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四十四章 夫君去哪,醒儿去哪

尽管凌逸知晓月醒之前的一前五百年里可能因为有月殿支持的原因,并不需要自己外出寻找什么宝器材料或者天材地宝进行修炼,但他还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醒儿居然见到这种场面都会觉得惊奇,身为修士,难道连这点见识都没有?!
月醒张开眸子的同时,凌逸快步上前有些担忧的握住她的小手疑问道,月醒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摇了摇头出言安慰凌逸道:“夫君别担心,醒儿没事,现在醒儿又是渡劫期圆满的强者了,这样也不会成为夫君你的累……”
凌逸两人脚下的血灵剑冲入血池深处后便是自主释放出来一层血光光罩把二人包裹住,接着一路往下深入,直到到了血魔所设的洞口前面才停下,进入洞口后,那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猩红血液便自主饶开,没有半点鲜血流进这山洞之中,见得此幕,几乎很少在外面游历的月醒眨着好奇和*图*书的双眼,惊声感叹道:“夫君,这个地方好神奇啊,居然在那么一个血池下面会有这么一方天地。”
凌逸答应一声,右手揽好月醒的杨柳小腰,继而翻手一抛,将血灵剑甩了出来,凌逸搂着月醒踏上血灵剑剑身,两人在血灵剑的携持下飞速掠起,而后扑通一声钻入血池满满的血水之中,虽然接受了永生之血的传承后凌逸已是不虚这血池中血水的挤压之力,但月醒并非血属性灵脉,进入血池难免会产生些许抵抗之力,基于这般原因,自然还是有血灵剑在身旁防身比较稳健一些。
“醒儿,感觉如何?”
比如现在,若不是两人还有要事在身,而且凌逸也不想现在就把月醒给吃掉,不然的话定然会被月醒此刻的乖巧可爱模样所拜倒,衣衫翻飞之景定是毅然显现。
“好。”
凌逸问完,月醒神色有些黯然,把头略低和*图*书回答道:“嗯,以前师尊都不让我们师姐妹外出的,就算外出也是就近的那几座城池,因为一般修炼需要的东西都会有人给,师尊不想我们出去,招惹到男人……”
月醒只觉自己丹田中那被朦朦魔光光罩罩住的月元力漩涡在禁元密匙钻入之后便开始有了重新旋转的迹象,那层由禁元魔锁造成的光罩一点点的向外膨胀,随着膨胀程度逐渐增大,其厚度也变得越来越薄,接着这层束缚着月灵涡转动的魔锁光罩出现裂痕,一缕缕淡黄色月元力徐徐从中流散出来,顺着月醒体内灵脉往全身扩张,助她那渡劫期圆满之境的浑厚元力重现于世。
“原来如此,好了,以后夫君会带你到很多很神奇、很美丽的地方,不要难过了。”
毕竟,月醒的容貌实在是太过诱人了。
月醒闻言点点头,虽然心中对那满池的鲜血还有着些许心悸之感,但有了实和*图*书力以后,这心理上总归还会平缓了不少。
“醒儿!”
“醒儿,你不会连这种类似的,比较特殊的地方都没去过吧?难道说以前这段时间,你就一直呆在月殿主城里面修炼?”
“嗯,放心,我没事,咱们走吧。”
望着月醒体外逐渐喷放出来的渡劫期圆满气息还有那纯正的月属性元力波动,凌逸会心的点点头,心中暗道:苍弘文果然没有欺骗自己,若是他敢在这禁元密匙上下半点手脚,哪怕你魂飞魄散老子也要把你揪出来再杀上个千万遍。
两人如是又温存了少顷时候,凌逸才是牵起月醒带着微微凉意的玉手来到那血池近前,而后转首看向月醒问道:“醒儿,准备好了吗,要是没问题,夫君这便带你下去了。”
“恩,以后夫君去哪,醒儿就去哪。”
凌逸及时出言制止住了月醒接下来要说的话,眉头紧紧凑在一起,满脸不高兴的样子,和图书月醒见状也自知是说错了话,一双藕臂环过凌逸的腰身,侧脸深深埋在凌逸胸膛上,柔声说道:“夫君,醒儿知道你不想醒儿说那种话,但是你要知道,醒儿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成为你的麻烦的,醒儿也要变强,最好是强过夫君你,那样就不用你这个大坏蛋欺负了。”
最后一句话说完,月醒俏脸又是止不住的红了起来,主要是还念起了之前凌逸把那只魔爪探入自己衣裙里的景象,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初尝情爱滋味的“小姑娘”而言是最为难忘,也是最为蚀骨的一件事,但凡有了这第一次,表面上她们或许并不说什么,可却是食髓知味,甚至在以后会刻意做出一些举动来挑起自己男人那方面的想法……
不过凌逸此刻心中还有另外一种情绪,他比较担心月醒会因为这种想法而去做一些危险的事情,也怕月醒会因为要追赶自己而逼迫自己进行强度更加深和*图*书刻的修炼,说实话,若不是担心日后两个人或许会因一些不可抵抗的因素而分开,他绝对不会同意月醒现在的想法,无奈世事无常,万一他在某一刻不能在月醒身边保护她,月醒的确需要足够的实力去自保。
血魔的确是死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那家伙可是数万年前的狠人,真仙级别的巅峰大能,谁能保证这血水一旦感受到异样的气息不会发动某种隐藏极深的自我守护能力给予月醒打击?!
以禁元密匙解禁元魔锁对元力的束缚要比当初月醒中招束缚住月元力的过程慢上许多,约莫得有个半个时辰的功夫,月醒才是悠悠睁开了双眼,在与凌逸对视的刹那,凌逸能明显的感觉出月醒那双动人的眸子明显变得更加灵动了一些,原因无他,因为此刻的月醒,已是恢复了她那月殿除了月苑莹外至强者的身份,同样,这一刻的月醒才是真正配得上现任月殿殿主的职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