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六十五章 杀便杀了吧

一个恍惚,那惊虹中的人儿便是稳稳落在了凌逸面前,此人从衣着身材来看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女的,但是其容貌却是被一面青纱给挡在了后面,只露出那仿若荡着一汪春水的动人眸子,让人看了便忍不住陷入其中,这便是好比一个诗人在夜晚看到明亮的圆月一般,对其毫无抵抗能力。
“哦,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之前我杀了个人,好像是个什么执事……”
凌逸一声呼唤落地,在场所有已经隐隐相信其身份的月殿弟子们尽皆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射到月殿主城深处方向,也就是顷刻的功夫,月殿中心处陡然爆射起一道清冷月光惊虹,这道惊虹冲天而起后几乎没有半点停滞,径直朝月殿主城城门口飞来,从那惊虹当中远远传来的威压波动来看,此人就算不是月醒本人,也定是前任殿主月苑莹的亲传弟子之一,而且必然排名靠前,不然不可能拥有这般强悍的威势。
凌逸叫住牵m.hetushu.com着他往城内走的月醒,后者这才回头对向他的眼神,两人无须多说什么,月醒也不是一个傻子,一看凌逸眼中的神色,她便是会意问道:“你为何要杀他?”
“杀就杀了吧。”
况且人家做的事情也没有错,要是随便来一个银发白袍的青年说自己是凌逸,而她们通通给放了进城去面见月醒,就算她们不烦,月醒也得烦死了。
月醒没有回应在场殿徒的问候,只是紧紧盯着凌逸看,似乎这才一会儿的功夫没见就仿若过了数个百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不外如是。
对于月醒的做法凌逸心里自然是有着她对自己信任的感动,不过这种事情他也不能完全不顾及月醒的身份,毕竟他杀的可是月殿殿徒,虽说事情起因如何在场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可若月醒就这么草草了事,不免会让一些人以为月醒完全不重视他们的性命,有这种殿主,谁还敢为其日后m.hetushu.com拼命守护月殿的荣誉。
凌逸话毕,月醒连回头都没回头,其实来时她就看到了地上的惨状,包括唐执事的断头和残躯以及地面上的血迹,不过既然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凌逸是在旁边的,他没有多说什么,那便没有什么事。
月醒被凌逸这么一提醒也是发现自己的动作好像有点太过不雅了些,立即起身从凌逸怀里出来,随之极为妩媚的白了凌逸一眼,雪白粉嫩的小手却是偷偷拉起了凌逸的手,两人就这么牵着亦步亦趋的往城内走去。
自家宝贝盯着自己直勾勾的看着,饶是凌逸坏起来的时候那般脸皮厚也是不由得摸了摸鼻子,轻咳两声尴尬道:“醒儿,能不能别这样直勾勾的看着我……”
月醒问完,凌逸简单将此事陈述了一遍,随即又找那求情的老者得到了证实,月醒了解后也只是简单敷衍了事,显然这月殿的事情都没有她的凌逸跟她在一起说说情话重要。
眼下凌hetushu.com逸开口提及此事,月醒也没有什么好在意,月殿里也许或缺很多事情,但是唯独不缺的就是殿徒,何况那姓唐的只是区区一个执事,死了便死了。
一进城中,牵着手的凌逸和月醒便很快被来往月殿殿徒奉成了关注的焦点,被如此关注了一会儿,凌逸终是受不了这些好奇惊诧的目光,在月醒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其揽入怀中,伴随着一朵绚丽昙花绽放,昙花凋谢之时,二人便是消失在了月殿主城内的街道上。
确定了凌逸的身份,在场众人忍不住个个偷偷抬起了头朝凌逸瞥去,好家伙,这可是凌逸,凡界当下最强的修士,如此强者能够近距离的见上一面简直就是莫大的荣幸,凌逸的感官何其敏锐,面对这么多人好奇的眼神注视,他实在是有些受不了,赶紧伏在月醒耳边轻声道:“好了好了,醒儿,这里那么多人呢,你注意点自己殿主的形象,咱们先进去再说不迟。”
无疑,来者便hetushu.com是这仙郡三大殿之一月殿的现任殿主月醒,也是凌逸的宝贝醒儿,最疼爱的几位红颜之一。
如果唐执事还活着的话,恐怕也会和那两名看守城门的月殿女修一样心里浮现出这两个字眼来,然而凌逸根本就没有为难那两名女修的意思,试想一个大象会在意一只蚂蚁之前挡住他的去路吗?
此女落地,在场月殿弟子无不躬身恭敬作揖拜见,口中齐声喊道:“拜见殿主。”
所以说,月殿现在就是一个香饽饽、大靠山,旁人想进来成为殿徒都难,谁还会因为一些无关于自己的麻烦事自主离开这棵大树呢。
临近城门之前,凌逸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转过头,他这一个动作让刚放下心来的那两名守城女修立即又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儿,还以为凌逸这是要怪罪于她二人,好在接下来凌逸的话才让她们重新安心。
凌逸言罢,月醒毫不在意周围月殿弟子偷瞄的目光,一下子就扑倒了凌逸怀里,柔声嗔道:http://m•hetushu•com“你怎么来的这么慢!”
这问话要是一开始月醒就问的话倒是没什么特别之处,可是眼下一说,是个明眼人就能看出这是在顺着凌逸的意思来处理唐执事的问题,不过不管如何,其实就像月醒之前所做那般,一句“杀了便杀了”,在场之人就算心里存有芥蒂,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人家是月殿殿主,月殿,在苍弘文被凌逸所杀,而月醒又被得知是凌逸道侣后,谁还敢不听命于这个新殿主?
完蛋。
还有一点仙郡修士需要清楚的是,凌逸还有一个身份可是血殿使者,如今月芯和血辉的事情也是传遍了血、月两殿,这两殿明显有着暗中联合成为一家的趋势,一旦此事公布,那仙郡中便不复存在什么三殿平分天下的局面,而是血月两殿联合一家独大,坐稳龙头的情境。
“醒儿……”
月醒淡淡回应凌逸一句,看似是在和后者说话,实则却是在告诉在场所有月殿殿徒,我夫君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他杀人,我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