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八十五章 这二人很强

林玲看着凌逸和月醒二人就那么头也不回的继续往此城更深处前进,对着二人的背影轻蔑自语一句,随之便是以神识发出信号,收到对方回应后,林玲脸上因为即将报复凌逸和月醒而产生的笑意更浓,一时间媚态更甚。
说这话时凌逸脸上原本对她不曾保持的笑容这次也是挂在了嘴边,从这笑容里面林玲看不出一丁点的敌意,也看不出凌逸对她说的这话有什么不满的意蕴,但既然凌逸反问此声,那定然是想要与她一较高下,这一刻,林玲心中突然升起了莫名的不安情绪,随即一想到这是在她的地盘上,便是强行将那种不安情绪挥扫出内心,转而强硬挺胸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念及至此,凌逸也没有继续跟这个林玲多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拉着月醒往外面走,身为凌逸之妻的月醒本应在这种情况下顾及一下凌逸的安危,万一因为她这一时任性真的导致二人遭受报复命丧于此,着实是和图书没有道理的一件事,然而月醒并没有那么做。
这二人很强。
当然,这两名黑衣青年并不认为凌逸有那云清的本事,查探了半天发现二人身上分毫元力波动也无,如此便是让这两名充满敌意的黑衣青年更加忌惮起来。
察觉不出其修为境界,却又明显是修炼之人,那么答案只有一个。
原因很简单,即便她身边站着的不是凡界帝皇凌逸,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低级男修,那么她也有资本傲然走出这店面。
“不知所谓的两个白痴。”
凌逸跟月醒就那么不慌不忙、不紧不慢的往城池深处走着,两人在行走过程中跟入城时一样,仿佛之前在钦宝阁与林玲发生的种种一直没有发生过一般,适时两人在一处地摊前停下,正在瞧望着那地摊上摆着的各种奇奇怪怪的玩意,突然凌逸身子往后一倾,同时把身侧的月醒揽入怀里,随手放出他很久没用的极始水火盾,半火半水的巨大盾牌一经m.hetushu.com出现便是挡在了两人身前,继而从那他二人刚才流目的地摊上溅出一道长长的血箭,那血箭喷射在极始水火盾上顿时发出两种不同的声音。
话音落下,两名身着黑色紧衣紧裤,面容清秀的青年便是笔直的站在了凌逸跟月醒身前,这二人出现后第一眼并没有放在凌逸身上,而是先关注了一下月醒,当他们发现这女子并无法引起他们的兴趣后,才开始打量起凌逸来,同时放出自身神识在凌逸身上一通查探。
“水、火两种属性灵脉同体的体质,啧啧,的确倒是有点儿惹事的资本,不过没用,凭你二人这点道行,还是早早束手就擒听从我家主子发落吧。”
既然对方都承认了自己威胁的行为,凌逸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这女人怎么说也是没有明面上招惹他,他也不好就那么抬手将她杀了,随手把这钦宝阁给拆掉,据他所思,待会若是出了门真有不长眼的修士来找他麻烦,那么这女修http://m.hetushu•com必定也会随之出手,届时将之名正言顺的灭杀也算是没有滥杀无辜。
修真界的潜在规则凌逸早就了解个透彻了,所以按理说遇到这种类似的事情他也不该有这么明显的情绪波动,但不巧的是面对离别这种让凌逸表面上不显露半点情绪,实际上却忧伤难过透顶的事情,林玲恰好扮演了一个被发泄者的角色,可惜的就是这种角色她做过不少,但好在每次她扮演这种角色的时候都是在床榻之上,故而倒是没有什么不愉悦的地方。
待得那血箭喷射完,凌逸挥手将极始水火盾散去,那之前还笑脸相迎,孜孜不倦给他二人介绍着自己摊上物件的丹融中期修士已然头颅跟身体分了家,命死当场,估计这人最后也没多少痛苦,毕竟是被秒杀的。
见凌逸跟月醒两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忽略掉自己,林玲也不打算再与这两个不识时务的傻子多说废话,她的脚步一直跟着二人往外走,直到凌逸跟月醒安然走和图书出钦宝阁,林玲才是倚在门口门框上作搔首弄姿嘴角挂笑,虽然这幅诱人姿态不知是在向谁表述,但来往修士还是让她吸引住了大部分目光,尤其是那些知道钦宝阁内规矩,却没有资本走进去的男修,更是巴不得这个“福利”持续的时间能够长上一些。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威胁我夫妻二人?”
这次便是不同了,在凡界之中,尤其是仙郡大地之上,谁都明白“凌逸”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如果你在那赵家比斗大会上、在与魔郡郡王酣战时见过他表现出来的风采,那就一定会知晓,这个无限嚣张狂妄的毛头小子那并不多么粗壮的身体里究竟隐藏着怎样的魔鬼。
她,是月殿之主!
一种是液体相融的声音,另一种则是火势因血液溅入而发出的阵阵刺啦声。
林玲讲完,凌逸终于是重新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上,只是这关注的原因实在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也决然不是林玲所想要的那种关注。
正巧这时有一个和*图*书傻乎乎的丹化期圆满散修经过此地,一直盯着林玲目不转睛,林玲无意间朝他一瞥,随之眨眼一笑,那修士当场便晕倒在地,足以见得林玲姿色虽然算不上极品,但这股子骚劲却是迷倒了千万寻常男子。
不得不说,单纯从对一个女人身材上的评价来说,林玲这个挺胸的动作足以让大部分生理正常的男人产生躁动之情,然而受到“威胁”的凌逸哪里有心思去管这些,他只是觉得好笑又正常,若他将自己的实力亮出来,恐怕林玲根本不敢与他说半点不敬之言,就算不亮出实力,把他的名字说全了,估计林玲在找人报复他跟月醒的时候也得掂量掂量他自报家门这件事是否属实。
显然,这二人嘴上说的话貌似不是那么担心凌逸,但对于一个修炼水火两种道义的修士还是十分忌惮的,毕竟这种同时拥有两种属性体质的修士在凡界不可谓不是稀罕迹象,而水火灵脉同体有多强不用说,想想那才死不久的云殿殿主大弟子云清便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