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九十一章 变了,一切都变了

薛城主在一边若有所思间,凌逸已是向恋玲发起了疑问。
“瞎起的?呵,那我问问你,林玲是你什么人?”
念及凌逸这可能无比变态妖孽的体质,薛城主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个人来,这人他没见过,却是这一阵没少听闻。
如此好酒凌逸居然就这么随随便便的给了一个不相识的醉秀才,还是乞丐模样的丹融期圆满修士,这般看来,薛城主更是确定凌逸身上的宝贝定是不少,不然换做任何一个人也绝对不会像他这样随手就是极品窥灵丹、上好美酒的送给外人。
假如这眼前青年真的是凌逸本人,那么跟在他身边的这个女子便极有可能会是……
“你叫恋玲?名字不是父母起的吧?回答我的问题,这酒就给你喝。”
可是薛城主却是切切实实感受到一种似血似妖的元力波动一闪而逝,据薛城主来时所察,凌逸施展的乃是五行道义,这般道义便已经足够让人艳羡震惊了,若是他感应没和_图_书错,那凌逸的体质究竟是何种变态体质他也不知该如何形容了。
劫归劫,薛城主还没有到了那种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强抢的地步,那种事情都是莽夫所为登不上台面,若是他这种一城之主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以后谁还敢来他坐镇的这座城池内进行修真资源的买卖,没有人来租赁他的店面,没有人来与他进行交易,那他指着什么拿好处,提高自己的实力?
所以薛城主既然站在原地选择静观其变,那林玲自然也就跟在一边看着便是,反正这件事薛城主没有明言说不管,那么就肯定还有出手教训凌逸和那不知所谓的女修的机会。
提到自己的名字,恋玲那双迷离的眼睛突然有了一丝神采,不过转而又混沌起来,似是为了美酒才作答般回应道:“嗯,名字我自己瞎起的,回答完你了吧,把酒给我!”
所以薛城主打算静观其变,先看看这对容貌普通,但肯定有点来和图书历的修士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之前他以神识查探被另一股极其强悍神识抵挡了回来,也就是说,在暗处兴许还有人盯着这两位的安危也说不定,凭抢……薛城主觉得还真不好抢,一切都得用脑子办事,乱来搭上他的宝贵性命就太不值了。
“林玲?!”
想清楚这些,薛城主觉得这一次更不能让凌逸就这么离开此处了,有财不劫,那才是白痴所为!
据说那个人的体质,灵脉属性便是变幻多端,而且没有他的话,恐怕他这座城池也早已沦入魔郡魔修手里了,而他本人,亦是要成为那魔郡郡王的阶下之囚。
闻听凌逸所言,恋玲终于有了反应,而不是像个傻子一样抱着自己那空了的酒壶低头不语,凌逸为了更快的吸引恋玲的注意,将那酒壶塞子打开,一股浓郁的酒香立即飘散开来,别说地上坐着的恋玲这个酒鬼,就连周遭那些围观修士也是被这酒香吸引住,甚至不hetushu.com乏一些平常同样嗜酒的修士当场流出了口水。
再说凑在恋玲面前打开酒壶盖子的凌逸,将那散布着酒香的酒壶往恋玲鼻子前面一摇,后者立即神采焕发起来,一把将怀里的酒壶扔到九霄云外,作势就要抢走凌逸手里的美酒,不过天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凌逸把这酒拿出来,可是要从恋玲口中知道一些事情的。
林玲见薛城主迟迟不肯有所动作心里是着急的很,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只有用身体来进行交易,让薛城主在必要的时刻帮她出头,但是却不能强行命令薛城主做什么,身为一个聪明人,林玲清楚什么时候该逼,什么时候不该逼,逼急了薛城主或许不仅对方不会为她出头,反而会将其打入冷宫,从此不再过问她的事情,那这事可就得不偿失了,毕竟全天下靠身体能够取悦男人的女人可不止是她一个人,薛城主身为渡劫期强者又是一城之主,其身边必然不缺少女修陪伴,她能做和*图*书的,就是趁现在对方还对她感兴趣多捞一些东西,日后被抛弃了她也好另寻出路。
再说那薛城主一闻到这酒香,立即就察觉出凌逸这手里果酒的不同凡响,渡劫期强者的五官毕竟要比那些低级修士要灵敏,薛城主敢拍着胸脯打包票,凌逸手里的这壶酒凡人喝了定能延年益寿,修士喝了亦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巩固丹田灵涡内的元力,甚至能够给一些低境界的修士增加修为。
来历,当下最重要的还是问清眼前这对夫妇的来历才是正道。
说到这个名字,恋玲身体明显一震,抬起接酒的双手也渐渐放了下来,他的视线逐渐转对向身后不远处,正站在薛城主身边满眼厌恶他的林玲身上。
不过,恋玲的视线也只是停留了一阵,而后转过来低头不知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别人,出言自语道:“哈哈哈……林玲……林玲……那……不就是我的爱妻么……可是变了,一切都变了。”
月殿现任殿主,月醒!
m.hetushu.com好酒?”
把手往后一撤,凌逸躲开恋玲的手,恋玲见对方把美酒收走,脸色顿时难看起来,随手便是凝聚出一记雪球朝凌逸面堂甩去,见此一幕,凌逸心中暗暗为这恋玲所怀灵脉属性惊讶的同时,手臂上突然幻化出一只表面上布满猩红色血晶的臂铠,而后那带着血手套的手将那雪元力凝聚的雪球抓碎,并未遭到半点伤害,随即瞬间又将血妖骨甲收回,由于他动作太快,根本没有人看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脑子里翻涌出这种可能性,薛城主当即后背上便是惊出一身冷汗来,凌逸还蹲在那里出手按在恋玲肩膀上压制着他,薛城主却已经开始仔细打量起凌逸的外貌来,不断回忆着有关凌逸外貌的特征,然而观察了半天,他也没与“俊逸清秀的外表、银发白袍”等特征合并到一起,于是他又将注意力转移到月醒身上,在这女子身上,他亦是没看出半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来,不过薛城主却是已然暗暗有了一个假设。