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六十三章 卖给老朽一个面子如何

凌逸没有回应于他,那老者见凌逸不再有动作才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来查探唐执事的伤势,此刻唐执事面前的地面上已经流满了他的鲜血,这一幕惨烈骇然,让那两名看守城门的女修以及周边一些月殿殿徒皆是不忍继续直视,同时心里暗暗腹诽这个自称是凌逸的人一定不是本人,不然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
唐执事在被凌逸莫名其妙的反震成重伤之后勉强直起身体死死盯着他看,防止后者趁机出手要了他的性命,此时此刻唐执事才是终于清楚了一点,不管来者究竟是不是真的凌逸,反正从实力上来讲,他实在是落后眼前这个青年太多太多了。
可旁人若是欺我,我便让其死无葬身之地!
这老者还想昂首小小自傲一把,却是惊骇的发现,等他一瞬间提足了元力准备出手时,一道猩红妖异的血光从看似未动的凌逸手中一划而出,接着所有人都清晰的看到一道血箭从唐执事和*图*书脖颈处向前激射而出在地面上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唐执事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那极度突然的疼痛,等他感觉自己脖颈处有温流流动的时候,才是无比慌张的双手堵起自己脖颈处那条绝对完美光滑的血口,然而无论他怎么尽力,就是无法让那鲜血停滞往外喷涌。
魔郡郡王尚且不被月醒放在眼里,何况自己呢?
“你……你究竟……”
要知道,他们心中的凌逸可是拯救仙郡大地的救世主,而绝对不是眼前的这个杀人魔王。
念及这般种种,唐执事心里不由得重重叹息了一声,现在他恨不得跪在菩萨庙像前面好好祈祷一番,祈祷自己即便要为此事付出代价,那代价也不至于是自己的生命。
唐执事刚要重新询问一番凌逸的身份,却是被后者先一步以言语打断,唐执事闻言一时间愣在了原地不知该如何作答,只是咬牙注视着凌逸,凌逸见他答不出来,不仅不www.hetushu•com怒,反而一笑。
不论此事是非对错如何,起码现在不能让凌逸杀了唐执事。
那原本想要出手阻拦凌逸杀人举动的渡劫前期老者一看唐执事脸色愈发苍白急忙来到唐执事身前挡住其身体抬手阻拦凌逸道。
唐执事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郁,现在他已经开始相信眼前这个银发白袍的俊秀青年便是那个与苍弘文大战一场将其逼迫致死的凌逸了,不过为了替自己争取活命的机会,他只能硬撑着反驳道。
怪不得这人有着盯着冒牌货的身份来月殿寻求见自家殿主一面,原来手里是有些本事的。
实在无奈,这老者也知道时间不可耽误,立即转头看向凌逸道:“这位道友,还请手下留情,将这一道元力光华撤去,唐执事虽有不对之处,却是罪不至死,你二人也无什么深仇大恨,便卖给老朽一个面子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那月殿老者放出自身元力意欲帮助唐执事将他www.hetushu.com脖颈伤口处那一道浑浊光芒给祛除掉,然而无论他怎么努力就是无法将其从唐执事脖子上消除。
唐执事还想用元力封住自己流血的这条口子,却发现每当自己元力提聚到伤口处的时候就被另一股强大的能量给抵触回去,他十分想要向凌逸求饶,想让凌逸给他留下一命,但是他用尽了全部力气也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众人的表情其实早就被凌逸散发的神识所囊括在内,对此他根本不予理睬,他早就形成了自己的行事准则,那边是旁人善以待我,我便善以待人。
除非眼前这个凌逸是假,否则今日唐执事便是明白,他的命休矣。
“在修真界里,打打杀杀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
直至如今,唐执事心里还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青年就是凌逸本人的事实,因为假若真是那样的话,他对殿主的夫君出手,而且还是惹了拯救整个仙郡的大功臣,如此罪责,要了他的命旁人只有和图书拍案叫好的份儿,根本不会有任何人来同情他。
“呵,让凌某来替你作答吧,见到过月醒容貌的你心里对凌逸,也就是在下虽然一直没有见过,却是含着满满的嫉妒之情,暗想凭什么全天下的好事都发生在凌某一个人身上,但是却无法与凌某本人发泄心中愤懑,唯有将这些情绪发泄在所谓冒充凌某的修士身上,可你要清楚,就算是冒牌货,你也没有任何理由因此杀他。”
“道友手下留情!”
在场月殿之中修为最高者也不过是一名渡劫前期的老者,这老者本来就是在城池靠近城门处坐镇,一旦有外敌来犯出手先阻挡一阵的那种隐藏看守,这种事情做起来本就无聊,之前一听城门外有了动静他便立即赶来凑凑热闹,当下凌逸出手,周围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他身上,众望所归。
说到这里凌逸话锋一转,眼神骤然冷到了极点,不给唐执事反问的机会继续道:“不过既然你做好了个对方打打杀杀的准备,www.hetushu.com那也应该有被杀的觉悟!”
“我想问问,你我有何仇隙,为什么见面便要致凌某于死地?”
话音落下,唐执事突然感觉到凌逸身上散发出了浓烈杀意,本能下他就要拖着受伤的身体赶紧往月殿主城内部逃窜,周遭驻足观看事态发展的月殿殿徒见得此幕也是意欲出手阻拦下凌逸的动作,毕竟他们跟唐执事是同门,凌逸实力强于唐执事他们也知晓,若是唐执事在他们眼前被杀了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凌逸闻言点点头,对唐执事的观点颇为赞同道:“你说的不错,修真界里打打杀杀的确很正常,不过……”
有了这般念头,唐执事不禁暗暗悔恨,自己干嘛要一时犯冲跟人家过不去,老老实实出去办事不就结了吗,不管人家到底是不是殿主的道侣,就算自己心里有着万般嫉妒,殿主那么高贵典雅的女子定然也不会倾心于自己,试想他一个小小窥灵期修士,岂能比得上那拥有雄霸天下之胸怀的魔郡郡王苍弘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