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六十四章 早知道不走正门了

此话说完,凌逸不顾周围那些月殿弟子惊诧的目光,转向城内方向放声呼唤道:“醒儿,我来了。”
这一刻,在场所有月殿殿徒终于肯相信,眼前这个银发白袍的俊逸青年便是前不久带头击溃魔郡大军,亲手将魔郡郡王苍弘文逼迫致死的凌逸!
如此时间停滞一瞬,周遭一些关注着事态发展的月殿女弟子一见如此惨烈的一幕突然发生当即忍不住惊吓出声,接着那月殿老者回过神来低头盯着唐执事挂着鲜血的头颅无奈摇了摇头,转而朝着凌逸沉沉叹息一声不再言语。
仿若来自地狱深处的审判之音骤然在误以为自己报复成功的唐执事耳边响起,唐执事原本狠辣的面容逐渐被骇然所替代,而他最后的一阵感觉不是别的,就是脖颈上的一次刺痛。
“啊!”
老者没想到凌逸的言辞竟是如此犀利,眼前这个自称是http://m•hetushu.com凌逸的青年看起来年龄的确像传言中的那般年轻,不过不仅是实力上还是心思缜密方面都不是他这个年龄所应该具备的,仙郡之人皆暗地里用“妖孽”二字来形容凌逸诚然名副其实。
再看场中,唐执事的身体已是没了脑袋在原地直直竖立少顷随即砰然落地,他的头颅也是在这之前于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滚落在地,最终的落地点正是那月殿老者的脚下。
凌逸瞧着月殿老者脸上那急切的表情,面庞上依旧没有半点好看的脸色反问一声,继而不等老者点头回应,他又看向那面色已经苍白无血的唐执事冷哼一声道:“之前他出手意欲要凌某性命时你在哪里?若不是凌某实力要高于他,此时站在原地等死的恐怕就是在下了吧?届时不知你是否会像现在这般,恳求那厮饶我一命和图书呢?”
原本凌逸之前还念及着唐执事这种人留在月殿也是个祸害,想要将其灭杀在此以除后患,可眼下这种局面,他只能暂时退上一步,将那唐执事的性命放过,一来可以让周围关注局面的月殿弟子不至于心里念着自家殿主的道侣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二来也算是不让这老头子白白放下脸面央求一回。
算是不情不愿的放了这个唐执事一命,那月殿老者反应过来凌逸已经瞬移到其身后,并且帮助唐执事恢复伤势后,惊讶的转过身来对向同样转身看向他的凌逸,如此诡秘莫测的身法,无须凌逸在实力上强过他,单凭这番神通,便足以让凌逸在不知不觉中将他灭杀了。
饶了唐执事一命的凌逸盯着老者双眼嘱咐一番,那老者正要点头答应,突然这话到了嘴边又变了内容。“唐执事,不可!”
这月和-图-书殿老者一席话结束,凌逸心里的确开始有了松动的念头,不管这老者所言说他与月醒之间的交情是真是假,反正人家都放低姿态跟你一个后生晚辈如此恳求了,若是再不答应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想清楚这些,凌逸身形一动,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来到唐执事面前,随即冷冷看了这唐执事一眼,挥手将其脖颈处挥之不散浊光散去,浊光一散,奄奄一息的唐执事立即运足自身土元力封住伤口,继而用沾满鲜血的手翻出一粒丹药放入口中,转瞬之间,他的面色已是红润了许多,看样子,那丹药明显是用来为修士补足战斗过程中受伤流血所丧失的气血的灵药。
“这……”
唐执事的视线不停翻转翻转,他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等到砰的一声闷响发出,他便是双眼一黑,彻底失去了知觉。
这五个字落地之和_图_书前,凌逸本人还站在这月殿老者面前未曾移动分毫,继而在场月殿弟子便是看到原本在凌逸身后微微弓着腰大口吸气的唐执事暴起杀手,翻手取出一把长约两尺的土黄色短剑宝器刺向凌逸后心,与此同时,其脸上还带着浓浓的狠辣表情。
“老前辈,这次凌某便卖你个面子,日后若是他再犯类似的错误从而威胁到月殿威名,还请老前辈亲自出手灭绝后患,省得以后仙郡同僚见到月殿弟子都会在背后乱说一通。”
“凌……凌逸小友是吧?虽然说这修真界里奉行强者为尊、达者为师,不过老朽今日便倚老卖老一次,月醒殿主被前任殿主收为亲传弟子时老朽也是见证过的,尽管没有一直看着月醒殿主长大,却也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后辈,每次她出城之时都与其交谈一番,为她讲一些外面的人情世故,看在这个份儿上,请凌逸小友原谅唐执和图书事的无礼,再不救他,他便是真的要死了。”
“卖给你一个面子?”
凌逸连看都没多多看唐执事的尸体一眼,也没有继续跟那月殿老者言语,只是轻声自语道:“真是走到哪里都有让人心烦的人,早知道便自己入城,不在这正门走了。”
凌逸这话说出来时声音并不大,但所有人都能听得真切,仿若这话就像在自己耳边说出口一样,如此手段看似就是一个简单的小伎俩,可是那月殿老者却是明白,把元力附于声音之中千里传音却又不震得周遭之人耳鸣,那是一种对元力多么精准的控制。
眼看着唐执事就要因为鲜血流尽窒息而死,那月殿老者也明白既然凌逸敢站在这里跟他据理力争,那么采用暴力的手段定然无法起到好的效果,当下他便是急中生智,想要以月醒的名号来让凌逸妥协。
“既然你如此不珍惜自己的命,那凌某便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