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六十九章 凌某会帮你

“区区雷劫,不过如此!”
凌逸也不理会这厮,只是静静揽着月醒遥遥相望,不多时,凌逸身侧又突然多出一个身穿黑袍、满脸漠然之色的青年,他的出现没有引起凌逸半点注意,倒是一侧的月醒被这人突然出现而惊讶了一下,不过等她看清来者容貌,又把头埋到凌逸怀里,因为她知道,这个人没有危险。
云羽见这起手如此顺利,当即仰头傲然一笑,尽情诠释着云殿殿徒的自傲姿态,而那些云殿殿徒一看自家殿主这般简单的便把第一道雷劫给消融掉,之前与魔郡魔修大战中被血月两殿压制的风头又逐渐冒出头来,一个个兴奋的满脸通红,高声呼喊着“殿主神威”的言辞。
“这……”
见得此幕,云羽和那些为其提心吊胆的云殿殿徒也是随之大松一口气,之前他们就有些担心这丹药会不会是凌逸搞鬼,所以这些天来云羽一直在纠集殿中炼丹高手检查这丹药的完整性以及里面有没有掺杂什么有害身体的材料。
和*图*书接着,三殿高层逐渐在云羽周遭围绕起来,血痴、血律为首的血殿、月璐、月芯为首的月殿、云清等人为首的云殿,三殿修士分三角之势凌空而站,若是换做往常,云羽定然会担心这么多修士在旁可能会有心怀不轨的修士扰乱他渡劫,好在此番渡劫是凌逸的意思,起码血月两殿之中不会有人违背其意愿来扰乱他渡劫。
“无妨无妨,云某已经让小友帮了这么多忙了,哪里还敢劳烦,这些东西云某这还算多,不怕用尽。”
来者自然是自打苍弘文死后,一直呆在血殿主城中默默修炼的小灵,今日之事乃是凌逸早早交代好的,只要一感受到云殿方向又强大的渡劫波动便立即赶来找他,至于干什么凌逸没说,小灵也没问。
“云羽殿主这是不相信凌某么?若是凌某有心加害与你,难道还会等到现在?”
丹药效力此时看来很强,起码足够保护他将这天劫渡过,也不是说云羽凭借自己的能m.hetushu.com力就不能渡过这天劫,只是凭自身能力渡劫的话,云羽不知要消耗多少宝贝,而且等他成功渡劫后估计也就只剩下半条命了。
云羽心里安定,又转目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高空雷云漩涡之内,适逢此时第一道雷劫落下,以一道桶粗雷柱之态势悍然朝其头顶落去。
第六道、第七道、第八道天劫接踵而来,等第八道天劫雷柱轰砸完毕,云羽骇然的发现自己体外那层由化劫丹形成的护罩已经开始若隐若现,有了破碎的态势,惊慌之下他转手便要取出一些防御类的宝贝,这时凌逸却突然传音给他道:“云羽殿主放心,凌某这丹药药效绝对足够渡过第九道天劫,就算不行,凌某也有把握能助你渡劫,那些保命的手段还是留在进了灵界后再用不迟,万一在这里用完了,到了那里可就危险多了。”
云羽大喝一声,双手平伸成掌朝那砸落下来的雷柱对去,继而周遭众人便是望见两道云雾喷气于其手中喷http://www•hetushu•com放而出,犹如两条灵活的长蛇盘旋缠绕住那惊天雷柱,云雾包裹住雷柱后迅速蔓延往上,不多时便将整个雷柱囊括在中。
虽然这些炼丹高手没见过化劫丹,但有没有有害身体的材料还是能够检查出来的,等到所有人都明确的告诉云羽这丹药无害后,云羽才一直闷在月殿准备多拖几日,好好打理一下云殿的后事,哪知云冀、赵音的死,外加后来血殿派人传达凌逸的意思后,他便是不得不抓紧时间准备渡劫,好在凌逸答应过他不会为难云殿弟子,他才是今日放心服丹渡劫。
云羽见时机正好,喷放云雾的双手陡然往中间一合,随之那包裹着雷柱的云柱不多收缩膨胀,终而一点点往中间靠拢,人们只听那外层云雾之柱内部在云羽号令发出后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开始还不时有那么几缕蓝白色闪电从中窜出,最后伴随着云雾之柱彻底将其中雷柱挤消掉,那闪电霹雳的声音才是渐渐退去。
凌逸与云羽快速交流一番,hetushu.com这时惊雷已经落下不容二人再多说什么,云羽见凌逸强势这么要求,虽然心里隐有担心,却也没办法,只能暗自警惕凌逸的动作,朝他点头表示同意其说法,早就做好准备的凌逸心里冷笑一声,脚下一朵绚丽昙花绽放,待其凋谢,凌逸已是与那惊雷同时临近了云羽的身体,只是那惊雷乃是从上而下,而凌逸却是从下而上!
第一道雷劫过后,后面的雷劫仍然和凌逸自身经历以及凌逸之前所见的修士渡劫情景相同,后面的雷劫强度愈发悍然威猛,到了第五道雷劫轰下,云羽终于难以抵抗那暴烈强威,当即把手一翻取出凌逸送他的化劫丹吞入腹中,丹药入口即化,等那雷劫落下,云羽体外骤然喷放出一层与其元力光华相近的药力光罩,雷柱犹如瀑布高落,噼里啪啦的在那光罩顶部不停往下冲击,却是分毫不能碰触到云羽的身体。
万一受了重伤飞升进入灵界,随便遇上什么人估计就得要了他的性命,那样还不如老老实实呆在凡界做他的云殿殿主www.hetushu.com……
云羽在说话时眼眸中根本看不出半点怨毒或者杀意,尽管他说的话好像听起来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应该配上些霸道的威势,然而表面上却根本没有这些,有的似乎只是对那即将渡劫飞升灵界的紧张与期待。
云殿是他自己的势力,这么多年来威名所致,云殿自是不会出现叛徒,而周边宗派家族遥遥站立看热闹的修士更没可能会自己犯太岁之威找死,所以说,云羽的渡劫环境看似繁乱,实则毫无威胁可言。
见凌逸点头配合了他的豪言壮语,云殿云清等人心里默默为自己这师尊之举感动非常的同时,却是不知凌逸已经用他那强大的神识化作数道旁人不可察的细语传入几人耳中……
“喝!”
对此作为棋局统领者的凌逸只是冷眼旁观,脸上分毫表情不露,就算有人注意到他现在的状态也没人能从其表面看出什么,更何况如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云羽身上,谁还能知道凌逸在想些什么。
“合!”
当然,他就算想在下面呆着,凌逸也绝不会答应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