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五十二章 是你们自己找死

当下凌逸叫出云冀的名字,便是表明眼前这所谓的赵家主城情境完全是由云冀施展幻术所营造出来的假象,至于为何云冀能够在血殿主城里出现,而那个“月醒”是幻象还是真人,是真人的话又会是谁,一切的一切全部在凌逸掌控之中……
凌逸听起来无比诡秘的声音陡然于“月醒”耳边响起,这一刻的月醒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之色,原本动人心魄的美眸瞪得滚圆,当她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匕首时,才是惊骇的发现,自己明明刺进了眼前凌逸的心脏处,却是连一滴鲜血都没有流出来,这般结果无疑是在告诉“月醒”,你刺得这个人,不是凌逸!
凌逸眼神投向云冀,声音渐渐变冷凛然道。
匕首离开凌逸的身体后,“月醒”怔怔的往后面退了几步,接着在她那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的眼眸里面映出了此刻凌逸的影像,匕首掉地,凌逸胸口根本连一点被刺透的样http://m.hetushu.com子都没有,甚至连他那一身基本上不变的雪白色道袍都没有被损坏。
“不愧是凌逸,在下这次来找你切磋着实是有些太过唐突了,不过正如小弟所言这般,此次只是切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在内。”
“不可能!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躲得开!”
凌逸的声音再度于这赵家主城黄金擂台比斗之处响起,话语中并没有说关于“月醒”的事情,而是把话锋引到了另一个人身上,这个人,就是云殿殿主云羽的二弟子云冀!
“是没想到……没想到你会这么蠢……”
“月醒”握着匕首的右手因为太过惊诧而不由自主的松了开来,就在她把匕首松开的刹那,那匕首居然像是没有着力点一样自己掉落在地,在这“赵家主城的黄金擂台”上铿锵落地,发出金属碰击的清脆声音。
云冀的声音响起,原本站在黄金擂台和*图*书上的赵耳面容一阵幻化,不久之后便是露出了云冀的容貌来,原来,那和“月醒”亲热的赵耳便是此番幻象的制造者——云冀。
云冀乃是云羽的爱徒之一,天生幻属性灵脉,是云羽在一起遗迹探索之行中途中发现,而后爱才心起,将其收为徒弟,由于幻属性道义实在是属于稀有属性中的稀有,云羽本人又不是修炼这种属性道义的修士,将其收之为徒却不能传授什么显然不行,所以当时云羽便是大肆在仙郡大地上收敛有关幻属性道义的功法神通,为此,他还不惜杀了一名与他完全没有任何仇隙的渡劫期修士,原因就是那修士不肯交出自己的幻属性道义心得。
话音落下,站在那黄金擂台上的云冀身前十几丈远处,银发白袍、身姿挺拔如山的凌逸毅然显现身形,双手负于身后,嘴角挂着那让人如沐春风的温和笑意,似乎在他心里,并没有杀掉云冀的意思。http://www.hetushu.com
毕竟一个男人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卿卿我我、举动不雅,估计没有几个男人能够平静下来,即便后事这个男人发现那个女人根本不是自己的女人,短时间内也绝对不可能平息掉狂跳的心脏和通红的脸颊。
再看凌逸之前因为“月醒”跟赵耳两人亲近导致其脸上展露的狂怒表情,此时亦是变成让人意想不到的平静,这就好像开始你的兄弟还在酒桌上跟你谈笑风生,下一刻却是掀了桌子一刀把你捅死一样让人费解,就算一个人变脸速度再怎么迅速,也绝对不可能如此之短的时间内把那脸上的狂怒表情消除掉。
可凌逸会给一个有心杀害自己的人第二次机会么?
云冀在那次事件中并没有露头,但是他的名字却因为云羽这一举动而轰动了仙郡,整个仙郡在那一刻都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除了云清之外,云羽又收了一名天赋异禀的天才弟www.hetushu.com子,而且这个弟子不能惹,因为云羽都能因为收敛功法而灭杀渡劫期修士,若是欺负了云冀,谁能保证云羽不会出手把你轰成渣滓?!
至于什么叫做最好的发展方向,无非也就是活下去,再行其他计谋。
云冀说完,凌逸没有立即现身,而是嗤笑一声反问道:“切磋?凌某怎么觉得阁下这次是招招想要把我的命夺走啊。”
就在“月醒”满面惊疑之时,他面前的“凌逸”也是一阵虚幻,转瞬消失在她面前,这一刻“月醒”才是反应过来,原来她之前用匕首刺的,不过是一个幻象罢了。
原因无他,凌逸除了在宸苍界传承中早早习得了《破幻天瞳》这一门专门克制天下所有幻术的奇妙神通之外,后来还在“试炼之地”一行中获取了上古幻仙的传承,即便凌逸修炼的幻属性道义火候还远远没有幻仙那种真真假假无从分辨的地步,可云冀这点道行在他面前来耍,实在是有些不自量力。m.hetushu•com
“好了,让你身后躲着的赵音现身出来吧,你们的来意凌某知晓,凌某本不想杀了你们两个,但是你们两个自己不知珍惜性命,如此便怪不得我了。”
身份已经被凌逸一语道破,云冀似乎也知道这一次的计划是失败了,墨迹隐藏下去也都是虚妄无用之举,还不如现身而出,看看后事能否往最好的方向发展。
赵家比斗大会时,凌逸在入场后只关注到了云、月两殿中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便是他现在的醒儿,另一个自然便是被云羽派去招收赵音的二弟子云冀。
云冀见凌逸现身,身体刹那一震,随后强压下内心的惊惧,故作镇定道:“凌兄这是哪里的话,小弟怎会有心与你为敌,之前凌兄给小弟师尊一粒化劫丹助他老人家飞升灵界,这般大恩我们云殿铭记于心,小弟是万万不可对凌兄有不轨之心的,不然师尊他也不会放过我不是?”
“这个幻象火候还不够,云冀,看来你这段日子并没有进步多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