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四十二章 我想去看看晴儿姐姐

“怎么了?”
“夫君。”
“醒儿,我……”看着月醒扭捏紧张的样子,凌逸暗恼自己这邪火憋之不住,佳人刚从魔爪下逃脱,他非但没有好好予以慰藉,反而做出这般事情来,于情于理实在说不过去,幸亏他及时收手,万一在这种情况下夺了月醒身子,不光是时机不对,也是违背了他自己的初衷。
深情的告白无须太多言语,凌逸默默把月醒搂在怀里,两人享受着这短暂而无比珍贵的宁静一刻,没过多长时间,这宁静便是被月醒给打破了。
月醒爱恋的抚了抚凌逸的面庞,点头回应道:“醒儿会一直陪在夫君身边,即便离开,也会在你找我的同时,寻找你。现在夫君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晴儿姐姐,我想看看她。”
这种思想或许很傻,却无比高圣。
不仅是柳芸晴一事,所有关乎凌逸的女人,他都跟月醒坦白过,只不过每个人凌逸都没有细致的讲给月醒听,现在距离二人最近的莫过http://www•hetushu•com于正在血殿血池之中接受血魔之妻传承的柳芸晴,自打接受传承起,柳芸晴就一直呆在血池中没有展露半点动静,如此,凌逸在心生担忧之余,亦是有着满怀的浓浓思念,只不过在他一直把对自己那几位不在身边的红颜之思埋在内心深处,而且他觉得,如果面对月醒时去想自己那几位女人,实在是有些太过分,可眼下被月醒这么一提,他便是本能下怀念起与柳芸晴的种种来。
扑哧——
女人之间无论关系好坏,难免总会生出一点点攀比的情绪,尤其是同为凌逸的女人,虽然月醒不排挤柳芸晴,也并不把她视作与自己争爱的敌人,但无论怎样她也得看一看,自己这个在将来要一起侍奉夫君的姐姐长相气质究竟如何。
月醒轻唤一声,凌逸闻声反问,却发现月醒的脸上有着一点点不太愿意说出口,却又十分想要询问的意思,见此一幕,凌逸只和*图*书得微微一笑,用手刮了一下佳人的可爱小鼻子,满腔宠溺之意的说道:“有什么问题就问,咱们这老夫老妻的还用藏着掖着?”
美人见状,在凌逸收回双手的刹那,她虽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落,却是也反响过来自己刚才有多么的放荡,念及至此,月醒俏脸红若滴血,低头一边整理着凌乱的衣着,一边扭捏在旁不知自己摆出什么样的动作才能掩饰自己此刻的慌张。
说完,凌逸没有得到月醒的呼应,反而是看到了一双无比幽怨的眸子死死盯着他,这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那一句“老夫老妻”算是闯了祸,他深得浊道奥义,能够在百余年内成长至厮,可月醒不然,相对于修真界中大部分修士而言,月醒的修炼天赋可以说是超越了九成半以上的人,但饶是如此,进阶到渡劫期圆满之境,她依旧是用了一千五百年,这段漫长且枯燥的修炼虽然没能让她的容貌又半点老化,也没能让她的小女儿心和-图-书态变得老龄,却是听起来怎么都像一个老太婆。
故而“老”这个字,让月醒有些别扭的认为,自己和凌逸在一起,似乎成了“老牛吃嫩草”的典范。
让凌逸这么一说笑,月醒本来就没有生气只是佯装愤怒的姿态终于忍不住被那惊世一笑所覆灭,随后月醒思虑了一番,才幽幽问道:“夫君,刚刚一直在听他们说晴儿姐姐,她现在,还没出来吗?”
她不会让自己的爱人因自己的爱而为难。
“嗯……嗯……”
凌逸回到血殿主城后,一直没有提及此事的原因,便是怕自己见到柳芸晴后,离开前往五界的心思会因此松动,如果不离开,他将把时间浪费掉,实力不会进步,那他们安稳幸福的日子会推迟,还有正在等待他的那些红颜们也会因思念而变得日渐憔悴,甚至误以为他忘记了她们,届时事情便是会变得无比麻烦,且可能造成无法挽救的乱境。
月醒在凌逸熟练的手法下逐渐迷失了自我,眼眸www.hetushu.com隐含春水,波荡而起伏,女人骨子里的媚意徐徐喷发出来,混杂着她那天生特有的体香让凌逸沉醉其中难以自拔,好在两人即将进入最为火爆的阶段时,凌逸突然把手上的动作停下来,随即赶紧起身,坐在墙边一脚略有粗重的喘着气。
闻听凌逸的言辞,月醒二话没说,只是一下扑倒在他的怀里,随即抬起她那玉葱般剔透的白皙手指堵在凌逸嘴上,余情未褪的她俏脸泛着粉红,轻声回应道:“夫君,你什么都不要说,醒儿从跟了你那一刻,便是你的人,心是,人也是。”
回味了一番和柳芸晴在一起的日子,凌逸看向月醒,柔声回答道:“她还在接受血魔前辈妻子的传承,当时血魔前辈的妻子说这个传承可能要接受很成百上千年,也有可能用不了多久就出来,所以我也不清楚晴儿什么时候接受这一次修炼,不过不管多长时间,我都会等她,就像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陪你一样。”
之前那给了他身子http://www.hetushu.com的红颜,说起来一方面是凌逸自己不太懂事,对于男女之事有着好奇之心,加上很多都是无奈之下“被逼”而为,当下月醒这事与“被逼”完全沾不上边,他又成熟了许多,自然不愿就这么让自己的女人给了自己。
月醒突然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来,凌逸先是面色一怔,随即认真思虑了一番,他自然清楚月醒不会因为柳芸晴的原因争风吃醋埋怨自己什么,但这种事情毕竟有点尴尬,何况柳芸晴未醒,见了以后难免徒添伤情。
自知言语出岔子的凌逸连忙转移开话题,把月醒搂的紧紧地说道:“我的醒儿宝贝,有什么话就跟夫君说,你想吃啥咱有啥,你想玩啥咱就去玩啥,你要是想跟夫君来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咳咳,不是,说错了……”
凌逸沉默,月醒也明白他这是在回忆以往,对此要说心里面没有半点醋意,那就只能说明月醒不是女人,幸在她是个很聪明的姑娘,与凌逸其他几女一样,懂得:爱,就应努力去爱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