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四十一章 夫君,你的本命宝器怎么没收?

“呀!它还会跳!”
凌逸“无意”之下把月醒按在了身下,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姿势摆的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凌逸盯着月醒那张堪称绝世的娇美容颜,后者瞧着他俊逸清秀的面孔,两人就这么互相欣赏着彼此心中万般热爱的人,心境逐渐变得有些躁动,跳动的幅度随之加剧,凌逸还好,反正这种事他没少做,月醒则不一样,自打上次两人在山顶做过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后,虽然没进入最后一步,却也是让月醒羞的不行。
待得触及那一对饱满,凌逸心中大呼一声好爽,在月醒扭动不安、眼神迷离的情境中肆意改变着形状。
“夫君,莫不是你没有把本命宝器收回体内,而是放在身上了?”
被抓住小兄弟的凌逸这下可是遭了罪了,他本来压抑着内心的躁动就无比艰难,眼下这小妮子又不知不觉的揪住了它,揉捏两下之后,小凌逸便是更加挺立火热了。
红着俏脸的m.hetushu.com月醒余韵未消,却是实在被“小凌逸”顶的有些别扭,当即不由皱着黛眉,轻声疑问道。
“唔唔……”
月醒有些好奇,有些失望的样子看的凌逸心中一阵涟漪波荡,疼惜无比,无奈之下,他只好凑到月醒耳边,轻声把那“本命宝器”的原形给月醒解释了一遍。
粉红桃色一直在月醒的脸上从未褪去,而且一直顺着她白皙的脖颈一直往下蔓延,直到衣裙脖领处才是隐入衣物之中,再也看不清里面的景色,这种诱人情境自然是不免让“小凌逸”跃跃欲试,然而凌逸心中瘙痒难耐是真,可随着经历的增多,年岁的增长,他也是渐渐更加深刻的了解到一个男人的责任,没有家,何以夺其身,安其心?
少顷过后,月醒开始有些喘不上气来,凌逸才是意犹未尽的把嘴巴挪开,挪开之后,月醒呼吸急促,大口大口的吸收着四周清新空气,胸口http://www.hetushu.com那一对丰盈不断气浮煞是诱人,见得此幕,凌逸按捺不住内心的激荡,差一点就要让“小凌逸”展开征伐之路,好在最后时刻他默念“清心咒”,一通阿弥陀佛念完,内心的躁动才是得以平息下去,不过小凌逸昂首挺胸的姿态还是被此刻身体无比敏感的月醒给感受到了。
“夫君,你坏死了!”
凌逸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月醒看,然后轻轻唤了月醒一句,安静的气氛被打破,月醒这心境刚是有些缓和了一点,却不料她连一个“嗯”字都还没说出来,眸子里那张充满爱意神色的面孔便是在她瞳孔中迅速变大,随之她就是嘴唇一湿。
“嗯,抓到了,就是它。”
月醒不明,他们两个人之间难道还需要隐藏什么吗?为什么不能乱抓,有什么东西是不能给她看的呢。
“不行不行,这个不能看!”
知晓答案的月醒既对凌逸不与自己保留“秘密”而喜悦http://m.hetushu.com,却又是难以抑制的因为凌逸这话而搞得心脏跳动不已,脸上粉红如同那似火玫瑰娇艳欲滴,这般姿态加上惑人娇嗔惹得凌逸是实在忍不住要动手动脚一番了,二话不说凌逸重新把月醒按在了床榻之上,随后撩起裙角,把手缓缓探入其中,顺着月醒玉腿侧面光滑泛香的肌肤一路往内,先是滑到那一分肉不少、一分肉不多的小腹,然后再往上,往上……
月醒到此还不知那所谓的“本命宝器”就是小凌逸真身,攥着它后还不忘揉捏了两下感应一下其硬度,这么一捏她忽然发现这个“本命宝器”的硬度似乎和凌逸那漆黑重棍宝器不太符合,虽说陨灵重棍大小可以改变,但这硬度却是难以更改,而且就算能够更改,凌逸也不会没事把陨灵重棍变的软了那么一点儿吧?!
“醒儿?”
遭到突然“袭击”,月醒本能下有些闪躲,但发现自己无论怎样都避不开凌逸的侵袭,而且自己也hetushu.com是越来越迷醉于这种令人亢奋的感触中,她开始有些回应起来,自己的贝齿不再紧咬,而是慢慢松开,任由凌逸灵活的舌尖冲刺,同样予以香甜的津液呼应,跟凌逸的口水混杂在一起,彼此享受着两人最为深刻的气息。
激动之下,小凌逸不由自主的上挑了两下,惊得月醒当场就是一声惊叫把手松了开来,而后不等凌逸反应,连忙问道:“夫君,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呀,拿出来给醒儿看看。”
当然,这一点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这么想……
凌逸还没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反问道:“没有啊,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
月醒纯真的说着,还把手开始往下面伸,凌逸也不阻拦,看着她那双白皙剔透的玉手一点点伸向自己小凌逸那里,等他反应过来,欲要阻止月醒的动作时,月醒已是摸索一阵,抓住了他的“好兄弟”……
“总觉得下面有什么东西硌着我呢,就在两腿中间那里。”
心中如是想着,和图书月醒却是不敢强硬让凌逸给他看那个硬物,因为她怕自己这一时不懂事会惹来凌逸的不悦。
凌逸一听月醒要看,一种邪恶的心思瞬间暴增,充斥整颗内心,还好他还算是紧咬牙关,守住了最后一丝理智,手忙脚乱的从月醒身体上支起来,迅速调整了一下呼吸才是将月醒扶了起来说道:“你个小妮子以后不许乱抓知道么?”
不过“大事”办不了,“小事”做一做还是没关系的,何况如今月醒刚刚抚平因为苍弘文之事而生起的惊慌心绪,要是不趁热打铁,帮她好好安定一番,凌逸实在无法原谅自己!
“哦,醒儿知道了……”
两人就进行过那么一次,之后凌逸便为了帮助月醒寻找禁元密匙恢复元力之事前往了魔郡大地,故而这种事情对现在的月醒而言,基本上和第一次没什么两样,不谙世事的她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这种羞人的情境,哪怕是寻常牵手之举,她也是会本能下环顾一下四周,瞧望一遭是否有人注意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