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四十八章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血菱站起身子,也是知道自己刚才似乎说漏了些什么,一边揉着自己的屁股一边委屈道。
凌逸冲着血痴嘿嘿一笑,佯装客气的说道。
凌逸问完,血痴懒洋洋的瞥了眸中带着不解之色的月醒一眼,随即朝他轻轻点头回答道:“嗯,解决了,这小子头脑精明的很,还把着装样貌更变了一下,好在有个渡劫期圆满魔修为了表明自己投降的忠心,把他给指了出来。”
日子就这么平淡而温馨的过着,一般情况下小灵都是在血痴派人安排好的房间里打坐吐息,凌逸也知道小灵似乎不喜热闹的情境,故而也没特别叫他出来一起跟血殿众人谈天说地,这次倒不是凌逸偷懒,尝到了安稳日子就不思进取,主要是他给了云羽一个月的时间准备飞升,他不走,凌逸无法安心与小灵前往兽界。
见的此幕,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一阵说笑结束,凌逸回到房间里把余红hetushu.com未消的月醒从房间里面叫了出来,一行众人闲来无事,难得一起出去到别的城池闲逛一遭,等到傍晚众人归来,血琪、血婷两姐妹已是和月醒打成一片,三个姑娘把凌逸这一群映着夜色饮酒说笑的大男人撇到一边,自顾自在房间里分着今日买的衣裙首饰。
用井底之蛙形容凌逸或许有些不太贴切,因为他从来不以自己如今的实力而感到自满,与之恰恰相反,他从未放弃过追求更高更强实力的念头,他也始终明白,在那高处不胜寒的地方,还有着美景和挑战在等待他。
说这话时凌逸脸上满是猥琐暧昧的表情,看的月醒一阵脸红心跳,她原本想着拒绝他,可一想到这家伙一直只欺负自己,却不要了自己,让她感觉自己在某些地方好像输给了柳芸晴等女什么,如此矛盾思想下,她还是不言不语轻轻嗯了一声,任由满脸得意www•hetushu•com笑容的凌逸牵手往住所走去。
何况凌逸现在在凡界之中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但在那更加高级的五界之中,还有着涅灵期、玄灵期、幻灵期、破灵期的超级强者,更不要说那虚无缥缈的仙界更存在无数鬼神莫测的真仙,如此看来,凌逸也不过是一只强壮一些的井底之蛙而已。
血痴说到这种程度,月醒自然是明白了两人你来我往说的是什么事情,低头看了一眼血痴手中的布袋,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却并未说话。
最后凌逸忍不住,伏在月醒耳边轻声解释了一下,并让她把这件事情跟大家说清楚,告诉他们二人晚上根本就没做什么事,可凌逸这个举动不可谓不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月醒脸皮这么薄,你让人家张嘴给你解释这种越描越黑的事情,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是什么?!
“你丫的最好别修炼岔了气!”
让凌逸差点没气疯的当属血菱,www.hetushu.com这小子没心没肺整天惹是生非,属于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见到凌逸百般推脱一直说自己没做什么,这丫一急上前大大咧咧的揽过凌逸肩膀,拍着自己胸脯说道:“凌逸大哥,你不承认可就没意思了,这种事怎么了?虽然我没干过,可每天我都跟婷儿交流感情的!”
当然,这两个人的后续自然没有什么太过热烈的情境发生,如果凌逸真想的话,早在前往血池之前,哦,不对,应该说在与月醒确定关系以后就能够把该做的全部做完了,只是转天血律等人见到两人从房间里一起走出来的时候,那脸上的暧昧之色着实难掩,任由凌逸说破了嘴皮子,众人也是嘴上说信,心里满满的都是鄙视,你丫得了便宜还卖乖,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无耻的人。
凌逸早就料到赵耳会想尽办法逃到魔郡隐藏起来,又或者通过魔郡找个方法前往别的地方隐匿,待自己飞升高层次界面后http://m.hetushu.com再出来搅起腥风血雨,而且最为危险的莫过于紫岚州了,当初离开之时,他也有意想把魔郡与紫岚州相通的那传送阵毁掉,可与墨览月等人商榷一番后,众人敲定还是不将其毁掉,原因很简单,凌逸不可能有分身之术跟在墨览月等人每一个人身边守护,要想真正保证自身,还需努力把自己的实力提升上去才是王道。
结果就是,月醒听完立即用粉拳砸了凌逸两下,嘤咛一声红着俏脸跑回楼阁之中,凌逸望了望月醒的背影,再回首面向血律师兄妹几人时,后者几人的表情诚然是太……
凌逸脸上那叫一个黑,自己明明没偷腥,却被所有人误解以为是明明做了还不承认,尤其是血琪,见了凌逸以后一直缠着他让他把和月醒的事情说一遍,搞得他是一个脑袋两个大,可怜的是,月醒懵懵懂懂,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只得疑惑的看看血琪等人,再回头看看凌逸,那样子要多娇憨就有多娇和_图_书憨,实在是可爱非常。
血痴没好气的白了凌逸一眼,随后把那布袋一甩,懒洋洋的背在身后,无比潇洒的转身留下一个背影道:“行了少说废话,这里空气太压抑,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我去修炼。”
“血痴大哥,辛苦你了。”
回过神来,凌逸也是不由得轻笑一下,而后便是转身牵起了月醒的手说道:“好了娘子,咱们该去歇息了。”
凌逸一改往日正人君子之色,朝向血痴的背影有力的竖了一下中指,月醒见得此状忍俊不禁,在一边捂嘴轻笑不已,血痴并未回头回应凌逸什么,但那张背对着凌逸的脸上却是充满了温情的笑容,有兄弟,这个世界才不会让人觉得孤单。
“不是,为什么最后受伤的总是我……”
话音落下,本来是没听懂,但后来越来越明白其中“奥妙”的血婷愤愤跺了跺脚,跑上前来抬腿就是一记飞踹,可怜的血菱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已经是和几丈远处的地面做了亲密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