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八十六章 我先清扫垃圾

因此对凌逸跟月醒这两个他们也看不出实力的男女,尽管二人心存忌惮,却也是丝毫不惧,大不了现在先不杀,押回去让主子去决断便是。
月醒轻轻嗯了一声,脚步看似没有多快的往后面移动给凌逸腾出地方,实则却是一步之下就退出了几十丈,如此动作关注着那两名黑衣青年攻击凌逸的林玲并没有发觉,但在场很多围着观战的修士却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不过这并不影响这些围观者对于这次纷争结果的看待,毕竟之前也有过太多所谓的强者因为惹了林玲,而命丧这城池之中。
而且即便两个有矛盾的修士要解决对方,也不全部需要两个人的实力如何,在修真界里面比较的除了实力还有势力。
重点还是人家够懂得如何取得男人欢心,尤其是强大的男人!
如此凌逸就只是看着眼前这两名黑色紧衣青年不言不语,月醒也是一直站在他身边面色不露分毫惧意,那钦宝阁的hetushu.com林玲还生怕凌逸、月醒二人不知道这两个要来捉拿他们的人是她叫来的,见二人愣在了原地,林玲还以为是凌逸跟月醒怕了,亦步亦趋的走到四人对峙的范围中来,满脸轻蔑笑意的看着凌逸二人说道:“怎么样,早就告诉过你们,钦宝阁不是你们想进就能进,想安然离去就安然离去的地方,现在知道得罪不该得罪的人是什么下场了么?”
听完这二人的话,凌逸也不知自己现在是不是该笑,他的心情很糟,因为这是他跟他的醒儿最后一天在凡界相聚,就是这样还不能得到安宁,总有不长眼的垃圾来扰乱二人的心情,不过他又是想笑,笑这些无知者太过无知。
好在凌逸跟月醒从衣着上来看并不是血殿之人,血殿殿徒从来都是血袍不离身的,毕竟这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更是他们骄傲的资本,既然凌逸二人来这城内购买修炼材料都没有穿血袍,那就http://m.hetushu.com肯定不是血殿之人。
“你!好好好,喂,你们两个是干什么吃的,主子没教你们怎么办事吗?还不赶紧将这二人给我杀了!”
当然,这一点只是存在于大部分强大的势力中,若是血殿……那数十万个疯子面对这种事情还真指不定会为了一个小小的灵基期殿徒举兵灭了这座城。
那两位黑色紧衣青年不敢再多有犹豫,连忙释放出自身元力光华和杀招朝凌逸攻去。
除非你是某个大宗派家族的人,又或者……你是三殿之人!
凌逸与月醒的实力定然在这两名黑色紧衣男子之上,这一点这两位找凌逸二人麻烦的修士十分清楚,但是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凌逸跟月醒身怀某种比较诡妙的隐匿神通,如此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他二人可是来城内购买修炼资源的,把自己二人的实力弄得神鬼莫测一些容易让很多对二人身上财富心怀不轨的修士产生忌惮心和图书绪。
显然,凌逸看在对方的无知,主要是因为他不仅有足以傲视整个凡界的实力,更有无可匹敌的背后势力,若是换做一个相对普通的修士做了今天他跟月醒的事情,恐怕今日便是必须把命留在这城内了,不然钦宝阁的名头也不可能那么响,没有资本的修士也不会不敢来钦宝阁逛逛然后空手离去了。
至于说凌逸之前随手释放出来那么一块水火元力并存的盾牌挡住那血箭,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反正那一下只是这两名黑衣青年为了给凌逸、月醒两人一个下马威才做的事情,要说那摆摊的修士死得冤,那的确是死得冤,不过又能如何呢?在这座城池里,他们背后的人没有外来者能惹得起!
“不该得罪的人,你也配?”
说来凌逸这般想法也只是相对于他一人而言,兴许是他懒得考虑,又或者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一点是,修真界内可不全都是他这样的强者,天下修士何止和_图_书万万亿,不提五界和那虚无缥缈的仙界,就是说这凡界一百零八个州郡中修炼者便是不计其数,他近来接触的修士大多都是窥灵期以上的凡界“强者”,由此也是不觉得这种层次的修士在凡界之中数量稀少了。
不是血殿之人,就好办了!即便你二人是月殿殿徒,想来杀错了最后让他们的主子送点东西好好说说事情也便是过去了,何况此事可是他们主子吩咐的,但凡钦宝阁女掌柜有所要求,务必满足!
“既然二位不知好歹,那就休怪我们两兄弟得罪了!”
可他没考虑到的是一种人达到一种层次后面对的自然都是同等境界的人,若是他现在还整日跟灵基期、丹化期的修士混在一起,那么他还有什么变强的动力呢?正是因为有更强的人在前面,所以一个人才会有继续往下走的航标。
林玲一声命令发下,那二人被这么一个女人大庭广众下斥责一番也是心头不爽,不过不爽归不爽,他们谁也和图书不敢说半个“不”字,只能老老实实应声是,然后赶紧办事,没办法,谁让人家天生就比他们下面少点东西,上面多了两团软肉呢。
凌逸终于忍不住要跟对方撕破脸皮,有麻烦事那就赶紧解决了便是,站在这里一直跟对方磨磨唧唧耽误与月醒单独相处的时间那才叫做天大的罪过,正如凌逸所期望的那般,在他这一句话说完后,林玲果然忍不住要让这两名黑色紧衣青年动手了。
以上这个条件前提还是凌逸与月醒的身份比较高,不然的话没有人会愿意为了两个普普通通的门人就跟渡劫期强者结下仇隙,若是如此,那这些大势力恐怕光是为了维护自己下面人就得为千夫所指了。
“醒儿,稍微等一会儿我们再继续到处看看,我先把这几个垃圾打扫干净,省得碍眼。”
面对那两名黑衣青年疾如风的闪电攻势,凌逸站在原地还似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个人已经双双手覆元力朝他灭杀而来一样,柔声与月醒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