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七十一章 恐怕你没有那一天了

对云羽来说幸运的是他在雷云漩涡形成之前便已经将手中钵盂催动了大半,雷柱距离他头顶不足一丈远的时候,他恰好将所有印决挥打在那钵盂表面,印决打完,钵盂表面刹那绽放出刺眼的金色光芒来,接着云羽眼眸中含着肉痛之色将钵盂高抛过顶,钵盂升空,突兀膨胀变大,呈一个水缸的姿态顶在云羽头顶岿然不动,稳如泰山。
灵界之光,仙郡围观的这些修士并未见过,但是他们的先辈总有一些在很久以前飞升过灵界,并且后人将其渡劫之时的情境记录下来,还有一些人也是从不知何处得来的典籍里知晓有关渡劫的零星片段,不过不管怎样,众人皆是知晓,一旦雷劫渡过,云羽便不再是凡界的修士,而是变成更加强大的高层次界面强者!
很快,雷云重新在云羽头顶凝结成一片黑云漩涡,一道惊天雷柱再度轰砸而下,其粗细威势与之前劈落下来的雷柱并无多大变化,只是速度变得更和图书加迅猛,状似之前被云羽在它轰砸下还有机会施展手段反抗自己感觉十分不爽,所以这一次要让云羽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其他人能够想到这个问题,云殿那些往日里自诩天赋异禀的天才们头脑又岂是装饰身躯的物件?念及此处,云殿那些越是修炼高、职位高的殿徒们便越是慌张,云清这时又念及自己二师弟云冀的下场,当即忍不住开口恳求道:“师尊,您离开之前一定要将凌逸这厮的性命带走,不然云殿堪忧啊!”
云清这话说的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先不说云羽走之前能不能跟凌逸大战一场并且取得胜利,就算真的那样,你杀得了凌逸一个人,还有时间杀得完血、月两殿所有修士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云清不知道,他这一句话已是将自己和云殿其他人彻底推上和血、月两殿不死不休的局面。
几乎这一刻有一半人以上的修士认为云羽已经被那些连他们这些和-图-书旁观者都能看出来蕴含着恐怖威能的细小闪电给劈成灰烬了,不过伴随着距离云羽所站之地不远处一阵云雾虚幻钻出,云羽的身形便再度浮现于众人面前。
云羽见反攻没有起到阻拦这些雷电的效果,只好凭着云雾之海抵挡住雷柱的这一刹那赶紧转移身形,一层层云雾在他周身往上喷放而出,接着那些从云海中钻出来的微小却蕴含着无比恐怖威能的蓝白色闪电便一股脑窜进了云羽之前所站之处所凝云雾中,接着里面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在场所有围观云羽渡劫的修士还没从凌逸突然出手意欲灭杀云羽的情境中回过神来,便已是转变心思开始关心起云羽的生死了。
他这边正想着,云羽那边已是满脸怨毒之色愤然嘶吼道:“凌逸小儿,今日本殿主就要了你的性命!”
凌逸望见这一幕,心里也是不禁暗道这云羽果然是有压箱底手段的人,不管眼下的那钵盂宝器能否完全抵挡住这和*图*书第九道雷劫的悍然攻势,单凭现在看来,云羽已是有了空闲与他一战。
云羽吼完,凌逸还以为就要跟他酣战一场,哪知云羽尚未出手,其头顶钵盂突然震动一下,往一侧歪了半分又重新立正,吓得云羽连忙收敛心神抬起双手继续大股大股往钵盂内灌输,瞧见云羽的举动,凌逸双手在胸前轻轻捏了捏,转而朝云羽说道:“云羽殿主,你还是先把自己的麻烦解决了再说吧。”
云羽这时一心往自己手中那金光钵盂中挥打着印决、灌输着自己体内大部分云雾元力,身为渡劫者的他隐隐能够感觉到,此次雷劫并未像其他围观者猜测的那般安然渡过,就在云羽催动那钵盂宝物时,高空中的雷云迅速凝结,开始印证他自己的感应。
那么问题便接踵而至,谁都能看出凌逸现在是铁了心的要和云殿作对,云羽飞升以后若是能够暂时于这仙郡大地上停留片刻,依靠他那晋升的修为与凌逸大战一场,虽然和*图*书结果没人能说的清楚,可好歹也算是替云殿剩下的殿徒解了围。
“凌逸,待得本殿主渡劫成功,就算今日杀不死你,来日这仇我云羽也一定十倍百倍的奉还!”
见到云羽没有受伤,以云清为首的云殿弟子各个欢呼雀跃,同时又停下手舞足蹈的动作恶狠狠看向凌逸,凌逸对此完全不在乎,只是单纯望着云羽,但旁人不知道的是,在这一时刻凌逸已经暗暗传出几道神识传音了。
可假如云羽渡劫成功后便必须离开凡界,云殿殿徒们该当如何?
轰!
钵盂升空,雷柱同一时刻灌输在那钵盂口处,大片大片的雷电之力不断顺着钵盂口往其内灌输,而且无穷无尽分毫没有停滞的机会,可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得一惊的是,那雷电之力似乎“灌不满”这个钵盂一样,无论怎样疯狂往其内冲击都无法将其撼动半分,蓝白色闪电跟钵盂闪烁的金光交错在一起十分好看,但谁都知道一旦碰触这光芒一点,恐怕就得hetushu.com将半条命搭进去!
云羽最后重重哼了一声,与凌逸反语相讥,但是这时那道雷柱已经将云羽凝成的云海给彻底击散,击散后并未继续朝下方落去,而是极速抽回那雷云漩涡之中,接着雷云漩涡瞬间分离,重新化作片片乌黑云块在高空中平铺飘荡开来,有不少人见得此幕还以为是云羽凝成的元力将第九道雷劫给接了下来,后面就是云羽受到灵界之光的牵引进入灵界之中。
云羽一边翻手取出一个金光灿灿的钵盂,一边借着那雷柱还在与自己耗费近乎两成元力所凝成的小片云海对抗的空闲朝凌逸叫骂道,凌逸闻言嘴角轻轻扯起一抹不屑的笑容,淡淡回应道:“恐怕云羽殿主你是没有等到那一天的机会了,既然凌某今日动手,便没打算让云羽殿主你活着离开此处。”
“你!好好好!本殿主倒是要看看,你凭什么本事将我留在这里,别以为之前云某处处避让你就是怕了你,身为一个后生晚辈,你的道行还不够,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