛋!”
凌逸与月醒对谈几句,月醒就是闷在枕头里不出来,左思右想之下,凌逸觉得还是当初对付伊凝萱最有效简便的方法此时最能“制服”月醒,而且不出凌逸所料,一般类似于月醒这种才貌双全的苍天宠儿都怕痒,他还没发挥三成功力,月醒就已经娇笑连连,窜起来闪躲他的魔抓了。
两人你追我赶,围着房间里的桌子绕了半天,最后,还是凌逸一个箭步扑上去,把月醒拉到床上按在了身下……
眼下则不同,苍弘文已死,魔郡大军的连胜铁蹄被阻挡下来,凡界一百http://m.hetushu•com零百个州郡将会重新恢复那种各自为政,宗门家族之间互相争斗的局面,这种局面看似要比统一的局面乱上许多,也会因此徒添无数生灵陨灭,但它同样有着许多好的方面。
“醒儿,你到底起不起来让夫君看?!”
“嗯?”
凌逸见得月醒这般姿态,当即不由疑问出声,双手作势要抬起月醒的面庞问道。
因此月醒在凌逸和苍弘文战时,虽然有着千般万般的担心与恐惧,却依旧死咬牙关,不肯流露出半点羸弱的模样,她不能让凌逸因为自己,而在战斗中丧失心境的掌控权,从而落败甚至于当场横死。
凌逸才自语完,便是听得月醒呼喊于他,待他将目光锁定住站在自己不远处的佳人脸上,发现后者正眸子里浸着泪水,心中顿时被疼惜之情所充斥,心慌之下连忙跑上前把月醒揽入怀里,而感受到凌逸温暖胸膛,此时又静寂无人,月醒才是终于忍不住低声啜泣起来,先http://www.hetushu•com前被苍弘文所捉,她真的怕了,怕自己以后再也见不到凌逸。
月醒言罢,凌逸这才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嘴角扯起一抹好看的微笑,轻轻走到床榻边上,凌逸用手指捅了捅月醒的腰部,可佳人扭动了两下那具妙曼身躯后仍然不肯抬起头来,凌逸见状坏心骤起,以适中的力度朝着月醒挺翘的屁股上就是一拍,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月醒倏地直起身体,满眼惊诧之意看向凌逸,随即望见后者眼眸中的坏坏神色,俏脸唰的一下红了个透,而后重新返回枕头的怀抱,这下是更不要抬头了。
“呀,还不认账,好,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大王的厉害,搔痒神功!”
“醒儿,你怎么了?”
可以说,只要凌逸在日后的经历中保持时刻警惕,将浊之道义蕴含的奥妙全部挖掘出来,那么众界巅峰之位上,必然有他凌逸的一席之地,而作为有这种潜力的男人的妻子,她们自然不愿成为拖累,就算帮不上忙,和*图*书起码不能让凌逸分心去照顾她们。
如今大事已定,这方空间里只有他们夫妻两人,月醒自然不用再顾忌那么多心境烦扰,这一刻,她把所有的委屈担忧全部化为最晶莹的泪珠,将它们洒落在自己最爱的男人胸膛上。
寻常情况下,月醒是不愿意在凌逸面前哭哭啼啼的,她和凌逸其他几女的思想有一点无比相似,便是不愿意让自己成为凌逸的累赘,凌逸有多么优秀她们全部看在眼里,尤其是在得知凌逸接受的乃是无比诡秘强大的浊之道义传承后,她们更是明白,凌逸的未来绝对不能以常人思维去理解看待。
他那双白皙修长的双手才靠近月醒,月醒惊的连连后退,最后一下子扑倒在床上把面庞迈进枕头,瓮声瓮气的叫嚷道:“夫君,别过来,醒儿才哭完,不好看!”
“夫君……”
听着身后血琪的呼喊,被凌逸抓着皓腕,一路往血殿之中凌逸所住之地奔跑的月醒俏脸粉红一片,自打解决了魔郡郡王苍弘文以及其争霸和*图*书凡界计划后,月醒这张从青纱下展露出来的绝世容颜便一直在粉红色中浸着,没办法,像她这种以前从来不谙世事的纯真“小姑娘”,哪里受得了那么多人调笑戏谑。
“哼哼,你个小妮子本来就是我的,拍拍怎么不行了?”
凌逸拉着月醒像是一阵风般返回到他那二层清雅小楼里,等进入房间,凌逸翻手把房门带上,然后跑到窗口打开一个小缝隙,确定没有人在后面追来,尤其是血琪那个“老大姐”没追来以后,他才是转过身来长长舒了一口气,作势摸了一把头上冷汗喃喃道:“女人啊女人,果然是最难对付的生物,我宁可多跟渡劫期修士打上几百场,也不愿意跟女人进行口舌之战。”
“小妮子,你不是不起来么?别跑!”
比如,苍弘文若是统一了凡界,那么天下大势为魔修所控,魔修为人狠辣狡诈,届时被折磨致死的仙修、妖修以及凡界其他种类修炼者将会成几何倍增加,其死亡人数不见得就比各个势力之间的死亡人数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