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七十六章 云殿覆灭

月醒的身躯已经有一半没入了那雷球之中,见得此状,小灵也是没法按捺住自己的心情,震开血痴抓在他胳膊上的手便欲随着月醒一同进入那雷球内,不过就在小灵准备移动脚步的时候,月醒整个身体都浸入了雷球里,在她进入后雷球内突然传出一声爱怜的埋怨声。
随着凌逸的话音落下,雷球表面光华开始一点点往外喷张闪烁起来,见状血痴、小灵等人连连后退两步,雷光喷张到直径数丈大小后又是猛地收敛,继而人们便隐隐见到了一男一女在那雷球里站着相拥的情境。
“你个妮子,谁让你跑进来了,小心把你这小脸儿电黑!”
云殿覆灭的第五日,云殿后续事宜已经在血殿殿主血痴以及月殿代理殿主月璐有条不紊的操控下解决完毕,这一日,血、月两殿高层齐聚血殿主城内的议事大殿之中。
繁此后事有血痴解决凌逸放心得很,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抓紧剩下的几天时间好好跟月醒亲近www•hetushu.com亲近,至于小灵,则是默默飞回了血殿主城的住处内,一来他自觉不会打扰凌逸、月醒二人温存,二来凌逸也知会过他,等到了离开之日会来血殿找他。
然而只有观望了之前所有事情过程的修士清楚,就在不久前,他们面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或许他们本人没有这个野心,但是为了能够给予凌逸这个兄弟更大的助力,或许他们会考虑也说不定。
云殿灭亡,从此往后仙郡之上便是血、月两殿的天下,只要这两殿有足够大的野心,以凌逸为首再重新出现个仙修一脉的苍弘文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显然这种结局对仙郡大地上的修士没有什么不好,毕竟只有征伐才是暴富的最好机会,况且同为仙修,这征战的结果将是他们为王,魔修、妖修为奴。
当然,以上这些前提是凌逸有征伐的心思,他们才能使劲攀附上他,表明忠心,共伐凡界。
要知和-图-书道这所谓未知的结果很可能就会引爆这天劫雷球,使得凌逸、月醒二人永远湮灭在天地之间。
这一切都是后话,当今人们关注的凌逸从雷球后走出会对在场众人有什么指示,比如说一些豪言壮语,又或者什么“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道言辞,可让那些非三殿修士意外的是轻松解决那雷电之力的凌逸根本没搭理他们,直接朝血痴点了点头,随之便揽着月醒那绝世佳人往月殿主城方向飞回,好像做了这么多惊世骇俗的事情根本不为所道一般。
听到凌逸熟悉的声音,所有人都是因此松了一大口气,小灵也是嘴角微微扯起一抹笑意,不过这笑意一闪即逝,血痴等人又都把注意力放在雷球那边,自然没人看到这破了天荒的一幕。
事实上,凌逸也的确没有觉得做了这些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杀云羽是他早就计划好的事情,灭云殿也是势在必行的举措,如果不解决了这两大隐患,他怎么可能放心和_图_书飞升?!
凌逸带着月醒回到月殿主城内的住处后,两人继续在云羽牵动天劫前的夫妻小动作,后面的几天过得十分平淡,到了后来凌逸和月醒彼此之间甚至不怎么说话了,两人就是静静相依,到了夜晚让月殿弟子准备些糕点吃食呆在院子里仰头望月,既不谈及凌逸即将离开的事情,也不说什么伤情之言。
那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另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凌逸在云羽的隐患结束后便会飞升修炼的第二层次界面这件事根本没有太多人知晓,所以周遭这些观战修士所处势力的心思注定要泡汤,不过也说不好,假如血、月两殿真的联合起来,血痴、月璐这些两殿高层又有闲工夫去打理这些事,做出跟苍弘文一样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对于血痴等人安排不服者,也不会就地格杀,假若觉得那人没有太多的威胁,就可以任由其离开前往别处,不过要是那人让血痴等人觉得以后会给血、月两殿带来麻烦http://m.hetushu.com,那自然会派人尾随,而后灭杀于无形之中。
收编一事注重的必须是不能让这些云殿殿徒聚集在一起,谋划什么诡计来扰乱血、月两殿发展,此外,那些在云殿身处高职者说不定对云羽等人怀着崇敬之心,万一再给这些人高职让他们以职窜谋,亦是会引起血、月两殿的动荡。
此次如同凌逸上次孤身前往魔郡一样,乃是践行。
既然把麻烦事搞定了,他也不认识那些闲杂人等,没有在凡界久留称霸心思的凌逸怎么可能说那些无聊的话语。
与凌逸点头示意的血痴知晓是什么意思,云殿强者已经逐一被他们击毙,接下来的事情便是将云殿殿徒收编入血、月两殿,这个收编也只是名义上的收编罢了,至于这些人居住的地方,既不会密集,也不会进入血、月两殿主城之中,血痴、月璐会根据这些人的实力以及之前在云殿内的地位将他们逐一分散开来,之前职位越高者,越不能委以重任。
月醒的举动已和-图-书经惊到了在场所有人,然而没有一个人能在这一刻赶上前把月醒拉回来,这一刻血痴等人都在想,如果他们也拥有凌逸那昙花的诡妙步法该多好,或许此刻就能将这即将带来未知结果的局面给扭转稳定了。
少顷过后,雷光终是全部收敛殆尽,令在场围观众人惊讶的是,那雷光收敛后居然没有自主飞散于这片空间内,而是缩成了一缕微小蓝白色电弧缠绕在凌逸指间,凌逸把玩了一会儿才将其朝天空上一抛,那微小电弧十分乖巧的飞入高空云内,随着乌云飘散,逐渐消失在众人眼帘。
登时,天空乌云迅速弥散,晴朗的日光重新落下,照耀在大地以及每一名在场修士之上。仙郡大地上的一切都和往常一样,之前仿若什么都没发生过。
而那女子,也就是月殿现任殿主月醒此刻根本没有半点身为殿主的威严,宛若一个初遇情郎的小姑娘般使劲捶打着凌逸胸膛仰头撅嘴埋怨道:“你这个大坏蛋,不让人担心就不高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