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五十五章 等你的人,不会是女人吧?

凌逸自主说起这件事来,这可算是在一定程度上解救了血菱,对于这件事情,血菱早就充满了浓浓的好奇心,他也一直想要问问凌逸这件事,可是血痴等人比他要成熟的多,且更明白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由凌逸自己来说更好,所以在凌逸展露他这特殊能力的时候,血痴等人便逐一警告了他一番,让他收收自己那燃烧的好奇心,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眼下有了机会,血菱自然是第一个跳出来询问凌逸的人。
“你们应该很好奇,一般的修士只能修炼一种道义,见过或者听过最多的也就是仙郡大地上早已成名的林家老祖以及我现在的徒儿林宁,他二人身怀五种道义,便是五行属性体质。但为什么我会怀有那么多种灵脉属性吧?”
尽管血律说的随意,血痴几人也没有信誓旦旦的予以肯定,但凌逸能从众人眼中看出他们的意思不假,修士怕死不假,却和-图-书也并非没有那种敢为彼此拼命的真感情。
“我明白你们的意思,可这些事还是不说为妙,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能够得到这般强大的传承,其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困难无比的责任,只是这责任我还没接触到,或者说是没有实力接触到,你们放心吧,假如日后有需要你们的地方,我定是不会客气。”
一直在一旁懒洋洋喝着茶的血痴等几个师弟师妹说完后才出言综述道,闻言凌逸了然点头,自信满满的解释道:“放心吧,前往兽界的事情我考虑了很久,也有自保的手段,不瞒你们说,我有一种神通,配合特殊材料炼制阵法可以自由来往于五界之中,第一个前往兽界主要是因为那里有人在等我,我不能不去。”
血辉皱着眉头为凌逸分析着利弊得失,血琪听完,也是抛开了对凌逸心怀有关男女之事方面的不满,同样带着颇http://www•hetushu•com为担心的眼神看向他道:“四师弟说的极有道理,你可要自己想好,我们不清楚你能否施展兽族独有的法力能量,如果可以还好,若是不能,你去了那里便是异类,异类往往都会有很难看的下场,这一点从仙郡、魔郡、妖郡三郡便能看出。”
“凌逸大哥,快跟我们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拥有这么妖孽的本事的?老天,那简直是太拉风了,斗法的时候随便转变元力属性,对方放火你用水,对方放水你用冰,这样打在基础上就胜了一筹,要是我也能变成这样,肯定威风以极!”
凌逸一言道出,众人便是再度受到震惊,不过他们齐声惊讶一句后没过多久便又恢复了镇定的神色,这一点就跟当初凌逸在紫岚州表现出种种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一样,身边的人看多了、听多了也就有心理准备了。
从凌逸此刻脸上的表情来看,血hetushu.com琪坚信这个等他的人一定又是一朵娇花。
“凌逸兄弟,我们修士修炼界面从大体上来讲一般分为三个层次界面,第一层次,也就是最低的层次便是我们凡界,第二层次乃是灵界、魔界、妖界、兽界、阴魂界,最高层次自然就是仙界,仙界虚无缥缈,我们暂且不提,但第二层次界面无论哪个界面都拥有着比我们渡劫期修士更加强大的修士,你毫无准备就乱闯,恐怕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相比于凌逸那神奇的神通,一心维护自己萱儿妹妹、晴儿妹妹还有新加的醒儿姐姐的血琪更关心的还是凌逸口中那个“等他的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凌逸才说完,血律便是露出一抹饱含书生气的笑意悠然道,那样子不像是在说生死,反而像是在说晚上吃什么好一样随意。
说愿意陪自己一起死,凌逸心里自然是充满了感动之情,不过这种事情别说不会出现,就算和图书真的出现了,他也绝对不会牵连到血痴等人,兄弟之间不需谈论“人情”之说,可凌逸心里却是一直不愿意亏欠别人什么,哪怕彼此之间感情再近,他也不愿意让自己心里总有着这方面的牵挂。
凌逸微笑着与众人讲述,众人会心点头,这时一直沉默在旁的血辉转变话题问道:“我大概能明白你的意思了,你修炼的道义蕴含各种灵脉属性,也就是说你同样可以施展修魔者、修妖者的手段,换言之,你并非单纯的修仙者,而是多脉并存的一种特殊修士,你的渡劫飞升之事,想来可以前往灵界、魔界、妖界甚至是兽界、阴魂界,可为何你不选择其他的界面,却偏偏前往兽界呢?要知道,兽界可没有人类修士,你去了就是一个异类,一旦被发现很有可能遭到难以想象的危险。”
血琪没好气的白了血菱一眼,撅了撅她那火红诱人的嘴唇作势要给血菱板栗道:“你小子以为这种事情m.hetushu.com是大白菜?在外面随便捡捡就能捡到?”
血菱缩了缩头挠头一笑,凌逸见状也是笑了,继续说道:“其实在出生之时,我修炼的道义乃是火属性灵脉,不过后来受到仇家追杀,导致自散修为才侥幸留了一命,本以为修仙无望,却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个传承,结果被那传承之主重塑灵脉,使得我的灵脉在这众界之中不敢说独一无二,却是极其罕有的一种,太多的不能讲给你们听,不是不信任你们,而是担心会为你们引火烧身。”
“非也非也,凌逸兄弟,你这么说可就把我们当外人了,有什么困难或许我们没法帮你顶住,但一起死,我们却是不惧。”
和血琪狐疑的眼神对上,凌逸干脆想要一头撞死在这里了,他这纯属是没麻烦给自己找麻烦……
“自由来往于五界的神通?!”
“你说等你的人,不会又是你的女人吧?”
众人落定,凌逸喝了一口茶,整理一番思绪缓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