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八十章 别前小叙

提及月醒跟柳芸晴二人,血痴等人的脸色也是随即变得严肃起来,他们可是见过那些对这两位绝世佳人出言不逊者的下场是什么,从往日里凌逸对二人细腻的照顾,还有在跟两人呆在一起的时候的一举一动,没有人不清楚这两女在凌逸心中的地位究竟有多么高,这一点或许也是血琪能够接受凌逸这花心举动的原因吧,如果不是凌逸对待二人不偏心,恐怕血琪早就小情绪爆炸了。
一听凌逸如此为自己着想,身为女人的月醒自然是百受不腻,当即抛开在世俗面前高冷典雅的一面,拉起凌逸胳膊摇晃着撒娇回应。
血痴先是回应凌逸一句表明自己的态度,适时兽王同样表达自己的意思,虽然二人心里对于柳芸晴和月醒的安危并不是太过担心,毕竟二人的实力绝对不比他们弱上多少,等柳芸晴接受完毕传承,其实力能够提升到何种层次也无人可知,反正不会比他们差就是了,但凌逸既然开和*图*书口这般要求了,他们也不能让凌逸走的不安心。
“我要跟你一起去!”月醒想也没想就给了凌逸肯定的答案,不过凌逸点了点头,却是又摇了摇头,这一摇头使得月醒立即慌了神,还以为凌逸是不打算带着她一起去了。
气氛时缓时紧,眼下趁着众人因为这一次成功的调笑凌逸赶紧起身出言道:“行了,等晚上咱们喝酒时再说,我还要先去准备一下通界神诀所需的阵法,明日一早,兄弟便是先走一步。”
凌逸听完,佯装吃醋之色不满道:“那还不是我家宝贝醒儿的魅力大,要不是你的真容在世人面前显露,他们哪有可能冒充我这么丑的人。”
……
凌逸有恩于他们血、月两殿,甚至可以说是有恩于整个仙郡,没有凌逸,他们早就成为苍弘文的阶下之囚了,哪里还有机会安然坐在这里跟凌逸讨论这些东西。
回到住处,凌逸在自身所住楼阁前的小院内清出和_图_书一处空地来,接着便是与月醒说道:“醒儿,我要出去买一些搭建通界神诀所需阵法的材料,你是在这里休息一会儿还是跟我一道去?”
两人回到房间,凌逸简单给月醒变幻了一下容貌,虽然只是利用化妆之物简单遮掩了一些,不过加上月醒自己将自己脸型变幻一番以及收敛了她那渡劫期圆满强者的浑厚气息,只要不是神识强度极高者仔细查探,也是没人能察觉出她便是月殿当任殿主月醒!
“我们兽族数万强者同样也是这个态度,凌逸小友你有恩于本王,本王能够有现在这个实力也全部是你的功劳,要不是你别说飞升兽界的希望,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得寿元耗尽,道消陨灭了。”
“放心吧,不会让你落下太远的。”
月醒也是默默的用力给凌逸回应,场面一时间安静下来,血痴等人这次也没有因为凌逸跟月醒的举动调笑什么,而是呆在一边给两人最安静的氛http://m•hetushu.com围,一盏茶的功夫过去,凌逸才是收回目光,轻声说道:“诸位,我们又要别离了,兄弟在上面等着你们!”
其实凌逸这话问的答案是什么他自己清楚,眼下两人呆在一起的时间已是不多,月醒当然是要时时刻刻呆在他身边陪着了。
月醒恍然,翻手便是取出一块随身携带的青纱,作势要带在脸上,哪知凌逸却将其手拦下,俏皮一笑道:“这次咱不用这个,堵在脸上怪闷的,夫君给你易易容。”
见月醒面带楚楚可怜的姿色,凌逸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雪白琼鼻,为其解释道:“你个小笨蛋,夫君当然是要带着你一起去了,不然这些东西直接让血痴大哥他们代为搜集便是,哪里还用我自己费工夫。”
“好。”
搞定了自己最后的顾虑,凌逸十分深情的看着月醒,同时手上握着的力度渐渐加大,没有言语,却是表达了他内心最大的不舍。
“告诉你,你小子到了别处休要再hetushu.com拈花惹草,不然我代表三位姐妹第一个灭了你!”
“一言为定!”
与众人言罢,凌逸起身便是拉起月醒一起往他在血殿主城的住处走去,其他人包括小灵在内皆是自顾自返回自己的住所,身为东道主的血痴自然是招呼殿内有“道行”的大厨准备好酒菜,晚上与凌逸好好来个践行宴。
说着说着月醒的声音逐渐低了下来,她说这话时完全都是本能下说出口的,却是自己把自己跟凌逸的那些“坏事”吐了出来,一时间脸上粉红之色骤然布满,如同熟了的水蜜桃般怡人。
“那夫君你干嘛还要摇头。”月醒不明所以,明白了凌逸部分意思的她开颜反问道。
“没问题,凌逸兄弟你就放心吧,只要我们血、月两殿还在,月醒姑娘还有晴儿姑娘必然不会有半点毫发之伤,除非我们全部死光了,否则必定会以死相保。”
搞定了这些,凌逸也给自己改变了一下装扮,把经常穿着的白衣道袍换成了普通的素衣和-图-书道袍,以幻息术改变了一下外貌,那一头象征性的银发也是重新变回乌黑之色,在更变头发颜色之时月醒还是忍不住噗嗤一笑说道:“其实夫君你这头银发倒是不用变了,现在仙郡之中不知有多少人刻意把头发弄成银色,然后来月殿请求见我一面呢。”
“好!”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回应着凌逸,最后一句自然是火爆小妞血琪说的,被她这么一说,众人还没笑反而月醒倒是先笑了起来,抬起另一只没有被凌逸牵着的玉手作势点了点其额头,撅嘴无比娇媚的白了他一眼说道:“听见血琪妹妹的话了吗,要是再拈花惹草,你就别想……就别想……”
凌逸凑近月醒,捧起她那张让所有女人见了都不禁黯然失色的绝世容颜回答道:“说你这妮子笨你怎么还真笨上了呢,你这样走出去,我岂不是要被仙郡千千万万的雄性生物给埋没了?走之前你这外表得变变啊。”
“没错!喝个痛快!”
“好!今天晚上一定要喝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