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六十章 银发白袍之风

基于以上种种,加上月殿主城同凡界其他宗派家族一样,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轮班派人看守城门,所以当凌逸的身影飘然落在月殿主城城门口时,看守城门的两名月殿女修立即上前将其拦了下来,不需以神识观察,单是凭借凌逸自身对气息波动的敏感感应便是能够查探出,眼前这二人乃是两名丹融前期修士。
也不是这些月殿弟子担心自己性命而不去维护月殿的利益地位,主要在那种情况下但凡有点脑子的人也都明白最为正确的做法是什么,况且当时月苑莹等月殿高层没有一人招呼月殿殿徒来帮助御敌,所以他们能做的就只有默默呆在下方关注战局,在合适的时间出手方能不白白搭上性命。
“想见殿主?!”
话音落下,凌逸瞬间明白了这两个月殿女修对自己那般态度的原因是什么,当下也是忍不住苦笑一www.hetushu.com声道:“我真的是凌逸……两位姑娘暂且相信在下一次,只要见了月醒,到时是真是假便可分辨,假如我骗了你们,要杀要刮悉听尊便就是了。”
两女见凌逸说的这般真切,而且完全不像是一心来此为了一睹月醒芳容自送性命的样子,不禁互视一眼,其中一女看着就有了想要回城通报的举动,哪知这时又来了一名月殿男修,相貌堂堂、皮肤白皙,境界也不算低,乃是一名窥灵中期强者,这般人物放在比仙郡低级的修炼州郡里也算是雄霸一方的人物了,虽然在这里称不得太过强大,却也是有着傲气的资本。
不过以往他都是不守城内规矩,与月醒或者自己单独御空飞行入城,当然,他的举动从未被月殿殿徒发现过,要说发现,也是类似于上次夜啼闲来无事来此地找好看的姑娘和*图*书,结果被月苑莹带领一众亲传弟子围攻那次,可那次就算月殿殿徒感受到了高空中的斗法波荡,也清楚有外敌来侵也是没有一人敢出头插脚。
两女一人一句,脸上满是不相信的表情,随即其中一人嗤笑一声,摇了摇头鄙视的看向凌逸道:“行了,别在这里白日做梦了,这几日我们没少遇到自称凌逸想要见我们殿主的人,之前殿主未归,还是月芯师姐把那些冒牌货打发走的,眼下殿主回来,我们就知道你这种人会络绎不绝的赶来意欲一睹我们殿主芳容,若是每次都放你们这种垃圾入城,月殿岂不是乱了套了?赶紧走,不然等我们出手,你想走也不见得能走的了了。”
“你是凌逸?!”
总结来说,凌逸的威名的确是传遍了整个仙郡大地,乃至于在其他有过他身影的地方都存在着他的“传说”,然而要hetushu•com说真正见过他的人却是谈不上多,因为很多站在他这边阵营的修士就算见过他,也只是战时远远相望,谁也不敢放出自身神识加以观察,神识扫探在修真界里本就是一件极其不礼貌的事情,万一因此在战时影响到凌逸导致其恼羞成怒,你就算有一百条命也不够人家杀的。
来到月殿主城城门前,这个地方凌逸并不觉得有什么陌生的感觉,虽然他不怎么经常来这里,可是自打与月醒结为道侣,这里便是成为了在仙郡大地之上除了血殿外的第二个家。
如此这般,凌逸在现身后便是被这两名月殿看守城门的女弟子误认为是跟风学习凌逸穿着的修士来此寻找存在感,所以打心里第一印象就十分不好,即便长相方面凌逸的确说得过去,可是对于月殿女修之外的女修这样貌或许还有点用,但放在这里显然是半点作用http://m.hetushu.com也无。
这男修状似要外出办事,一见城门口那两名守城女修和凌逸在一边纠缠不清,登时皱起了眉头亦步亦趋走了过来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其中一女说完,另外一女又是沉着脸接着道:“可假如道友无事来扰,就休怪我等不客气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之前的殿主是月苑莹,一个极度痛恨男修的女人。
被二女一唱一和拦在门外,偶尔有那么几名月殿弟子出入皆是不免以狐疑、敌对的眼神投射到凌逸身上,他顿觉自己好像长得再怎么好看在这修真界里也讨不得什么好处,又或许这两位月殿女弟子久经月苑莹思想洗礼对于男人早就免疫,故而才会无视他这温和的笑容外加俊逸洒脱的外表如此敌视相言。
当然,这说的是在结识凌逸以前。
说起来凌逸的外表按理说应该足够迷住万千“少女”芳心了,可http://www.hetushu.com是有一点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打败苍弘文成功阻挠魔郡魔修入侵大势以后,他那银发白袍的形象便是成为了整个仙郡大地,乃至于所有知晓他外表穿着的修士所追捧的形象,可谓是在仙郡掀起了一阵银发白袍之风。
两名看守月殿主城城门的女修身穿素色紧衣,每人手里一把冒着乳白色灵气的剑类宝器,一见有陌生男子前来,这二人立即上前提剑相拦,口中娇喝一声道:“来者止步!此处乃是月殿主城,非月殿弟子不得入内,若是道友想要购买修炼资源可到周遭副城购买,若是应邀而来请拿出信物,待我二人通禀确定后道友方可进入。”
面对二女的逼迫阻拦,凌逸无奈的摸了摸鼻子,不明所以的微笑解释道:“两位姑娘,在下凌逸,此行乃是寻找你们殿主月醒而来,信物倒是没有,还望两位通报一声,就说凌逸来了,月醒她自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